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薄少撒个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2 你老公不能走
    掰不开!

    陆迟试着掰开,发现洛欢攥得更紧了。

    女人想是溺水后抓住浮木一般,紧抓薄靳南的大手不放,哪怕是昏睡中,力道也未曾松过。

    薄靳南“……”

    陆迟偷瞄薄靳南,只见男人原本笔挺的西装已经被洛欢揪得褶皱,混合着泥水和血水,好不狼藉。

    陆迟吓得心肝颤,却不敢吱声。

    “问医生,她什么时候会醒。”

    言简意赅的下达命令,男人的声音冷冽而危险。

    “是。”

    陆迟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怕是洛小姐再不醒,薄总会忍不住把她薅起来。

    ……

    陆迟走后,急诊科的护士快步走了过来。

    见薄靳南大手依旧被洛欢紧攥在手中,好生羡慕,眸子忍不住流露几分惊艳。

    这男人真帅。

    比起电视剧上的男明星,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是气场太过于强大,让人不敢轻易搭讪。

    “是病人老公吧?把病人身上首饰都摘了,得去做个ct,查看是否有积液。”

    薄靳南“……”

    因为忙碌的缘故,护士丢了这两句话后扬长而去。

    薄靳南看着病床上还在昏睡却死死抓住自己大手的女人,眉头蹙得更深了。

    女人的额头上虽然裹着纱布,发丝微许凌乱,却并不影响本身的美感。

    眉如青黛,长而翘的睫毛微敛,五官精致如画中人一般,

    如今唇角苍白毫无血色,平添了几分孱弱,惹人怜惜。

    薄靳南无心打量洛欢,看了一眼女人白皙的脚踝和手腕,都没有佩戴任何的首饰。

    尤其是左手无名指,更是没有婚戒的影子。

    最后,见陆迟迟迟没有回来,薄靳南起身,贴近洛欢后俯下身子,将视线落在女人的颈部。

    长发遮掩的缘故,颈脖处是否佩戴项链看不真切。

    因为右手被洛欢紧抓,薄靳南只能伸出左手撩开洛欢的长发,入眼的是女人精致的蝴蝶骨,颈脖上的确是挂着一条铂金项链。

    在灯光下,女人皮肤白得发光。

    早前洛欢的衬衫被顾慕安撕扯开,从薄靳南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肩膀处扣住按压的红痕。

    薄靳南匆匆扫了一眼后,头疼了。

    取项链?

    自己从未替女人佩戴过项链,更别说取项链了。

    如何取,自己没试过。

    薄靳南犹豫片刻后,缓缓地抬手向着洛欢颈脖处探去。

    指腹触及女人肌肤的瞬间,僵硬。

    薄靳南俊脸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硬着头皮的寻找项链活扣的位置。

    “嗯……”

    男人的指尖泛着凉意,洛欢无意识的拧眉,微许挣扎的动作让薄靳南修长的手指左右为难。

    取下一条项链,远比薄靳南在谈判桌上博弈要难得多。

    因为活扣太小,所以薄靳南只能更加俯下身子,使得自己贴近洛欢,才能辨别如何打开。

    她身上的气息,如记忆中一般好闻。

    薄靳南试着解开活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头发被扯住了,洛欢下意识的转动头,红唇无意识的划过。

    薄靳南不可置信刚刚发生了什么,转过头,原本是要怒视洛欢,下一秒,伴随着两个人同时转头,意外发生了。

    相靠,相离。

    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来不及捕捉。

    可是她那柔软的触感仿佛还在唇瓣上。

    意识到发生什么之后,薄靳南猛地站起身子,忘记活扣还被自己捏在手里。

    自己这么一起身,手中的铂金项链被扯断,直接将洛欢的脖子给扯疼了。

    泛红,还破了皮。

    薄靳南看着自己右手掌心多出来的链子,眸光泛着异样。

    ……

    疼!

    洛欢觉得自己颈脖处被狠狠地拉扯了一下,意识开始清醒,微微睁开凤眸,刺鼻的药水味就在鼻尖。

    嗯?

    这是哪儿?

    顾慕安在追自己……

    车祸……

    薄靳南?

    洛欢神色一怔,彻底清醒后,就看到薄靳南站在一旁眸光冷冽的看着自己,至于男人的身上,好不狼藉。

    是自己留下的?

    “薄……薄总?”

    “把你的手给我松开。”

    洛欢“……”

    男人的声线冷漠如冰,凉得洛欢下意识的松开了小手,随后一愣。

    自己什么时候抓住薄靳南的右手?

    大手终于得以松开,薄靳南简单扫了一眼,都被洛欢攥红了,足以看得出洛欢攥得多紧。

    洛欢见状更尴尬了。

    ……

    陆迟这边刚问完医生回头,就看到洛欢已经醒了,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