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刃之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鬼头刀之死
    霍邱有些疑惑,问向影刀“为什么二人并不发动实质性的攻击而是一直在增强自己的力量啊?”

    “这就是属于他们的骄傲了。”影刀还没有说话,答话的却是看起来最不好相处的鬼面“江湖上关于谁的刀术最强一直都颇有争议,不过二人一直都是被热议的话题,所以每年这场许多人并不知道的决战就成为了关于最强刀术的争夺,双方都有足够的自信能接下对方的最强一击,所以二人一直都在积累。也为了让自己的力量达到巅峰。”

    “哦!”霍邱点了下头继续观看着二人的比武,此时二人的刀势已经相当恐怖,罡气弥漫在二人的周围四周的石头纷飞而起然后泯为粉末,俩人的徒弟此时也已经退后数十米还不得不用内力保护着自己的身体。

    终于要决战了!霍邱看出二人的刀势此时已经几乎积累到最强了,几个动作都开始变得猛烈,但此时二人的身体也已经十分疲惫,积累的过程是必须十分精密的,就像一台不断加速的车一旦停止只能从头开始。而在俩人积累刀势的时候体力不停的再消耗,所以这种最强大的刀势并不能维持太长时间,而二人决胜最简单的办法就只有一刀决胜负了,二人很明显有如此的打算,二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就近此时二人又同时向前迈出一步,同时挥刀。

    俩柄大刀碰到一起发出巨大的轰咛声,而且有火光闪灭,石头砂砾被狂风卷起飞向四周,霍邱急忙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胜负已分,鬼头刀颓然的坐在地上,身边放着那把断刀,而金钱彪则几乎跪倒在地上的姿势大口大口的吐血。显然是鬼头刀胜了,俩人的徒弟急忙跑过来,搀扶起俩个人。

    金钱彪一抱拳,将脖子间的令牌扔给鬼头刀,鬼头刀接住露出和蔼的笑容拍了拍金钱彪的肩膀“认识你很开心!”金钱彪一愣,这种笑容不似以前的任何一次,不带着任何失落,争强好胜或者是嘲讽,就像是熟识多年的老朋友坐在一起喝茶,鬼头刀做为江湖上的游侠一向冷漠不善言辞更别说这种煽情的话了。金钱彪还没有反应过来,鬼头刀忽然仰面躺倒,重重的栽倒在地,

    “师父,师父!”鬼头刀的徒弟向着鬼头刀扑了过去,喊叫中带着哭腔,一代江湖游侠,鬼头刀——卒!

    金钱彪一愣,久久没有动作,然后跪倒在鬼头刀的尸体上“兄弟,我认识你也很开心!是我害死了你啊!”刚刚在比武的时候就感觉鬼头刀有些力不从心,刀势却比之前更加迅猛想不到居然是这样。

    金钱彪的徒弟和鬼头刀的徒弟连忙去搀扶跪在地上的金钱彪“前辈不必自责”鬼头刀的徒弟对这金钱彪说“师父在参加比武前就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已经把后事部给我安排好了。”

    金钱彪也不在说话,只是哭,堂堂金家家主一辈子没有流过几滴眼泪却在一个一辈子没有说过几句话见面都是在干架的人身上不停的哭,那是一辈子未解的缘分,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是最懂对方的人,懂对方的刀术,懂对方的骄傲,懂对方的孤独。良久金钱彪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对鬼头刀的徒弟“小兄弟,可否把这个断刀送于我!”

    “前辈不必客气,这正是师父生前交代的!”鬼头刀的徒弟急忙抱拳“只是未曾想到过这把刀会断。”

    “好好好!谢谢小兄弟。”金钱彪拍这他的肩膀将自己的刀取下来递来他“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把刀送给你,好好对它!”

    “这~”鬼头刀的徒弟退后一步“小辈不敢。”金钱彪的刀很明显是把绝世好刀,在俩人的争斗中鬼头刀的刀都断掉了,但金钱彪的刀却光洁如新,连刀刃出都没有出现丝毫豁口。

    “拿着吧!”金钱彪将刀往他的手里一塞“小兄弟不必客气,反正我以后也用不到了。世人再没有如此酣畅淋漓让我有拔刀的人了!”这次金钱彪的徒弟并没有推辞,而是把他握在手里“谢谢前辈。”然后从鬼头刀的脖子上取下令牌然后也将自己的令牌取下递给金钱彪“祝前辈旗开得胜,晚辈要回家安葬家师了。”

    金钱彪将令牌接过“徒儿把令牌给我!”“好!”金钱彪接过令牌,大声说道“那边的兄弟们也没必要躲躲藏藏了,这是给你们的见面礼”他把四个令牌向着霍邱一行人所在的石头飞去,然后直愣愣的的插进石头里。霍邱还在惊讶与金钱彪的手劲,其余三人已经向着金钱彪所在处走了过去,看到唐老,金钱彪连忙鞠了个躬,“没想到是唐老佛爷,晚辈多有得罪。”

    唐老露出和蔼的笑容“是我们躲躲藏藏不守江湖礼仪了。不过你这是何意?”唐老比了比手中的四个令牌。

    “唐老不必介意,鄙人已无心参加这次比武。我要去安葬我的鬼头刀兄弟,等这次事件完结我就金盆洗手!”

    “你和鬼头刀小兄弟的感情真的是感人肺腑!”唐老微微欠身“那老夫就不客气啦!”唐老将令牌收入口袋。

    “那晚辈就先行告退了!”金钱彪对唐老鞠躬,然后背起鬼头刀的尸体,对着徒弟说“这场比武就想到这里吧!你一个人回去便是了,我随着这位小兄弟去参加他的葬礼。回去后好好准备一下接任金家,我啊,干了一辈子了累了也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