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不是笔直笔直的天后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96、舞蹈家聚会
    ()莫易久会来这事, 陈由是一点儿不意外, 但她两个学生和那四位“天鹅”真的是喜出望外了, 虽然嘴上还假娇羞说“哎呀天后一块儿来唱歌我们还怎么好意思开口呀?”

    “那正好, 取消吧。”陈由无情接茬儿。

    她们又忙摆手说“不行不行, 人都在来的路上了,突然取消不是遛人家么?”

    最后当然还是成行了,选了一家以前光顾过的,主要还是因为环境不繁杂, 保密工作又到位。

    莫易久的车堵高架上了,又得晚点到, 众人失落的同时又不由松了一口气, 暂且可以自在一点儿。

    于是, 9点半, 当莫易久戴着帽子口罩裹着从头包到脚的羽绒服打开包厢门时, 看到这群正在放飞自我的舞蹈演员……真是惊掉了下巴。

    “ww……果然是专业的。”实际上在k歌房唱唱跳跳群魔乱舞的场面对莫易久来说并不稀奇, 但是像眼前这样,三人专注、专业、章法十足地合着耳边略显生涩的歌唱起舞……莫易久怀疑自己来错地方了,这哪是k歌房啊, 是他们舞蹈演员正儿八经的排练室吧?

    “哎你可来了。”曾今今刚收到莫易久信息, 正坐在门口等她来, 见门开了一条缝, 便赶紧迎过去了,一眼便认出面前这一身打扮透着“可疑”气息的女人。她一边帮莫易久解围巾,一边又笑“你这包得可够严实的, 开着暖气呢,就算是怕别人认出来,好歹把围巾摘了啊,不闷哪?”

    莫易久摘了口罩,迅速亲了亲曾今今帮着解围巾的手。“急着过来嘛。”

    她也不急着脱外套,直接过去找陈由打招呼“陈由老师,点了什么酒啊?”

    酒?曾今今想拿围巾把她套回来。怎么回事啊张口就是酒。

    “没点呢。”陈由站起来,和莫易久握了握手,一边说着“我怕他们喝醉了妨碍明天工作。”

    “我明天没有工作,可以陪你喝。”莫易久说着,从外套内袋里摸出一瓶大吟酿。

    曾今今看着那瓶酒,皮笑肉不笑“易姐你这是有备而来啊……”

    莫易久一下就听出来女朋友的弦外之音,转头看了一眼她的脸,心里虚得更厉害了,表面却还得装作没有自觉以求蒙混过关。

    曾今今不自禁地挑了挑眉,暗暗记下这一笔打算回去让她认个错,再做出应当的“补偿”。

    正好这会儿,那边六位停下歌舞,也聚了过去。曾今今只得摆出笑脸,给他们一一介绍。

    莫易久和他们玩得很好,十分愿意充当点歌机,给什么唱什么,一连唱了一个钟头,独唱对唱通通组了一遍。她也不让其他人闲着,既然不喝酒,那就来伴舞吧,只坐着当观众可太浪费了。

    陈由也跟着唱了两首歌,始终还是觉得自己不是唱歌的料,虽然莫易久是挺会带人的。喝酒吧喝酒吧……陈由一旦女酒鬼上身,莫易久也跟着馋,还唱什么啊,话筒往佘柒月手上一递“不唱了不唱了,我口渴。”

    “啊?”佘柒月懵了“下一首什么啊?《九妹》……不是我点的啊。”

    莫易久和陈由坐着喝酒,曾今今也坐过去,想随时可以提醒她可别过了量。没想到陈由也递给她一个杯子“你少喝一点。”

    曾今今额角挂下一滴冷汗“我都没准备喝,你这不是劝我酒么?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我不想蹲局子。”

    陈由笑“你还没喝就胡说八道,这种理由根本站不住脚,怎么就非得你开车了?少喝一点,高兴高兴。等录完你这节目,春晚的事马上就得排上日程,时间紧任务重,到时候可没闲情这么高兴了。”

    莫易久打断她“你别吓我今宝宝啊。其实我最不高兴了,你带她去晚会跳舞,我多惨啊,一个人在家管两只猫。”

    曾今今用胳膊缠住女朋友的肩膀“真可怜,你回去你爸妈家过年吧。”

    莫易久白她一眼,对陈由道“你看她,是不是可以把我气死?”

    陈由点头,对曾今今说“人家想在家等你陪你过年,你让她回娘家去?真是不解风情。”

    莫易久眉间起了个褶子,感觉“娘家”两个字用得不太恰当,却也无从反驳。憋了口气还是跳过这个疙瘩,嘴里附和道“就是啊。”

    曾今今警觉地看了一眼其他歌舞正嗨的人,压低了声音问“今年不去陪你爸妈了呀?”

    莫易久耸了耸肩“我姐说他们订了去南极的游轮……所以不回来过节了。”

    “我也想去……”曾今今想起了以前莫易久说过,要一起去南极的事,没想到她爸妈倒是先去了,要是趁这趟一块儿去了,旅行途中说不定还能促进一下关系。

    “乖啊,以后我带你去。”莫易久反手摸了摸曾今今的脸“今年看样子还是和陈由老师一起过节。”

    陈由轻笑一声“呵,我怎么觉得自己妨碍了你们似的。”

    “哪能啊,到时候把女儿先放我们家让易姐带。”曾今今作起了主张,让莫易久多带一个孩子,指不定高兴成什么样呢。“晚上表演结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