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离婚那天老公车祸失忆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这份离婚协议作废
    许静怡惊了一下,不知道他怎么提到出轨了。

    再一看他神色,平静得不像是在说笑话。

    “难道不是吗?”贺宗席轻轻挑了下眉,到这时才微微笑了一下:“总不可能是因为我出轨吧?”

    贺宗席确实没出轨,这两年来身边连个女人毛都没有,可被他这么说,许静怡还是有些忍不住来火。

    她看着就像是一幅会出轨的样子吗?

    她回头看了一眼贺宗席的助理,既然他毫无隐瞒地告诉了贺宗席现状,那也应该提到他们离婚的理由,可她刚一回头,贺宗席警告的声音就传来:“别看他,我会以为你们在串供。”

    许静怡惊了一下,再回头看贺宗席,这才捕捉到一点他脸上转瞬即逝的慌乱。

    也是,给任何一个正常人突然失去了记忆,面对周遭已经变化的一切,都无法做到冷静,贺宗席或许到现在一直是在强作镇定。

    许静怡的心软了一下,他已经遭受到这样的变故,她又怎么能骗他呢?

    而为了不暴露他失忆,他今后也要一如既往地“不喜欢”她才行,这婚也是必定要离的,但许静怡不想承认出轨的污名。

    “不是,我没有出轨,我们是商业联姻,现在合作结束,所以要离婚。”

    这也符合现实,不算骗他。

    “你的意思是我是为了商业合作才和你结婚的?”

    “是。”

    “不可能,”贺宗席立马斩钉截铁地说:“我还没无能到需要牺牲自己的婚姻来稳固自己的位置,说实话,到底是因为什么。”

    许静怡惊了一下,没想到他语气这么肯定。

    而在他灼灼的目光下也不好祈求他人的帮助,贺宗席对自己坚信不疑,或许这才是他能保持冷静的原因。

    没有办法了……许静怡闭上眼睛。

    “……因、因为你不喜欢我。”

    “不可能,”贺宗席竟是又一次否认,“我也不可能委屈自己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最后一次机会,说实话。”

    这步步紧逼还真是贺宗席,许静怡在心里笑了下,这下只有盘托出了。

    “你喜欢的人不是我,两年前……”

    “咳咳……”

    许静怡的话说到一半,原本在一旁站着的助理不知怎么咳嗽了起来。

    贺宗席的注意力被转移,看着他说:“你是不是还有哪儿不舒服?这儿也没你的事了,你再去检查一下吧。”

    “好……好的,贺总,咳咳……”

    贺宗席的助理一边咳嗽着一边走出去了,临走时许静怡注意到了他投给她的眼神。

    这是什么意思?许静怡奇怪,刚才他打断的时机也有些巧。

    难道他不打算让她提她姐?

    许静怡一惊,现在贺宗席失忆,她姐又下落不明,确实是个掩盖她存在的好时机,助理刚才应该也是这个意思,可是为什么?

    “两年前什么?”

    贺宗席追问。

    许静怡迅速回神,她自然是不想让贺宗席再心心念念她姐,只要有她在,她就毫无胜算。

    “两、两年前我们结婚……”她结结巴巴地将刚才的话接下去。

    “这刚才助理已经跟我说过了。”贺宗席语气里透出怒意。

    “……那个时候我就有喜欢的人了。”

    空气里有短暂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后,贺宗席才说:“也就是说,你承认是你出轨了?”

    许静怡深吸一口气,说:“对,是我出轨了。”

    贺宗席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这才微微露出一个笑容来,说:“这样才对。”

    对什么?

    许静怡刚想问,就见贺宗席拿起手里的文件说:“所以这份离婚协议上你才什么都得不到。”

    许静怡又是一惊,原来贺宗席准备的离婚协议上她什么都没有?

    即便是知道在情理之中,心口仍是痛了痛。

    他竟然什么都不愿意给她。

    “现在离婚的原因也明白了,你是过错方,所以光是这样还不够。”

    而就在许静怡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听到贺宗席“哗啦”撕掉了那份离婚协议,然后他抬头看着一脸呆滞的许静怡说:“你背着我出轨,这份耻辱,我不可能就这么跟你算了,这份协议作废,等我好好跟你讨清了,我再跟你离婚。好了,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许静怡走出病房时心还在砰砰跳,而刚一走出病房就看到了这时本该去做检查的助理。

    果然他刚才的咳嗽是故意的。

    而助理一见到她,就笑着说了一句:“许小姐,刚才你做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