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离婚那天老公车祸失忆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现在我不喜欢你了
    许静怡本来就没睡,这会儿听见贺宗席敲门更加觉得奇怪。

    做饭给他吃?

    家里没阿姨?

    但想到也许可以蹭一顿饭,她就从床上起来了。

    一打开门,就看见微微带着笑意的贺宗席。

    “去做饭,以后这个房子里的家事就归你了。”

    “阿姨呢?”

    下午她搬过来时还见到过她。

    “我让她走了,”贺宗席理所当然地说,“你都住进来了就不需要她了。”

    所以这是把她当做阿姨来用?

    许静怡咬了咬牙,她虽然想到贺宗席应该不会单纯地让她和他住在一起,但没想到他这么糟蹋人。

    “贺宗席,我不是你的阿姨,如果你让我搬进来,只是为了这件事,那我明天就搬出去。”

    “什么叫这件事?”贺宗席欠揍地挑了挑眉,“你嫁给了我,给我做饭洗衣不就是你的职责?这点分内事都不愿意做,你还想离婚?”

    果然是这样,贺宗席就是想让她把未尽的婚内职责做完了才放她走。

    许静怡叹了一口气,万万没想到贺宗席只是因为这样的理由不肯离婚。

    可这又跟她有些相像。

    她也是没有和贺宗席好好地过过一天婚内生活,才想着最后起码和他……

    许静怡的脸红了一红,这么看来这基本不用她做什么了,只需要顺其自然,就能……

    是有些卑鄙,可她早就错过了坦白的时机。

    算了,只要到时候能离婚就够了,离了婚她赶紧跑吧。

    “只要我愿意做,你就同意跟我离婚吗?”她问。

    这女人竟然这么轻易地接受了!

    贺宗席的脸色变了变,“你就这么想离婚?这两年你的生活应该不错吧,既不要履行妻子的义务还有贺家照顾你家生意,我看了,这两年和你们许家的合作不少,可等一离婚,这些就都没有了,只是为了一个死掉的人,你真的愿意放弃?”

    这意思是和他继续保持婚姻关系更加有利?

    她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可现实是她必须在他想起来之前把婚离掉。

    她不能一错再错了。

    许静怡皱了皱眉,语气不爽:“你别这么说话。”

    “怎么,还不给我提你那死了的初恋了?真看不出来啊,你竟然是这么长情的人,可你既然能为金钱折一次腰,应该也能折第二次吧,对你这种人来说有区别吗?”

    饶是许静怡脾气好,这个时候也被气得不轻,她都不知道原来贺宗席实际上是如此刻薄的一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忆。

    可就算是失忆,那也是三年前的贺宗席。

    三年前的贺宗席是这样的吗?

    不是,那时的贺宗席彬彬有礼谦逊温和,许静怡是知道的。

    他现在变成这样,估计是真的很讨厌她了。

    许静怡不免鼻子有些酸涩,贺宗席本来对她顶多是冷漠,今天却还是她第一被贺宗席说这么难听的话,一时气得不知道该回击什么。

    “……折第二次?”过了很久后,她才语气酸涩地开口,“所以你想让我干什么?”

    这回倒是贺宗席没说得出话来,似乎到这时,他也发现自己这话说得有些不对了。

    他又不稀罕这个女人,就算她折腰了他还不乐意呢,明摆着被利用,他是傻的么!

    他清了清嗓,然后说:“你别有多余的幻想,现在我不喜欢你了,别以为你的勾引对我还有效!”

    勾引?

    贺宗席竟然以为她是在勾引他?

    许静怡莫名其妙,但仔细一想,代入到剧本里去,或许还真有这个意思。

    她真是不合格的演员,总是演着演着,忘了自己应有的设定。

    可一时半会的,她也找不到被贺宗席一厢情愿深爱过这个时候又被忘了的妻子位置,只好转移话题道:“你要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贺宗席虽然遣走了阿姨,但冰箱里的菜还是很丰富的。

    时间已经不早,许静怡从冰箱里拿了西红柿鸡蛋,本想给他下个西红柿鸡蛋面,但想了想,最后给贺宗席的,只是一碗清汤寡水的挂面。

    洗完澡出来的贺宗席一看到,脸色果然立马就沉了下来:“家里没菜?”

    许静怡说:“时间不早了,别吃太油腻的。”

    不油腻就是连一滴香油都不给放?

    他在这女人这里到底受到了多少虐待?

    光是想想,贺宗席就觉得头一阵发晕。

    他……他竟然喜欢这种女人到无法自拔?

    疯了?

    不行,他曾受到的苦,他得替自己讨回来才行。

    想着,他就端起那碗面,走到洗手池,倒了。

    “重新做。”

    许静怡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你要吃什么。”

    “冰箱里有什么,”贺宗席此时就是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