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奸妃如此多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病娇相爷楚非衍
    苏姚规矩的坐着,眼神却不由自主的看向宝座之上。

    景安帝沐擎苍,如今已经六十有五,在位将近四十年,在他的治理下,大安朝也算是平顺安泰,只是人到晚年,总觉得谁都惦记着他屁股下的宝座,在朝政处理上渐渐失了分寸,对自己的子嗣和朝臣多加猜忌,几年的时间,六位成年的皇子接连因各种原因过世、被废,使得朝堂渐渐出现颓势。

    景安帝面目苍老,一双眼眸却犀利威严,眼眶微微隆起,使得双眼有些内缩,带着些阴沉的意味,眉心带着皱痕,仿佛是时常皱眉,痕迹颇为深刻。

    “丞相呢,怎么还没有过来?”景安帝环视一眼四周,眉心皱了起来,声音带着不悦。

    一侧的内侍总管连忙轻声开口:“皇上,这两日天寒,丞相大人今早起来便有些咳嗽,说是会晚些过来。”

    “咳嗽?朕派遣过去的那些太医都是做什么吃的,怎么给丞相调养了那么久也丝毫不见好?若是那些太医无能,干脆部撵出宫去,省的平白吃着朝廷的俸禄!”

    “皇上息怒。”

    皇帝突然发火,使得太和殿骤然一静,众人不由得放轻了呼吸,生怕引得帝王不满。

    这大半年来,皇上性子越发喜怒不定,有不少人平白遭了秧,轻的杖责几下,重的连命都丢了。

    苏姚心神发沉,她在皇宫之中生活,免不得要接触这些上位者,皇上这个性子,可不像是能轻易讨好的,心中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一道咳嗽声。

    “咳咳。”

    这道声音不算响亮,带着微微的沙哑之意,却将大殿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一道单薄、修长的身影缓步而入,他披着雪白的狐裘披风,手中持着描金刺绣镂空暖手炉,墨色长发白玉发冠,眉宇修长眼眸柔和,面容精美的宛若精雕细刻,俊美的无可挑剔。

    “臣参见皇上。”

    雪白的狐裘披风褪下,露出一身暗紫色常服,衣袖轻动拱手见礼,袖口的波涛纹路缓缓而动,将他衬托的越发清贵、骄矜。

    苏姚微微的启着唇瓣,眼神剧烈的颤动了一下,早些年间没有戏拍,她也拍过三流的古装剧,里面的有句台词她记得清楚:公子只应见画,此中我独知津。写到水穷天杪,定非尘土间人。

    当时她要对着一个年近四十还装小哥哥的大叔念出来,惹得她反胃了好几天,如今拿出来应景,却是觉得再合适不过:这世上真的是有人生来就是被偏爱的……就是身体不好,这轻声咳嗽、满脸苍白的,着实是惹人心疼。

    这个人就是能够将人身骨头打断的丞相大人——楚非衍?

    “爱卿快些平身,刚刚还听说染了寒气,咳嗽不断,如今可好些了?”

    楚非衍站直身体,苍白的面色上露出温润如月华般的笑意:“让皇上担忧了,常年病根,冬日里总是难熬一些,有皇上派遣的太医帮着调养,如今已经好受了一些,咳咳……”

    “快些坐下休息一会儿,来人,给丞相加两个软垫、炭盆,吩咐膳房将丞相爱吃的东西上一份,清淡一些,免得没了胃口。”

    楚非衍躬身行礼,眼中带着感激之色,虽然不浓烈,却格外的真诚:“皇上厚爱,臣实在是惭愧。”

    “快些免礼,坐下休息一会儿。”见到楚非衍的神色,皇上心中格外的舒服,神色也不复之前的不耐,扫视一下大殿中坐着的众人,开口说道,“们都出身宗室,朕将们宣入宫中,打算建一处太学院,专门教导们学识、策论、六艺一类,今日们互相见一见,以后都是要好好相处的。”

    “是。”众人连忙应声。

    皇帝在他们身上扫了一眼,眼神晦涩不明:“入宫之前,们应该猜到了不少,朕也给们放个明白话,宣们入宫进入太学院,为的就是择优取之,为大安朝、为朕挑选出一个合适的继承人。”

    此话一出,大殿之中骤然一静,不少人眼色发亮、面色涨红,虽然竭力克制,依旧能够让人看出他们的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