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奸妃如此多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今天种下一颗种子
    让人热了点心,沐辞修就着热茶吃了几块。

    苏姚拥着炭盆,恨不得整个人都贴上去,眼巴巴的模样格外的惹人心怜。

    “真不知道该怎么说,点心明日再送就是了,何苦把自己冻成这个样子?”

    哪怕明知道眼前的少女不是他的亲妹妹,可面对一个心意的人,心肠再冷硬的人也不由得软了几分,沐辞修自认还做不到无动于衷。

    听到这话,苏姚面上的笑容一点点淡了下来,那双明亮的眼眸也黯然失色:“哥哥,我就要去京都,没有多少时间了……”

    沐辞修端着茶盏的手指微微一顿,茶水晃动,带起丝丝涟漪:“……母亲都告诉了?”

    “嗯,为了荣王府,为了哥哥,别说是去京都了,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敢闯一闯,所以哥哥不用担心。”

    苏姚双手放在炭盆旁,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蜷缩起指尖,手指修长白皙,指尖微微泛红,断裂的指甲还未完长好,却丝毫不影响其美感。

    沐辞修垂下眼睑,掩盖掉眼中突然泛起的涟漪:为了荣王府,为了他……

    可是她又怎么会知道,她和荣王府本来没有一丝一毫的联系,不该被卷入这趟洪流之中的……

    “修修梢出类,辞卑不肯丛。有节天容直,无心道与空。”苏姚转过头来,面上带着笑意,眼中不知道何时已经带上了泪光,“这首诗恰恰应和了哥哥的名字,本来就是世间少有之人,理应该成就一番大事,我这个做妹妹,能为做些事情,自然万死不辞。”

    沐辞修猛地抬头。

    苏姚却忽然转开了头,拿出丝帕轻轻地擦掉眼中的泪意,直接转开了话头:“哥哥,和我讲一讲京都之中的事情吧,我没有了记忆,对京都中的人和事一点都不了解,总觉得心中没底的很。”

    沐辞修喉头微微的动了动,颜色浅淡的薄唇微微动了动,起身走到一旁,将自己的披风拿过来,给她裹在了身上,而后坐到了她身旁,压下心中的不舒服,声音轻缓娓娓道来:

    “过完年,皇上就登基三十载了,这些年,他身体越来越差,性子也就越发多了几分猜忌,其他几位皇子就是因为犯了忌讳而被处置的。去了要多加小心,不可惹怒皇上,还有更重要的,皇上然信任的那个人,断断惹不得。”

    连自己的亲儿子都猜忌,却有然信任之人?

    苏姚微微的瞪大眼睛,疑问之色几乎要溢出来。

    沐辞修神色更加柔和:“那个人就是现任丞相——楚非衍。”

    “楚非衍?”

    “不错,他……才华绝世,锋芒无人可比,高中状元时的诗词,被赞为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不知道让多少大儒都自愧的扔笔弃书,不再谈论诗词。”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苏姚轻轻的呢喃一句,心中划过一抹亮色,“真想见见如此天纵奇才。”

    “……进入京都之后,除了要小心宗室之中的其他人之外,还要警惕宫中令人防不胜防的手段,这位楚相爷对荣王府感官并不好,还是不见为妙。”

    感官不好?

    苏姚乖巧的点头,心中却是思量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果那个楚非衍和荣王府有仇,事情就更加好办了。

    沐辞修又和苏姚说了一些京都之中的状况,说着说着忽然感觉肩头一沉,转头去看才发现苏姚已经靠着他的肩头睡着了,她睡容恬淡,纤长的睫羽宛若羽扇一般合拢,遮盖住了那双灵秀黑眸,可他却能回忆起那双眼睛含笑时,宛若装满星光的盛景。

    “修修梢出类,辞卑不肯丛。有节天容直,无心道与空……”

    沐辞修轻轻地呢喃了一句这首诗,看向苏姚的眼神柔和了片刻:若是有幸从京都平安归来,我会保下,许一生富贵无忧,算是替代凝华的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