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尊之当时明月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参加晚宴 (下)修改
    洛笙带着蹲在她肩头假寐的百鸣鸟径直走到了宴会厅正中间的长桌上坐在主位旁边的座位上,影一扶着洛笙,看洛笙坐定后就站到了她椅子后面。

    众人见洛笙吩咐着就坐,也就都跟着洛笙按位置尊卑落了座。

    “家主今晚有点儿事儿,会来迟一会儿,大家也不必拘谨,可在此稍候片刻。”洛笙端坐在座位上声音沉稳道,她之所以没说时间是担心到时候他赶不回来就麻烦了。

    “是,小小姐。”一干人等应道。

    洛笙看着众人相互走动,相互攀谈着,就她百无聊赖的坐在座位上,无人问津。不过这样也好,她把目光转向长桌上摆着的各类水果,才发觉自己今天又是只吃了一顿早饭撑到现在还水米未进。

    碧洛家的待客之道是主人宴客一般都会先上些水果点心,冷盘食物供人品尝。尤其现在还是盛夏,上的水果冷盘都是冰镇过的,看着是很可口,但洛笙却吃不得,她为了帮喜婆婆受了严重的内伤,忌用生冷性寒的食物。所以,她就忍着饿感盯着这些看上去还不错的水果冷盘发呆。

    时间在流转,大厅里人语吵闹的声音响了一会儿后突然变小了,能聊的人都聊了一圈,也不见家主过来,这些人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家主事物缠身,可我等也等了近半个小时了,怎么还不见家主过来。”洛笙把盯着果盘的视线投向她斜对面站着的那个男人。

    洛笙认识他,这人是陈家当家人陈淼。

    “哎呦,还说是来看看夙主母的,这会儿子夙主母没来,家主也迟迟不到,这算是参加的哪门子晚宴。”陈淼旁边的一个女人接上男人的话茬抱怨。

    说话的女人语气妖娆,身材极瘦,身上裹着一件红色狐狸毛的披肩,里面穿着一件白色长款吊带拖尾裙,裙摆托尾很长,从洛笙的方向看过去,她脚底已经堆了一厚层布料。

    洛笙见那女人说话轻蔑,话语中完没有提到她这个碧洛家的小小姐,说话间还不时斜着眼睛看她,这是*裸的无视加挑衅。

    洛笙放松了坐的笔直的腰身,靠到了椅背上,没把女人挑衅的话当回事。

    影一见洛笙如此动作,还以为洛笙不知到那女人是谁,就俯下身体,拿起洛笙座位旁的筷子,就近从长桌上的碟子里夹了一块儿切好的西瓜,放到洛笙餐盘里,凑近洛笙低语道:“这女人是陈淼的老婆,刘氏。”

    “嗯,在场的人我都识得,你不必刻意提醒我。”洛笙低回道。

    “是。”影一直起腰来,立端正,心里却感叹着这小小姐五年没出现了,还能把这桌子人认,这记忆力真不赖。

    刘氏说完话后还盯着洛笙看,见洛笙毫不在意的坐在椅子上,她气的顺势窝在了丈夫陈淼的怀里,陈淼见状,把一颗冒着寒气的葡萄塞到她嘴里后朝洛笙投来不善的目光。

    “当家的,哎呀,别闹了,这葡萄太凉,还不如回家吃饭的好,”刘氏娇嗔,推开陈淼抱怨道,“这地方也太没意思了,家主不来,我们连个热乎饭都吃不上。”

    “小娘们,吃点凉快的东西消消火有什么不好。”陈淼用手掌摸了一下刘氏的脸蛋,猥琐的笑了起来,他目光在大厅里游走了一圈儿,对上了两个人的眼睛,见那两人也在看自己,他微不可见的对两人点了点头。

    “陈家的,这东西怎么能降火呢?刘嫂子的火发的也不无道理,咱这家主也不知道去哪了?咱们几个都等了半个多小时了,也不见家主?别说刘嫂子有火,我这心里也窝着一肚子火,那是吃再多消暑的瓜果也降不下来的。”洛笙左手下方坐着的齐顶天口气阴阳怪气的接话道。

    “家主还真不把我等当回事,招之则来,挥之则去。”齐顶天旁边坐着的当家人郑江也附和道。

    众人其实早就等的无聊,他们心里也不舒服,只是碍于小小姐再场,也不敢有抱怨,这下有人挑起话端,激起了一众人的抱怨。

    “就是,太不把我们这些当家人放在眼里了,让我等等这么久……”

    “这依着辈分,我老头子今年也有二百四十岁了,这要按着祖制,我的位份也是十分尊贵的,这家主让我这个老人家等这么久,太不合规矩了……”

    说话的人是家里的老一辈,没作为,没能力,原本是不会被选入当家人行列的,只是家里的守旧派一直在后面推着他上位,家主为了维护部族稳定就推他为碧洛家一个小分部的当家人。这人平日里一直叫嚣着要恢复古时的尊位世袭制,但一直也没人理他。在座的哪个不知如果用古时的制度他们这些寒门子弟就没有出头之日。当然他也世道变了,又有谁会同意他的想法,他已到花甲之年,他自己也知道他是翻不起大浪的,就每次到了家主出什么错时开始搅浑水。这次见家主摆宴会迟到,又有人起这个头,他当然想着掺和进来搅搅乱子,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

    刘氏见有人附和她,她赶紧接着话说:“依我看呀,这家主是和夙主母花前月下,恩恩爱爱去了吧!两个人都不在,却把我们这群人丢在这儿像什么样子,还不如回家睡个美容觉来的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