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薄少撒个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0 这婚,我离定了
    “洛欢,你居然把项链扯断了?”

    男人不可置信,质问的话再度在头顶响起。

    接二连三的质问,让情更薄,心更凉了。

    他居然以为是自己扯断了项链?

    可笑至极!

    顾慕安双手扣住洛欢的双肩,用力。

    “你难道不记得,当初我省吃俭用,拿整整第一月实习期的工资,只为了买它跟你求婚!”

    从顾家贵公子到新入职的小职员,一穷二白,受人冷眼。

    那个时候的顾慕安还没有继承顾氏,阳光开朗,看着自己的眸光满是温柔。

    他当时求婚的话,洛欢还记得,那条链子花了他第一个月的工资,是他第一次凭借一己之力获得的收入,是他的家当部。

    他把他的部都送给了自己。

    洛欢只记得当时谈不上热泪盈眶,但是心底却充斥着满满的感动,随后答应了他的求婚。

    从顾慕安送后,洛欢便一直舍不得取下来。

    昨天晚上,脖子上没有链子,自己一夜无眠,早上便去找薄靳南把链子要了回来。

    有些话,洛欢已然不想说了。

    殊不知,洛欢的缄默在顾慕安看来就是承认,男人俊脸上的痛楚和挣扎显而易见。

    深呼吸一口气,洛欢将眸子里的湿润逼回,勾唇。

    “当然记得,所以,我今天把这链子郑重其事的还给你,给你交代,是对你的尊重。”

    话落,洛欢将链子塞进男人的手中,迎上男人猩红的黑眸,一字一句,认真道“这婚,我离定了!”

    “休想。”

    顾慕安攥紧手中的链子,几乎是要嵌入手心却不自知,一声呵斥,让洛欢眸光一颤。

    “洛欢,我不会跟你离婚的,只要我不同意,你就永远都是顾太太。”

    见顾慕安绷着脸,情绪激动,洛欢则是声线有些疲惫,带着几分自嘲。

    “顾慕安,想要我不离婚也不是不可能!”

    洛欢的话,让顾慕安仿佛是听到一线生机。

    殊不知,下一瞬,仿佛置身地狱。

    “如果你能在这房间里找到一张你和糖糖的合影,那么……我就不跟你离婚。”

    洛欢顿了顿,唇角扬起一抹冷嘲,葱白的手指指向门的方向,声音拔高。

    “否则……请你现在给我滚出去!”

    因为,根本找不到。

    糖糖今年三岁。

    他这个所谓的父亲整整缺失了三年!

    离婚不只是自己的诉求也是对糖糖的交代。

    顾慕安“……”

    缄默。

    顾慕安脸上的复杂显而易见,感觉被戏弄了一般,阴鸷的黑眸紧盯着洛欢,良久之后,猛地松开洛欢的双肩,甩门扬长而去。

    洛欢等到顾慕安离开后,有些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上。

    纵使面上显得云淡风轻。

    心底早已是遍体鳞伤了。

    这一段失败的婚姻。

    洛欢仅存的尊严是想给糖糖交代。

    ……

    顾慕安刚甩上卧室的房门,就看到洛安暖站在墙边惊慌失措,鬼鬼祟祟的模样。

    “姐……姐夫。”

    洛安暖刚刚一直趴在门上偷听,房间里争执声不断。

    看样子这婚是离定了。

    洛安暖心里一阵窃喜。

    见顾慕安面容冷漠,原本温和清隽的五官此刻有些冷冽寒彻,小心翼翼的开口。

    “姐夫,你是不是又跟我姐吵架了?我姐这种人啊,就是太自以为是,不解风情,更别说温柔了。”

    话落,洛安暖大胆的上前,伸出小手准备探向顾慕安。

    还没等触碰顾慕安的胸膛,就被顾慕安反扣住了手腕。

    一个用力,整个人被砸在墙壁上,好不怜香惜玉,对于洛欢,顾慕安都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担心伤了她,而对于眼前这个女人,顾慕安只有厌恶。

    下一瞬,顾慕安大手直接扣住洛安暖的颈脖,收紧力道。

    男人话语阴鸷,透着冷漠,洛安暖只觉得胸腔内的空气越来越稀薄,脸也跟着缺氧红了起来。

    “欢欢看在洛伟成的面子上不动你,不代表我也是,我不用看任何人的面子,懂?”

    “你这种女人,替欢欢擦鞋都不够格。”

    “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对她评头论足的?”

    洛安暖只觉得越来越呼吸不畅,整个人吓得花容失色,眼前的男人,没有半点贵公子的模样,满是阴鸷,让人瑟瑟发抖。

    话落,顾慕安随即撤回大手,扬长而去,留给洛安暖一个冷酷的背影。

    洛安暖“……”

    可怕

    洛安暖无力得跌坐在地上,吓得脸色惨白,久久都不能回过神来。

    ……

    洛欢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下了楼,洛伟成正在听秘书汇报工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