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刃之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剑宗,刀宗
    很快第一天的白天已经过去了,四人依旧躲在山洞中,山洞外偶尔有追赶打斗的声音但都没有在此地缠斗,有一队人莫名其妙的找到了这个山洞被鬼面打了个措手不及,很快就结束了战斗,不久黑夜悄然降临,这个比武的第一夜就这样开始了。

    像鬼面这样的杀手并非只有他一个,在俩百人中这样的杀手虽然多但也有几人,黑夜是刺客的天堂,于是一些在白天潜伏在山洞,树枝上的人开始行动了。当然这些人中也同样包括霍邱四人。本来参加比武就是为了娱乐一位的躲藏自然没有意义,于是在夜幕完降临之后,霍邱四人出动了。

    影刀负者侦查他的身影在树枝间腾跃若隐若现,霍邱只有用唐老交给他的目法才能勉强看见影刀的身影,而鬼面在霍邱的眼里则是几乎完隐匿在黑暗中,只有偶尔才能看见一道残影。唐老就跟在影刀后面走,身后跟着霍邱。

    一直在树枝间跳跃的影刀忽然在不远处站定了一个后空翻来到唐老面前“有人。也是一行四人。俩人用剑,俩人用刀!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刀宗和剑宗的!”

    刀宗和剑宗霍邱也略有耳闻,听名字就听的出来俩边的宗门武器就是刀,剑,而且宗门之间的武器部定制,除了刀铭和剑铭不一样之外,无论是长度还是样式都是一模一样的。刀宗和剑宗本就同气连枝,在这种比武之中相互联合也是应该的。

    此时鬼面的身影也已经回到了四人面前“绕过去吧!四打四我们没有必胜的把握。”

    唐老犹豫了片刻“打吧!权当磨炼一下小孩子了。霍邱一会你就去跟那个剑宗的小辈打。输赢不重要,主要是拖住他!”“嗯!”霍邱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是十分疑惑,按理说就算是剑宗的小辈再强也不应该能够威胁到唐老啊。

    “影刀,你也给我拖住刀宗那个小子!不许输。”

    “是。”影刀无奈的点了点头。

    四人轻手轻脚的向前走去,走到霍邱能够看见四人的情形为止,霍邱仔细观察着四个人,剑宗的年轻人在四周拿着佩剑巡逻,宝剑别于腰间和普遍流传的宝剑并没有很大的区别,三尺左右,只不过剑刃更窄而已。而刀宗的刀却不同于江湖上流传的各种常见的砍马刀,或宽刀之类而是弧形的长刀,不同于很多的刀都依靠于力量弧形的弯刀更加注重技巧的。剑宗的前辈的剑用内力悬浮在头顶之上,修炼内力这种修炼的方式及其苛刻,既要保证自己内力的平静和持续输出,又不能有丝毫的分心,这种修炼方式甚至有生命危险,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更能激发出自己的潜力。刀宗的人显然没有这种修炼方式他们的刀都负在背后,呼吸平静。

    由于是即将面对的对手霍邱更加注意与那个手持剑在巡逻的剑宗小辈,他的面容十分平静眼神却带着几分凌厉,手中的宝剑在月光喜爱熠熠生辉,看起来十分锋利,剑眉星目一看便是一个极度正直之人,他的剑别在腰间却半开着看来像是随时准备出鞘。

    说时迟那时快,影刀已经出动了,手中匕首入狂龙,疾刺向那个刀宗的小辈,刀宗的小辈还在修炼之中完没有反应过来,眼看就要刺中咽喉,一柄长刀挡在了匕首的面前“来者可是影刀?”刀宗的长辈一眼便认出了影刀的身份,影刀没有说话带着一种标志性的不屑的微笑。刀宗的长辈一下子紧张起来,影刀出现在这里南无他的师父鬼面应该也在附近,那才是真正恐怖的敌人,他一声怒喝挥刀击退影刀,喊醒了刀宗的晚辈和剑宗的人,巡逻哪位也反应过来,利剑出鞘,身边传来呼啸风声,鬼面再靠近。

    一道身影直勾勾的飞向剑宗的小辈,那是被唐老扔出来的霍邱,又是面对拳师一样的招式但这次显然并没有收到很好的效果,一是对面早有防备二是剑宗的人无论是感知还是走位都比对面灵活,被他躲开了。霍邱急忙站定向着他展开了攻击,与此同时刀宗的晚辈也缠上了影刀,俩位前辈显然不会参与到这种比试之中而是十分警惕的望向周围注意鬼面的出现。

    霍邱屏息凝神看着面前持剑的少年,少年的剑法犀利又含而不露处处透着凌厉和内敛俩种元素居然极其融洽的融合在一起,“注意他剑法的走势,用目力。”唐老逼线成音的声音再次回荡在霍邱耳边给予适时的指导,但霍邱一分神差点被那人击中左肩,他缓缓的将散发出的内力收敛,如果单纯的比拼剑法,三才剑法对上剑宗不知流传了多少年的剑法恐怕没有丝毫的胜算。霍邱被剑击退数十步,只得不停的举剑防御。霍邱完分不出心神去注意战场上发生了什么也没有精力分出一丝内力注入目中。与此同时对方的剑术已经变得更加迅猛,凌厉简直如狂风般向着霍邱席卷而来。

    另一边的战场,则是影刀占据上风,影刀无论是轻功还是武器的应用都比对方略胜一筹,但他显然是有耐心一直没有发动剥夺对方战力的进攻,他凭借自己灵巧的走位不断的消耗对面灵巧的躲开对面的攻击又时不时用匕首发起攻击,虽然说不致命但也使对面精疲力尽,此时刀宗晚辈挥舞起刀形成的刀圈已经是漏洞连连,落败只是时间问题了。

    “集中注意力预判对面剑的走向,这是你唯一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