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离婚那天老公车祸失忆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爱而不得
    结束分居?

    所以这一帮人是来给她搬家的?

    仔细一看,工装服上确实写着“xx搬家”几个字。

    许静怡扶额。

    失忆后的贺宗席总是让人措手不及,许静怡虽然开始慢慢习惯,但一时半会也需要反应的时间。

    等明白贺宗席意图后,立马拾起剧本。

    “不行,我不愿意。”她义正言辞地说。

    她可是在贺宗席的“纵容”下单独出来住的,也就是说,她不愿意跟贺宗席住在一起。

    不愿意?这怎么可能?许静怡在心里大叫,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她能名正言顺地跟贺宗席住在一起,这个时候恨不得自己收拾东西。

    可是不行,人设不能崩,她已经没有回头路,她必须是贺宗席“爱而不得”的白月光才行。

    “不说这个,”许静怡立马转移话题,说:“今天在你家你为什么不同意离婚了?之前不是你说的要离婚?”

    “我没问你的意愿,”贺宗席轻轻一笑,“我在行使我婚内的正当权利。这两年我是纵容了你,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你背叛我在先,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讨回来才行。”

    所以贺宗席这是觉得他婚内两年什么也没得到亏了,所以才来这么一出?

    许静怡莫名觉得有些熟悉,但一时半会想不到是哪儿熟悉。

    “不行,”可她还是要继续演,“我不想和你住在一起,你别强迫我,好吗?”

    撒娇?

    竟然跟他来这一招?

    贺宗席在心里冷笑,这招或许对之前的他有用,可对现在的他没用,他内心无波无澜,铁石心肠。

    “不好。”

    “自己开门还是我让人破门?”

    贺宗席态度强硬,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什么结束分居,他分明就是来抢人的。

    许静怡咬着唇,一脸为难。

    贺宗席倒是很满意她现在的样子,顿了顿后,又是一声得意的轻笑,“怎么,是不敢让我进去?”

    是啊,您说的一点也没错,许静怡苦恼的正是这个,她房子里没一点她初恋的东西,连伪造的照片,她也只是放在了抽屉里。

    死了两年都忘不了的初恋不该是这样的待遇。

    唯一比较庆幸的是,她房子里也没有太多贺宗席的东西,不然必定一发暴露。

    算了,拒绝到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够了。

    许静怡叹了一口气,用满是无奈和妥协的语气说:“好,我跟你走,但是东西暂时不要搬,你让我带几件衣服过去就行。”

    “不行,你还想把我那儿当酒店住?要搬走部搬走,我人都带好了。”

    许静怡咬唇,没想到贺宗席这么固执,只好说:“那随便你。”

    反正最后还是要和他住一起了。

    许静怡心中说不出的复杂,而就在她转身掏钥匙开门时,助理出声说:“贺总,既然许小姐愿意搬,那就交给我来处理吧,下午四点还有个会议需要参加。”

    神啊,许静怡握着门把手在内心尖叫,您终于出声了。

    “哦是吗?”贺宗席听到他这么说,微微一顿,然后说:“那行,交给你了,你给我看好了,这里一样都不准留,都搬空。要是有什么……你知道怎么处理!”

    许静怡磨磨蹭蹭把门打开时,贺宗席已经毫不留情地转身走了,果然他只是过来强迫她搬家,并不是多在意她房间里有什么,但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很感谢助理的及时救场。

    助理进来后先是一打量,其实她的房子完在安线内,中规中矩独身女人生活的房子,收拾得也很整洁。

    没有花痴到进门挂个贺宗席巨大写真,也没有其他男人的痕迹。

    助理看着她,眼神里有赞许。

    许静怡浑身别扭,谁说喜欢一个人就必须每天对着他的照片日思夜想?

    但是在贺宗席的眼里,确实就该有问题了。

    贺宗席不在,许静怡也不再说什么,进门后便让工人开始搬东西,他们都是专业做搬家打包的,不需要多嘱咐。

    于是许静怡和助理躲在车库里商量。

    “你家老总是怎么回事?这人设也变得太多了吧?”

    说好的高冷总裁呢?说好的从一而终呢?

    怎么变这么……逗比了?

    爱而不得,放手不就行了?

    这突然作的什么妖?

    助理直接惆怅地掏出一根烟来抽,狠狠地吸了一口后缓缓吐出,弥漫的烟雾里,满是“你别问我我也疑问”的惆怅。

    而这边许静怡自己说完,自己也觉得脸红。

    爱而不得,真的那么容易放手吗?她不也整整拖了两年?

    照贺宗席的意思,他这是要把分居的两年补回来,可问题是他想怎么补?

    许静怡光是想想,就觉得脸红心跳,想打个电话给钟意。

    可钟意还不知道贺宗席失忆,她和贺宗席之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