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不是笔直笔直的天后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集合
    ()    一个学期终于结束,曾今今也迎来了当老师以来的第一个长假,只是这个长假并不似她曾经幻想的那样悠闲,随着《八仙归来》节目组进一步紧锣密鼓的筹备,曾今今终于还是不得不开始面对这个目前看来算不得明智却已经无从改变的决定。

    在家闲着期间,她看了好几档热门真人秀节目,感觉已经被洗脑了。虽然不知道《八仙归来》是属于哪款,但终归大同小异,而这些节目对观众的影响之重大也让人咋舌。或许只是短短一个小时,就能让他们黑转粉,粉转黑,路人变脑残,脑残变黑子,花样百出,变幻无穷。

    曾今今也没奢望笼络多少多少粉丝,只求别成为众矢之的,清清白白当个舞蹈演员不容易,可不能被这个节目整得恶名远扬。

    她做了功课,什么样的性格表现容易被人喜欢,但研究结果表明,话多会被指责抢镜,话少会被指责嘴笨,活泼会被指责脑残,安静则被指责情商低不合群……反正要讨厌一个人什么都能成为理由。曾今今找了老同学们商量,得到的答案是:没名气的就少说话,反正观众想看的不是你……直白到缺心眼儿但是完正确的说法。

    某日清早,曾今今在家里的镜子房练功,突然接到了小余的电话。

    “曾老师,咱们后天中午十二点出发飞yc市,第一站的拍摄地是沙漠,记得准备好洗漱用品和防风防沙防晒防寒的衣物。对了,当天早上9点我会带摄像过来接您,顺便拍几个镜头,主要拍收拾行李什么的,再简单做一下采访。”

    小余话语匆匆,听得出来她这阵子很忙。曾今今想着那句“防风防沙防晒防寒的衣物”,有点摸不着头脑。她查了查yc市下周的天气,西北城市,昼夜温差很大,也有必要带上墨镜帽子或头巾。

    跑进换衣间,把衣服部翻出来,看看这件,看看那件,好像都不太合适。曾今今完晕了,打了电话咨询薛月楠,好歹开服装公司的,总觉得对这种问题很在行的样子。

    薛月楠下了班就奔曾今今家,用了一个钟头的功夫在她那堆五花八门的衣服里配出了十来套,还拍拍她的肩膀说:“好好干,姐有预感你要红,记得回头给姐公司当麻豆报答姐给你理衣服的大恩大德。”

    曾今今恨不得拍烂她的爪子:“你这绝对是讽刺啊回头我被黑死了你也招我当麻豆嘛?”

    薛月楠把另一只手也搭她肩上,郑重其事道:“这赔本儿买卖我们不做。”

    “滚滚滚滚滚!”

    终于到了出发的那天,才七点半,门铃就响了。曾今今穿了条米白色a字连衣裙,正在煮馄饨。

    门一开,迎面就是一台摄像机,扛摄像机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高大小伙,穿了个灰马甲,戴了顶棕红色的鸭舌帽。

    曾今今一愣,看见摄影师旁边的小余,立即反应过来这是搞突袭呢。

    “你们真是狡猾。”曾今今开了门,请他们进屋,自己则去捞馄饨。

    小余和摄影师跟过来,曾今今问要不要一起吃,小余说:我们吃过了,您吃吧,我们先随便拍几个镜头。

    曾今今让他们自便,还介绍了每个房间。

    干净齐整的开放式厨房,四面都是镜子的舞蹈室,阳台上的各式盆栽,还有客厅置物架上的奖杯和铜质小摆件。曾今今看他们着重拍摄的东西,暗想这该不会是要把她往小清新上定位吧……然而她自认并不是所谓的小清新。

    吃完了馄饨,摄像也拍完了。小余说要做个采访,回答几个毫无创意的小问题。当然,小余的声音最后都会被字幕代替。

    “请问曾老师,您为什么要来参加八仙归来?”

    曾今今眨眨眼,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了:“有人叫我来我就来了。”

    或许这个答案不是她想要的,小余又问:“那……为什么不拒绝呢?”

    曾今今又眨眨眼,说:“本来很犹豫,后来听你们说这个节目是公益性质的,就签了,但是签完果然还是很犹豫啊。”

    “为什么犹豫呢?”

    曾今今笑起来,半开玩笑说:“因为没有人认识我,我怕上了节目还没被人喜欢就开始被人讨厌了。”

    “怎么会呢,您是女神啊。”

    “别逗了,你这样说会给我招黑的。”

    “曾老师原来你是幽默款。”

    曾今今做出一个头很大的动作说:“我前阵子逛微博看真人秀读娱乐新闻,现在满脑子都是网络词汇,感觉分分钟要癌变成神经病。”

    “那你一定得记得带药。”

    曾今今眉毛一跳:“你比我还逗。”

    “行李收拾好了么?”

    “收拾了一半,帮我看看还要带什么。”曾今今带着小余和摄像小哥进卧室,小哥还趁机拍了她卧室的貌,以及阳台的海洋球池。

    曾今今觉得尴尬,赶紧开始细数已经准备好的衣物,摄像小哥赶紧又回来拍她的行李。

    小余给她提了点建议,多带鞋袜,曾今今照她说的收拾了满满一大箱加一个旅行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