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薄少撒个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5 薄靳南有女人了?
    客厅里人翻狗跳得折腾了十多分钟。

    管家试图逮住公爵,狗脖子都勒破了,公爵还是死活不肯让管家取下项链,委屈得嗷嗷叫。

    管家见公爵的脖子都被扯破了,当下就不敢乱取了,惶恐不安道“如果老夫人知道公爵受伤了,肯定会心疼死的。”

    老夫人对公爵的疼爱,真是比亲孙子还亲。

    不知道是不是公爵听懂管家的话了,

    叫得更大声了。

    只是这声音并不是因为疼的,而是得意的。

    薄靳南“……”

    薄靳南淡漠的视线扫了一眼公爵那得意的嘴脸,无心再看,径直的向着楼梯方向走去,准备回卧室,脚步一滞,视线往下,是公爵死死地抱住自己小腿。

    “松开。”

    狗身一僵。

    公爵更委屈了。

    对管家公爵还敢死缠烂打,但是对薄靳南,真不敢。

    原本是想要撒娇卖萌,下一秒,公爵还是乖乖的松开薄靳南,却跃过男人,直接跑向薄靳南的卧室,主动用身子推开了房门。

    对于颈脖上佩戴着的铂金项链,公爵摇摆着狗尾巴,好不得意。

    薄靳南对于公爵示好的行为略微脸色缓和了些,低头一看,蹙眉,公爵的狗脖子上的确是薅秃了一小块,还破皮了。

    没多久,管家从药房里拿来药膏紧张的上前替公爵又擦又抹。

    “上天保佑,可千万别留疤,尽快长毛,这样老夫人就看不出来了”

    公爵又得意了些。

    继续享受着小王子一般的待遇。

    在别墅,除了薄靳南之外,就数自己最大了。

    将公爵讨打的模样尽收眼底,薄靳南轻哼一声,随即道“秃了真丑。”

    公爵“……”

    自己又想嗷嗷叫了。

    ……

    管家给公爵涂抹完药膏后不敢在薄靳南的卧室继续逗留,死活拉不走公爵后,自己先下了楼。

    一边走一边还念着留疤的事儿。

    听到留疤这两个字,薄靳南眸光深沉,若有所思。

    ……

    夜深人静,薄靳南坐在阳台的沙发上,大雨之后,浅水湾的风景更美了。

    掏出手机,拨通了熟悉的号码,电话刚一接通,薄靳南开门见山道“宋丞,帮我准备药膏,用于擦伤,不留疤,恢复快。”

    宋丞,锦城最具权威的外科医生。

    青年才俊。

    因为宋家和薄家关系交好,所以宋丞和薄靳南更是从小长大的关系。

    宋丞本来被薄靳南扰了觉还有些恼意,一听说需要药膏,立马关切道“靳南,你受伤了?”

    “不是。”

    言简意赅,倒是让宋丞打了个哈欠后,更八卦了。

    “担心留疤,难道受伤的是个女人?”

    “是公爵。”

    薄靳南看着正在自己脚边摇着尾巴的公爵,一本正经的开口。

    “我明天早上在家等你,急用,挂了。”

    多年相识,无须客气。

    嘟嘟嘟……

    宋丞看着自己被挂断的电话,神色一愣。

    狗擦破了皮,也怕留疤?

    这薄靳南以为自己国首屈一指的外科大夫是兽医了?

    还有?

    自己在薄靳南眼中就那么闲?

    早已见惯了薄靳南的作风,宋丞也只能见怪不怪了。

    只是给狗用?

    宋丞真不信。

    怕是这薄靳南……有女人了?

    不可能……

    宋丞很快打消了自己这个念头。

    薄靳南高冷禁欲,不近女色!

    ……

    清晨。

    洛欢先将糖糖送到了幼儿园,然后电话安排林芝将薄氏和洛氏的合作消息放出去,先造势一波。

    没敢怠慢,随后立刻驱车赶到了薄氏。

    昨天深夜,苏夏离开后,洛欢辗转难眠。

    那条满天星陪了自己四年多,如今不在脖子上,反倒是觉得空落落的。

    洛欢心底明白,自己觉得空落落的原因不只是满天星。

    而是顾慕安。

    十年的感情,一刀割显然是太难。

    所以,洛欢打算将那条满天星郑重的归还给顾慕安。

    哪怕是对结束的交代,也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到了公司,遇见陆迟,却并未看到薄靳南的身影。

    洛欢今天特地换上了长裙,遮掩胳膊和小腿的擦伤,至于额头的伤口,直接用齐流海遮盖,齐流海放下来后,立刻显得洛欢又稚嫩了几岁,那一双水眸真是空灵又皎洁。

    “洛小姐,您的伤怎么样了?”

    “没事。”

    洛欢礼貌一笑,继续道“昨天麻烦你了,陆特助。”

    昨天的狼狈怕是被陆迟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