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夫人虐渣要趁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恨之入骨
    宋知之死于春天,炎尚国的3月。

    她记忆模糊,整夜只觉得热,只觉得渴,这种感觉并非空调并非凉水能够解决,饥渴难耐如蚂蚁万千在心口挠个不停。

    她只知道第二天早上她见到了她生平以来最崩溃的画面,她眼睁睁的见着一个女人和男人躺在一张白色大床上。

    那个女人,是她自己。

    而那个男人……不是她的爱人。

    天仿若都塌下来了一般,还来不及尖叫,房门突然被人撞开,记者一涌而入,伴随闪光灯“咔擦咔擦”的声音,照耀着床上苍白无比的她!

    那一刻就像锦城的记者都挤在了这间宾馆的VIP房里,人山人海人山人海……

    “宋小姐,父亲尸骨未寒却做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都没有羞耻之心吗?”

    “宋小姐,易首席官对一往情深一心一意,背着他偷男人不觉得自己很恶心吗?”

    “宋小姐,当年当众悔婚季大少,此刻爬上他的床,可真是锦城的笑话……”

    不堪入耳的声音一句一句刺激着宋知之的神经,她咬牙紧裹着被子,木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陡然一惊。

    人群中站着一个清瘦的身影,宋知之看到了易温寒,看着他转身迅速离开。

    不,不是这样的。

    宋知之不顾一切的拖着被子冲下了床,疯了一般的推开挤满的记者,追着那道身影,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温寒,相信我,不是那样的……”宋知之眼前模糊不清,她很努力的追着前面的人。

    一路来到大酒店空旷的顶楼。

    3月的锦城柳絮纷飞,阳光明媚。

    而她却满身冰凉,透彻心扉。

    宋知之看着站在天台上的易温寒,她拖着身体,一步一步走过去。

    “温寒……”她的声音很哑。

    她不求他的原谅,但她想要道歉……

    “心很痛是不是?痛得无法呼吸了对不对?”易温寒转身。

    宋知之看着他。

    看着他讥讽的眼神。

    是讥讽。

    没有伤痛,只有嘲笑。

    “其实,这是我的安排。”易温寒一字一句,“和季白间……是我一手促成。”

    宋知之直直的看着他……

    “不相信是吧?希望所有都是一场梦是吧?”易温寒脸上浮出恶毒的笑容,“宋知之,我们之间玩够了!”

    “温寒……”宋知之喃喃着,她以为她已经叫不出他的名字了。

    “陪玩了这么多年,以为我要的是什么?爱吗?当然不是,我要的只是金融第一首席官宋山之女的身份,借着一步一步爬上我想要的位置。”易温寒狠狠的说道,“不妨告诉,弟弟爸爸都是死在我的手上!”

    “易温寒!”

    “别激动,还有更劲爆的。”易温寒胜利者的笑容,如此狂妄,“以为疼的继母、继妹是真心的吗?别天真了!继母嫁给父亲只是为了给我一条更容易通往成功的道路,是她常年在父亲饮食上下慢性毒药毒死他的。对了,继母是我亲生母亲。”

    “至于弟弟,我一脚油门轰出去,脑浆迸发……”

    “易温寒够了!”宋知之尖叫,“都不怕天打雷劈吗?!”

    “我只信人定胜天。”易温寒说,那一刻眼神狠烈,猛地一把抓住面前的宋知之,“而,也是时候结束了!”

    “要做什么?!”宋知之内心一紧,身后就是万丈深渊。

    “当然是杀了。”易温寒说,如此无情到冷血的语调,“都没用了留着还有什么意思?!”

    “易温寒,杀人偿命的!”宋知之怒吼。

    “呵。”易温寒冷笑,“宋知之通奸在床人赃俱获,因羞愧不堪当着爱人的面自杀!看,多么正当的理由!”

    宋知之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冷血的魔鬼是她曾经爱之入骨的男人,是曾经那个说非她不娶的深情男人,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将她推下了酒店大楼的护栏……毫不留情!

    可惜,她没能拉着易温寒同归于尽。

    她恨。

    恨之入骨。

    她堂堂炎尚国金融界第一首席外交官宋山的女儿宋知之,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害得家身亡直至死不瞑目,她不甘心!

    要是有来生,要是有来生,她一定让他们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