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不是笔直笔直的天后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93、小白白
    ()    拎猫回家路上, 莫易久表示强烈抗议:“为什么叫曾胆小啊?不是应该和小舔甜组cp名的吗?”

    曾今今隔着猫包逗着猫:“曾胆小舔甜, 这不连上了么?真甜cp。”

    莫易久翻起白眼:“好牵强啊。”

    “那你说叫什么, 我都听你的。”

    这下莫易久满意了, 摸着下巴想了会儿, 说:“小白白咯。”

    “小白白?”曾今今觉得这名字通俗得还不如曾胆小呢:“我看我们得再多养一只猫,叫小傻子,然后就能得到傻白甜组合了。”

    “无聊。”

    然而,小白白并没有因为改掉了“曾胆小”的名字, 而变得不那么胆小了。一到家,从猫包出来, 就嗖地一下钻到了茶几下面一动都不敢动。

    小吴抱着小舔甜从厕所出来, 喜滋滋地汇报在自己的英明教养下小猫咪已经get到使用自动猫厕所的新技能。可话都没说完, 臂弯里的小舔甜就挣扎着跳到了地上, 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茶几下面新来的小白猫。

    三人的视线也跟着转了过去, 想知道两只猫的第一次见面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该不会打起来吧, 我怎么觉得杀气腾腾的。”小吴瞪着眼,一脸的担忧。

    “不会吧,都是女孩子……”莫易久打从心底里希望小舔甜能主动一点, 把曾今今的猫勾搭出来, 可惜俩猫一个缩在茶几下面仿佛准备就地安窝, 一个就傻愣愣地看着喵都不喵一声。

    我的猫完不像我……莫易久遗憾地想道。

    曾今今也对小舔甜丧失了期待, 拿了晾衣叉直接把小白白从茶几下拨了出来。莫易久眼疾手快逮住了它,抱到小舔甜面前,用无比甜腻的腔调说:“你看, 这是你妹妹小白白哦。以后要好好相处呀。”

    小吴看着互嗅的俩猫,挠着头说:“她看起来比甜甜大啊。”

    曾今今摆摆手:“它那身毛是烟雾弹,虚胖而已,洗了澡就原形毕露了。其实啊它们月份差不多,我和易姐说好了,谁先来的谁就当姐姐。”

    正说着呢,手机突然响了,是严蕙,带来了好消息,说已经和那个叫《走进校园》的节目达成了共识,这两周就可以坐下来签协议谈细节。

    曾今今很兴奋,各种教学方案瞬间涌进了脑海。

    莫易久左手小白白,右手小舔甜,却看着曾今今,难得见她接完严蕙的电话能这样情绪高亢,猜想着不是放大假就是接到了心仪的工作。

    果不其然,教小朋友跳舞都能高兴成这样。她邀了严蕙带薛月楠去店里吃火锅,详询之下,竟然也有点儿心痒痒。

    “不过我能教什么呢?”莫易久一边涮着毛肚一边若有其事地认真考虑起来。

    严蕙不客气地打断她的思考:“你别,那节目可请不起你。他们预算不多,我听说到现在就请了些个作家、钢琴家、相声大师、昆曲名家和网红厨师,都是名头大但是演出费不高的。也打算请两个大导演,就指着人家品德高愿意来了。”

    莫易久扁了扁嘴:“我也可以发扬风格降低收费的。”

    “这不行。怎么还降价呢,太跌您天后的份儿了。”薛月楠这个圈外人都觉得这事儿不妥。

    曾今今挑了挑眉,对薛月楠说话,眼睛却看着莫易久,:“别把易姐的话当真。她哪有时间啊?这节目都近在眼前了,她戏拍完了么?小猫小狗发完了么?还管什么小学生学唱歌呢。不过你倒是说说,为什么想参加这节目,是想去教小学生呢,还是想跟我上同一个节目?”

    莫易久嗤笑一声:“上同一个节目,又不是一起上节目。我当然是想当老师咯。”

    “嗯?”曾今今啧啧两声,离莫易久坐远了些:“再见,我看我们已经进入冷淡期了,爱意的谎言都没有了。”

    薛月楠翻了个白眼:“就你事儿多,照你这标准,我们家这位对我那是一直在冷淡期啊。”

    莫易久被逗乐了,顺手把曾今今拉回来,一边对薛月楠说:“小心点啊不要乱讲话,你看严蕙的脸,好像结冰了诶。”

    薛月楠赶紧夹了片牛肉给女朋友:“我刚为了安慰曾今今瞎说的,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在蜜罐里。”

    严蕙:“呵。”

    第二天晚上,又是吃火锅,不过是在家里,来了新客人,丁正阳和大路。先前承诺的拍摄到了兑现的时候,为了做好保密工作,两人搬了器材亲自上门。

    说起这事儿,昨天还和严蕙打了招呼。曾今今和莫易久不一样,莫易久现在自己开工作室,裁量权大多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曾今今合约在身,做这些有风险的事,还是得向经纪人报备的。

    起先严蕙是坚决不同意,虽然说只是手部特写,但万一这事儿一个不留神曝光出去,可不是开玩笑的。后来也是被两人软磨硬泡狂轰滥炸得没办法了,不得不妥协,最终要求是,展览的成片得在她这儿过个审。

    其实拍照的过程很有意思,虽然只是拍手,形体和表情都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