返回

奸妃如此多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借机发难
    苏姚竭力扮演着一个脑海中毫无记忆,却仍旧努力亲近兄长的妹妹模样,小心翼翼的传达自己单纯、无害且忐忑不安的气息。

    沐辞修指尖微微的动了动,冷漠的神色缓和了一些:“说的事情很有趣,我在余霞山那边有一处温泉庄子,虽然现在已经入冬,但那里气候湿润温暖,时不时的也能够看到蝴蝶飞舞,若是喜欢,我就让人捉一些来,给养在暖笼中,让可以时时观看。”

    成了!

    苏姚心头微微放松,面上的笑容骤然灿烂起来:“我喜欢蝴蝶!谢谢哥哥,那可不许忘记了,不然……不然……我就不理了。”

    说到最后,她声音微微压低,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小心翼翼的瞧着他的神色,生怕这样显得自己无理取闹。

    沐辞修不由得扬了扬唇角:“不会忘记的。”

    苏姚放松很多,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她说的没什么头绪,东边一句、西边一句的,可配上她清越婉转的声音,愣是让人从中听出不少意趣来。

    沐辞修坐在一旁安静的听着,时不时的应上一句便能让苏姚开心到极点,等他回过神来,才发觉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凝华,我还有事,这会儿就要先走了,改日再来看。”

    苏姚乖巧的点头,眼神却是掩饰不住的失落:“好。”

    送走了沐辞修,演好了最后一场戏,苏姚走回房间,眼中的笑意刹那间冷淡下来。

    赵嬷嬷端了汤药过来,动作略重的放在苏姚手边,眼神阴婺的盯着她,语气显得有些不阴不阳:“小姐,时辰到了,该喝药了。”

    苏姚抬眸扫了一眼碗中浓黑的汤药,而后端起药碗猛地对着赵嬷嬷砸了过去。

    赵嬷嬷不防备,被滚烫的汤药浇了一脸,疼得她立刻闭着眼睛高声哀嚎起来。

    苏姚蓦然站起身来,厉声喝道:“刁奴,我找母亲要说法去!”

    赵嬷嬷面皮生疼,她抬手擦了擦眼睛,只觉得一层脸皮都要被烫掉了:“疯了不成?”

    苏姚根本不理会她,转身拉开门,大步的走了出。

    院子里的下人惊住,纷纷屈膝行礼:“小姐……”

    “母亲呢,去请母亲过来,她再不来,怕是就见不到我这个女儿了!”苏姚身体没力气,走出房门为的就是防止赵嬷嬷狗急跳墙,对她下手,这会儿有外人在,就要找跑腿的了。

    荣王难得抽出时间陪着荣王妃,还没说两句话,外面的奴才便匆忙进来回禀玉笙居这边的情况。

    荣王妃心中暗恨,正想着推脱,却听荣王开了口:“凝华的替身要紧,去瞧瞧,万不能耽搁了送她入京的日子。”

    “……是。”

    荣王妃带着人赶过来,就看到苏姚衣衫单薄的靠在廊下,哭的满面泪痕,抽噎之声止都止不住。

    看到荣王妃,苏姚直接起身踉跄着扑过去:“母亲,您可算是来了,赵嬷嬷心大了,这样的下人女儿断断不敢用。”

    赵嬷嬷换了一身衣裳跑过来,头发上的药渣还没有清理干净,味道十分难闻,脸上更是被烫的通红一片,她满心委屈的跪地行礼,还未开口,苏姚的指责便铺天盖地的冲了过来。

    “母亲,大哥来探望我,赵嬷嬷明知道我养病衣衫不整,还直接让大哥进来,她安的是什么心思?想要败坏大哥的名声不成?我不过是斥责两句,她竟然给我甩脸色,若不是我躲得及时,那汤药就是泼在我身上!她还做出这番委屈的模样,分明是看我什么都不记得,倚老卖老的欺负我!”

    赵嬷嬷骤然抬头,红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面容一片狰狞扭曲:“小姐,您说话要凭自己的良心……”

    “母亲,您是荣王妃,我是王府大小姐,是她主子,下人对主子说话就是这般态度吗?”苏姚偏转着头,眼神清透纯净,话语却毫不客气。

    赵嬷嬷心中陡然一沉,只觉得有些百口莫辩:“奴婢没有对小姐不敬,只是奴婢也是人……”

    “身为下人就要有当下人的觉悟,若是觉得委屈,何不求了母亲放出王府?既当了下人,照顾好主子就是本分,难不成主子训斥两句,就要污蔑主子不把当人看?”

    “不,王妃,奴婢绝对没有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