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不是笔直笔直的天后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冬天里的一把火
    ()    越是让人熟知,就越是容易局限人类思维的创造性,《冬天里的一把火》就是这样的经典。然而经典这种东西是否完完跟得上时代发展的审美脚步?无疑,那时候惯用的台风以及在当年红极一时的编舞放到现在,是不能被年轻一代接受的。

    然而曾今今想知道,相比围着火堆拼命抑制跳出老掉牙舞步*的自己,一向来保持新鲜帅气坚持走在流行最前端不动摇的汤远少年是不是更窘迫。不过转念一想,他都能挑出这歌让莫易久选择,估计也不是无准备之战。

    莫易久是极有唱功和经验的,中低音域堪称完美,亦能拔高唱出个清亮的音色,《冬天里的一把火》根本就是在她碗里的。而汤远,英明地选择使用摇滚的风格改编演绎,两人对唱,奇异的混搭感和落差感,倒能使人耳目一新。

    然而最让人汗颜的是,男女对唱加一女伴舞,这样的组合难免会让这位伴舞小姐显得有些多余和莫名其妙。曾今今使尽浑身解数用更为现代更为流畅的舞蹈语言诠释歌曲的自由与热情,努力营造自然和谐的表演氛围,然而也几乎是无需调动任何一根神经地,她可以从中挑出无数根难以下咽的刺。

    服装不合适,地点不合适,妆容不合适,她几乎在刚进入副歌时就已经无法维持理应奉献给这首歌曲的笑容,即使观众看来她脸上的微笑显得恰到好处。

    好在莫易久和汤远也是擅长舞蹈的歌手,边唱边跳不在话下,让曾今今惊喜的是,他们二人也能时不时配合曾今今的舞蹈做出反应,尤其是间奏部分,轮番上前与她飙舞,更是一度将气氛炒至高点。

    一曲结束,掌声雷动,大家吵着要再来一首,莫易久笑着摆手,还八卦地对着话筒说:“放过我吧,还不如请沈可欣小姐和柴骏时先生上来对唱一首。”

    他们二人因戏定情假戏真做的传闻早已闹得沸沸扬扬,这一句话顺利把焦点转移到了这二人的绯闻上,有点儿不厚道。导演咬着鱿鱼串继续激动地让摄像们打起精神拍摄。沈可欣和柴骏时半推半就被拱进了圈,莫易久则成功将曾今今拉回了座。

    曾今今一坐下,丁正阳就递了两瓶水给她们,一边还夸:“你身材真好,再减几斤能当模特。”

    曾今今咕噜咕噜喝了口水,问:“171公分够格么?”

    丁正阳无所谓道:“现在科学昌明,做个手术就可以增高啦。”

    “别逗了。”曾今今别开头不想听他侃大山,正见着莫易久托着下巴看着她笑。

    她眨眨眼,表示不解。

    莫易久说:“我很喜欢你跳舞的样子,我想,有机会我们应该合作。”

    曾今今虽然受宠若惊,但是又觉得后半句应该只是客气客气。这种话以前也有人和她说过,“曾小姐,我很喜欢你的舞蹈,希望有机会可以合作。”,合作合作,后来几年的时间里都没有再联系过。

    她不好意思的点头,也不追问是怎样形式的合作机会。权当另一种形式的夸奖和肯定就好,不要当真。

    莫易久却道:“那就说定了,可能就在今年年底,我来找你。”

    “啊你认真的嘛?”

    曾今今一副措手不及的样子让莫易久很是无语:“什么啊,你当我是开玩笑的么?”

    “那倒没有……”曾今今心虚地抹了抹鼻尖,继续看人群中间柴骏时和沈可欣唱《广岛之恋》,虽然不是专业的,但起码是在调上,听起来也算悦耳。

    “其实汤远啊,年轻轻的,唱歌也很有能力,如果再磨练一下就不得了了。”莫易久又道。

    不知为什么,听了这话,曾今今突然想起莫易久微博里粉丝常常提起的小白脸,她不得不猜想莫天后就是好这口的,嫩嫩的,姐弟恋。

    “易姐你也打算跟他合作么?”

    莫易久摸着脖子想了想:“嗯,也不是不行,可以跟公司提提看。”

    曾今今皱着眉又不明白了,为什么和她合作就不需要向公司汇报?

    烧烤晚会结束,工作人员开始收拾残场,八名嘉宾则被安排洗漱和专访。小余又带着木木找到了曾今今,场地限制,只能露天拍摄。莫易久也要接受访问,就在对面,远远的,打光师在调整光线,她则是趁机补妆,就是这种无意间的场景,从曾今今这边看过去,偏就特别有味道。

    “咳咳……”小余清咳拉回她的神智:“曾老师,我们这边开始了。”

    “嗯,来。”她挺了挺背,对着镜头准备应对接下来的问题。

    “请问,今天一天的活动,您有什么感想。”

    “有点累,比想象得累……不单身体累,心也累,起起伏伏的,都是被节目组折腾的。总结起来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那么,您领会到节目组的真实意图了么?”

    “意图?”

    “正面的,积极的,向上的,环保的。”

    小余试图启发,曾今今总算明白。

    “我听沈可欣说,他们是种树对不对?在沙漠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