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薄少撒个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1 把她手给我掰开
    曾经的儒雅贵公子,如今却言语粗俗。

    洛欢冷笑。

    心一点一点凉透。

    “对,没遇到薄靳南之前,还真的不知道我居然这么饥渴难耐!”

    洛欢声音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尤其是饥渴难耐这四个字,每一个字,都咬得格外清晰。

    “所以,顾总,你现在忽然想起来我这么个妻子,怎么?想强上?”

    洛欢话语带着讥讽,骨子里的高傲让她虽然如今被困,却没有半点狼狈。

    仿佛自始自终狼狈的只有顾慕安一个人。

    顾慕安大手死扣住洛欢纤弱的肩膀,用力,似乎是要把洛欢的肩膀攥碎了一般。

    他相当厌恶洛欢这般冷艳讥讽的模样。

    “不要再说了!”

    顾慕安猛地扬手,洛欢美眸一颤,他从不曾对自己动过手。

    洛欢并未挣扎,而是冷静得看着男人黑眸里激荡着的愤怒。

    下一秒,拳头并未落在自己的脸上,而是扫过自己的发丝,落在身侧的沙发上。

    洛欢淡淡的扯唇,殊不知他对自己抬手的那一瞬,自己的心已经碎了。

    利用间隙,洛欢猛地曲起膝盖,狠狠地往男人最脆弱的地方攻击。

    顾慕安始料未及,吃痛的松开对洛欢的禁锢,洛欢慌乱的起身,身上的衬衫已经被扯的凌乱,艰难的遮盖裸露在外的肌肤。

    “顾慕安,既然要离婚了,看在糖糖的面子上,彼此好聚好散,别让我恶心你,恶心曾经的一切。”

    话落,洛欢颤抖的跑出了办公室,顾慕安黑眸猩红,看着女人奔跑的背影,咬牙道“洛欢!”

    ……

    还真是戏剧。

    上一次躲避顾慕安是倾盆大雨,刚刚来的时候还是明媚晴天,现在再度暴雨如注,电闪雷鸣。

    顷刻间,整个人已经被暴雨淋湿,眼睛更是在雨水的冲刷下睁不开,洛欢唇角扬起一抹酸涩和无力。

    上天也不让自己好过。

    洛欢知道顾慕安在身后紧跟自己,跑得又快又急,多次崴了脚,疼得钻心。

    急于过马路,彻底躲开顾慕安,加上暴雨洛欢并未留意两边的车流。

    吱……

    猛地一声刹车声,洛欢在剧烈的撞击下,整个人身子往后倾倒,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除了腹部的撞击外,洛欢的额头磕破,胳膊和小腿不同程度的擦伤,向外冒着鲜血。

    不远处,顾慕安眼睁睁得看着洛欢被撞后好似无力的倒地,伤势不明,瞬间心脏被攥住,脸色惨白,手背青筋暴起,向着这里跑来的速度更快了。

    ……

    车窗落下,陆迟看到被撞的人后,脸色一变。

    “薄总,是洛小姐。”

    陆迟连忙下车,检查洛欢的伤势。

    耳边轰隆声,掺杂着雨声,几乎听不到陆迟在说些什么,洛欢有些眩晕。

    陆迟?

    这是薄靳南的车?

    洛欢意识回笼一些,绝版的迈巴赫,四个九的车牌号,除了薄靳南还有谁?。

    洛欢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猛地抓住陆迟的胳膊,哑声道“陆特助,不介意送我一程吧。”

    现在已经来不及去取车了。

    雨越下越大,雷声滚滚。

    见陆迟迟疑,似乎是要请示薄靳南,洛欢艰难的起身,在陆迟的搀扶下一步一瘸的走到后车门前。

    通过玻璃,可以看清男人双腿叠放,优雅的坐在后座上,专心看着手中的文件,五官立体分明,鹰眸深沉,说不出的淡漠。

    “薄总,洛小姐伤势不轻,需要送去医院做检查。”

    陆迟试探性的开口,却拿不定薄靳南的心思,薄靳南的洁癖高冷是有目共睹的。

    如今洛小姐身上被雨水打湿,摔了一跤,参杂着泥水和鲜血,好不狼藉。

    闻言,薄靳南的视线终于从文件落在了雨中洛欢的身上,蹙眉。

    见薄靳南未开口,洛欢余光看着顾慕安的身形逼近,随即苍白的小脸挤出一丝笑意。

    “薄总,于公于私,您得送我一程,我是您的员工,我也被您的车给撞了。”

    陆迟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薄靳南的表情,见男人似乎是有默认的意思,连忙扶着洛欢上了车,然后转而坐进驾驶位置上,迅速发动引擎。

    引擎发动之后,洛欢可以透过车窗看到顾慕安在暴雨中狼狈追来的模样。

    顾慕安在暴雨中用力奔跑,只是还是扑了个空,迈巴赫扬长而去。

    看清迈巴赫上的车牌号,顾慕安眸光阴鸷。

    ……

    车内,洛欢衣衫不整,伤口还在冒血,浑身湿腻,可是女人姿态却没有半点狼狈,也只是疼得蹙眉。

    仅有的力气只够上了车,下一秒,洛欢还未开口道谢,眼前一黑。

    薄靳南原本还在继续看手中的文件,忽然感觉到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