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离婚那天老公车祸失忆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 皆大欢喜
    好、好……好啊!

    许静怡头皮发麻,身如同过电一般。

    谁能想到平日里严肃冷漠禁欲的贺宗席,竟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危险勾人的话。

    这都多亏他失忆啊!

    就算是最后可能死得很惨,能见到这样的贺宗席,她也值了。

    许静怡的心控制不住地砰砰跳起来,她没法回答,只好就这么看着他,她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有继续的意思。

    而这边贺宗席看着身下人微红的眼眶,如同小鹿一般湿润明亮的大眼睛,心里升腾起几分快意,对啊,就是要这样,让你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许静怡平白等了几秒后,突然醒悟,这不符合她的人设。

    而且如果真的就这么发展下去了,她没做好准备。

    刚才的一个吻就已经足够她晕眩的了,如果真的要继续下去,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地配合贺宗席。

    那样……太丢人了,也肯定会暴露。

    于是她开始反抗,用手推他:“你放开我……”一边试图从他身下逃出来。

    而贺宗席轻而易举地用他的身高优势困住了许静怡。

    “看着我,我有话要问你,”贺宗席在她上方说,许静怡不由自主地听着他的话看着他。

    黑暗中,他一双黑眸深邃幽暗,带着将人拽入其中的魔力。

    “我们婚后有没有上过床?”

    许静怡脑子一懵,瞬间脸爆红,即便是她许静怡,也感觉到了冒犯。

    裹挟着怒气,许静怡鼓足了勇气,终于一巴掌将贺宗席的脸扇到一旁。

    然后十分狼狈地从床上爬下来,拉着被子裹着自己,朝贺宗席吼道:“贺宗席你清醒一点!”

    许静怡的力度不大,但还是把贺宗席的脸扇得偏到了一边去,于是当他再侧头看向许静怡时,许静怡感受到了一股骨子里升起来的恐惧。

    这样的贺宗席岂止是陌生,简直是可怕。

    他怎么会变得这么可怕了?

    而就在这时,贺宗席一挑眉,“那就是没有了?”他轻轻一笑,“我还真是纵容你啊,竟连一次都没有过。”

    许静怡浑身发寒,眼睛冷冷盯着贺宗席,“所以怎样,你想在这里强.暴我吗?”

    贺宗席的脸色到这时终于一变,空气瞬间变得紧绷起来。

    好在,在许静怡快要撑不住的时候,贺宗席轻笑一声:“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

    对,他不是这种人,许静怡知道的,贺宗席是正人君子,婚后两年他明明有足够的理由和借口,可他也没动过她分毫。

    但今晚他确实过分了,到这时许静怡也确定了,刚才的一切都是贺宗席故意羞辱她的。

    羞辱那个对他的爱无动于衷甚至横加利用的许静怡。

    这无可厚非,但许静怡还是忍受不住地心态崩了,她在眼泪掉下前一秒离开了房间。

    可贺宗席还是看到了她通红的眼眶,等昏暗的房间里只剩他一个人后,他才满是烦躁地耙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不该是这样的,为什么那个女人就这么狠心,他那么爱她她都无动于衷。

    许静怡直接离开了别墅,这是个好契机,许静怡也有些惊讶,没想到她连第二个晚上都没能度过。

    这个地方依旧不好打车,但这回许静怡不敢找钟意,便就这么抱着自己一边沿着路边走着。

    实在走得太累了又没有终点时,许静怡只好打电话给了贺宗席的助理。

    目前只有他们才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助理接到她的电话后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过来接她了。

    许静怡感激不尽,在电话里道了声谢。

    这回倒是助理顿了一下,说:“你不用这样说。”

    于是等贺宗席迟迟出来追时,便看到许静怡上了一辆私家车。

    他停下脚步,冷哼一声,果然。

    然后拿出手机,将车牌号发给助理,让他查是什么人。

    坐在副驾驶座的助理收到短信,心里一咯噔。

    注意到他异样的朋友朝他笑道:“谁给你发短信了,脸色这么难看?让我猜猜,是你那个变态老板吗?”

    “别这么说,”助理收起手机,“他是我们家的恩人。”

    朋友哼哼没再说什么。

    许静怡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知道他们在说贺宗席,但此时的她没有心思去关心发生了什么。

    许静怡现在无处可去,只好先找个酒店对付一晚,到了酒店后,助理让朋友先回去,表示跟许静怡还有话要说。

    许静怡当然知道他想知道的是什么,便实话说:“我扇了他一巴掌,然后我逃出来了。”

    当时的情况只有这样才能维持住她的人设,可这样带来的后果也是她不敢想的。

    “怎么办,我们还是去坦白吧?”

    “等一下,”助理安慰她说,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说:“你先看这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