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奸妃如此多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 膈应死你们
    “好了,”荣王妃本就不顺心,听到这里更是烦躁,“赵嬷嬷对主子不敬,罚俸三个月……”

    “母亲,对主子不敬,难道不应该掌嘴、打板子吗?”苏姚面带好奇,“我记得王府中的规矩都是很严格的。”

    荣王妃眉心一皱,她扫了一眼面色难堪的赵嬷嬷,开口道:“罚俸三个月,杖责二十。凝华,现在可觉得解气了?”

    若不是苏姚这张脸和凝华相似,她必定直接将人扔出去了!

    什么东西,才当了几天的小姐,就开始仗着身份作妖了?

    “多谢母亲主持公道,”苏姚擦了擦仿佛流不尽的眼泪,面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意,“有了赵嬷嬷做例,我院子里的奴才们应该都知道守规矩了。”

    赵嬷嬷被杖责,效果立竿见影,至少苏姚半夜想喝水,终于有侍女守在一旁了。

    又过了两日,苏姚的身体渐渐的好了起来,荣王妃差人送来新做好的衣衫,在这方面,荣王府倒是没有吝啬,各色衣衫连同春装都准备好了。

    “小姐,这些冬装和春装都是请了荣城中最好的裁缝和绣娘,比照京都那边的款式做的,您瞧瞧可还满意?”

    苏姚看的格外认真。

    神色阴沉的赵嬷嬷心中鄙夷:小家子气,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苏姚将衣衫放下,含笑看向送东西过来的周嬷嬷:“母亲费了心思,我自然满意。”

    “那奴婢就先回去向王妃复命了。”

    “等等,”苏姚站起身来,“我随嬷嬷一并过去,给母亲请安。”

    周嬷嬷一愣,神色有些为难:“这……”

    “怎么了?”苏姚疑惑的看过来,“难不成我还不能给母亲请安了?”

    “自然不是……”

    “不是就走吧,我已经好几日没见过母亲了。”苏姚说着,根本不给周嬷嬷反驳的机会,起身走向门外。

    绮玉院内,荣王妃正拉着沐凝华说话:“将给做的衣裳送去给了苏姚,着实是委屈了。”

    沐凝华笑意嫣然:“不过是几件衣衫,哪里算得上委屈,母亲不用放在心上。”

    “好在再过两日就要将她送走,眼不见为净。”荣王妃抬手抚摸上脖颈,眼神阴沉,她什么时候被人掐着脖颈羞辱过?若不是苏姚有用,早将人勒死了!

    门口贴身侍女快步走进来:“王妃,周嬷嬷带着苏姚过来了。”

    荣王妃眉心一紧:“凝华,先回避一下。”

    “好。”

    苏姚挑选了一身浅杏色的素绒绣花袄,领口和袖口滚了雪白的兔毛滚边,配上同色的如意月裙,将她的面容衬托的小巧精致、白玉无瑕。

    荣王妃倚靠在软榻上,眼神从她身上一扫而过,带起一阵幽暗的深色:几日不见,这个小丫头竟然宛若脱胎换骨了一般,变化之大,让人心惊。

    “女儿见过母亲,母亲万安。”苏姚屈膝行礼,动作略显生疏。

    荣王妃面上带了笑意:“快些起身,新做的衣裳可还满意?”

    苏姚笑意纯然,微微的低下头去,似有些不好意思:“我这次过来也是为了衣衫的事情。母亲,我是王府的大小姐,不是应该每天穿的不重样吗?那几身衣裳总觉得不够,而且,有冬装、有春装,怎么缺了夏秋两季的衣裳?”

    荣王妃笑意一顿:“衣裳还是应季的好……”不过是一个必死的替身,她自然没有想得那般长远。

    “母亲,我见了那些漂亮的衣衫就觉得欢喜,母亲多给我准备一些吧。”苏姚眼睛微微发亮的说道,她乌发墨眼、灵秀澄澈,即便是露出这样的神色,依旧让人觉得娇憨可爱。

    荣王妃眉心一皱,心中满是厌恶,不过想到苏姚的用处,只能将不耐烦压下去:“好,待会儿便让人给送去。”

    “母亲待我真好。”待会儿便送来,那送的应该就是沐凝华的旧衣服了,不过不要紧,她要的就是膈应这对母女。

    苏姚坐到荣王妃身旁,忽然,她的目光落在了一处黑白玉插屏上,插屏由黑白两色的碧玉薄片拼接成水墨山水图案,留白处不知用了什么布料,光芒透来仿佛有云雾缓动缭绕。

    视线一扫之间,她似乎看到后面有人影闪过。

    难不成,是她顶替的那个沐凝华?

    苏姚不着痕迹的将目光转开,神色孺慕的询问荣王妃的饮食起居,做足了关心母亲的小女儿情态。

    插屏后,沐凝华瞧着苏姚,一双美目中隐隐可见丝丝阴沉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