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刃之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三花聚顶
    次日清晨~

    “你听说了嘛?”一个人开了个话头。

    “什么?”

    “霍家的事情!”

    “霍家怎么啦?”

    “这你都不知道,霍家小少爷离家出走了。霍顿都急死了。出动霍家族找呢!”

    “啊?为什么啊?不是说霍顿特别宠这个儿子嘛?”

    “这~咱也不知道啊!……”

    “让我说应该是霍邱年轻气盛和1家里人吵架了!你不是说霍顿特别宠这个儿子嘛!这孩子八成被宠坏了!”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并无压低声音的意思,在这种茶馆讨论些江湖八卦早已是家常便饭,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互相把自己知道的,假装知道的,瞎猜的混合到一起就构成一个离奇的江湖故事,听过的人在讲给别人,这种风气一直盛行在此地,对于那些漂泊在外运船的船夫还有走南闯北的商人不失为一种独特的下酒菜,旅人再将这些故事传于世界各处,很多莫须有的故事便这样流传开来!

    领座是一位带着斗笠蓑衣,黑纱遮面的侠士,这种装扮在此地并不少见!无论是赶路的脚夫为放风沙雨雪还是一些不想被人看到真正面容的江湖人士都会准备这样一身行头!不过这俩种人到十分好分辨,脚夫一进茶馆便把行头一卸围在一群人旁边听人议论偶尔提出几个问题发出几个臆测!而江湖人士进店也不摘掉斗笠蓑衣,只要一杯茶或一碗酒随便找个桌子,一边听着莫须有的江湖传闻,一边静默着把酒或茶水喝完!

    可这人茶杯已经空了许久,却迟迟不肯离开。江湖人士很少将这种传闻当真,若真是知情者便也是心中一笑这坊间传闻的虚假,就算是不知情也很难提起继续听下去的兴趣!

    而他却不同,这个故事他自然要听下去,因为他就是故事里的主人公--霍邱,霍邱不断的摩梭着手中的茶杯,直到现在依然没有饮酒的习惯,他来这里本就是为了听这坊间传闻,却越听越觉得骇然,他以为应该听到的是“霍顿,和霍邱一起失踪的故事传闻!”大概无异于父子仇杀,一人畏罪潜逃之类的!然而却听到的是“霍邱离家出走,霍顿都急死了!”这个消息!

    难道是坊间传闻真的假到了这种地步?还是?

    霍邱低头看了眼自己布满伤痕的手,不可能那种事情不可能是幻觉!若这传闻是真的,那便是有人假冒霍顿!不自觉间霍邱握紧了腰间的利剑,应该便是那俩人之一了,否者不可能出现这么及时!不过假冒霍顿又是为了什么?杀人灭口还是想要霍家族长的权利,不管怎么样,现在还不是寻仇的时候,霍邱放下茶杯,起身离席!

    霍家,霍顿背手站在霍家的祠堂前,下面依次站着各位族中长老,第二位便是霍瑟!

    “霍邱这小子!真的是不让人省心啊!”一位长老说道!

    “唉!”霍顿面色阴沉的叹了口气,“玩也得有个度啊!看他回来我怎么教训他!”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晒向一座古朴的寺院,山下的街市早已熙熙攘攘,而这座前年古刹仿佛刚刚苏醒,阳光照亮了古刹中一尊尊佛像,也照亮了古刹门前奄奄一息的少年!

    “方丈,方丈!”一位小和尚急急忙忙跑进方丈的禅房!

    “怎么了!”方丈从坐定中起身“修行者必有静气,别慌慌张张大喊大叫的!”

    “有一位浑身是血的施主倒在寺院门口了!”

    “嗯?现在在哪?”

    “被师兄送进客房了!您快去看看吧!”小和尚气喘吁吁语数却是丝毫不慢!

    “好,带我过去!”

    “这还是身上的伤看起来应该是剑伤,不知招惹到哪路英雄豪杰了!拿些草药给这位施主包扎一下伤口。”方丈边说边把向了少年的经脉!“唉!体内有多处经脉受损,不过也都是重击所致!到应该也是位正派人士所为!”方丈盘膝坐在床上,将少年扶起来,双手抵在少年的后背,温和的内力缓缓注入少年体内,小和尚已经去拿草药了!客房十分安静只有少年急促而不均匀的呼吸声!

    “这孩子应该是练过几年轻功!内功心法却是没有修炼过,经脉十分脆弱!”方丈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小心翼翼的帮少年疏通经脉,排出瘀血!

    轻柔的内功从丹田缓缓旋转然后流向身体各处,从脚尖到眉间,少年吐出一口瘀血,然后内力缓缓汇聚到头顶却并无消散乳白色的内力缓缓升腾旋转居然慢慢形成三朵小花的形容!这位来历不明的少年,在方丈的帮助下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大周天的运行!

    方丈霍的起身,眼神里说不出是震惊还是狂喜,连鞋都没来得及穿,匆匆忙忙越过跳出寺院跑向后山!后山的有一个硕大的山洞,俩个武僧持棍在门口把守着,这个山洞是众所周知华清寺的高僧用来修炼的地方!方丈光着脚在密林中穿梭,方丈的轻功看起来极为不错,即使有密林的阻碍也只能看见道道残影,他疾步如飞,连声招呼都没有给把守的武僧打,疾步冲进最后一排的一间密室里!

    “方丈!方丈!”方丈匆忙敲打着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