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夫人威武霸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女战士
    辛夷正发愁怎么安抚蝉衣,蝉衣跟着娘子的时日比她长,性子也随娘子,多愁善感,伤春悲秋得紧。

    她们这几个跟在娘子身边的人,最能拿主意的康娘已经去了,蝉衣和娘子的性子一向软和,不是能撑得住场面的,遇到事情还不知道要怎么被欺负。

    她虽然时时念着自己不能软弱,要替夫人和康娘好好守护娘子,但有时候也是力不从心,心力交瘁。

    猛然听到娘子的问话,辛夷苦涩地咬了咬唇,正不知道要怎么跟娘子说,猛地却触到娘子那平静沉稳的眼神,不禁微微一愣。

    娘子……好像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她的问话一时没有人回答,莫小蝶也不急,只静静地看着蝉衣。

    这两个丫头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对于莫小蝶来说,她们两个就是小丫头。

    记得魏子宜是刚刚及笄就出嫁了,这不到半年就被遣送回府,应该也就十五六岁。

    莫小蝶不仅感叹,古人真是早熟,她十五岁的时候还在熬夜复习为中考秃头,这里的女孩儿就要嫁人生子了。

    蝉衣泪眼模糊地看了莫小蝶一眼,抽噎着道:“娘……娘子,对不起,奴婢……奴婢想起可怜的康娘……

    之前夫人欺负娘子时,都是康娘替娘子周旋……现在康娘不在了,娘子又被遣送回侯府,以后……以后要怎么办呐……侯爷……侯爷肯定很生气,夫人也不会放过娘子的……”

    看来康娘是魏子宜身边比较能说得上话的人,以前应该是主心骨一般的存在,如果不是现在在魏子宜身体里的是莫小蝶,估计魏子宜也早就崩溃了。

    幸好魏子宜身边,还有个拎得清情况让人省心的辛夷,否则她只怕要头疼死。

    莫小蝶不禁赞赏地看了辛夷一眼,看蝉衣这小丫头哭得眼睛都红了,不禁有点头疼,伸出手胡乱用袖子替她擦了擦眼泪,道:“别哭了。”

    娘子这突然的动作和莫名强硬的语气让蝉衣立刻惊得忘了哭,一颗泪珠还挂在睫边,一眨眼,便滚落了下来。

    娘……娘子唉,您这动作一点也不温柔!她怎么竟还看出了一丝男人的豪迈?

    还有这突然而来的安感和脸红心跳是怎么回事!

    错觉!一定是错觉!

    莫小蝶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没关系,我不会让你们被欺负。”

    蝉衣和辛夷觉得今天受到的刺激已经超过了她们的承受范围,正不知道说什么,马车就猝不及防地停了。

    车门被打开,外面传来车夫的声音,“娘子,侯府到了。”

    蝉衣顿时一脸慌张,有点无措地看了看莫小蝶。

    辛夷也微微皱起眉,眼里透着担忧。

    莫小蝶挑了挑眉,没再看她们,起身走出了马车。

    只见马车外站了一群人,为首的是两个中年男女。

    女子身着华衣头戴珠翠,面容肃穆,只是站在那里,便透出一股不容忽视的气势和贵气,颧骨高耸,嘴唇偏薄,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件没有生命随时可以丢弃的物什。

    男子燕颔虎须,虽也身着锦衣,但浑身上下透出的凛然气势少了几分久居上位者的贵气,多了几分乡间的粗野,只见他此时一脸怒容,那双瞪成铜铃般的眼中仿佛随时能喷出怒火。

    莫小蝶稍作停顿,心里已是对面前两人有了判断,眼睛扫到地上放了张小凳子,原本想直接跳下车的动作猛然一顿,规规矩矩地踩着那张凳子走了下来,走到那对中年男女面前,回想着方才从辛夷那里问来的请安方式福了福身子,道:“父亲,母亲……”

    话音未落,莫小蝶眼角余光便扫到南平候猛地抬起手,狠狠朝她掴来。

    她眉头微不可察地一皱,没躲没避,生生受下了这一掌。

    只是她低估了这一掌的力道且高估了魏子宜这个身体的素质,被这一掌打得狼狈地摔倒在了地上,脸颊处火辣辣一片,右耳一片嗡鸣之声。

    刚刚下车便目睹了这一幕的蝉衣和辛夷惊得捂住了嘴,还是辛夷先反应过来,快速跑过去要扶起莫小蝶。

    南平候猛地瞪了她一眼,大吼,“不许过来!老子今天要打死这个丢尽我们侯府颜面的孽障!谁阻止我我就连他一起打死!

    来人!给我把藤条拿来!”

    辛夷吓得心脏都要停了,噗通一声跪下,拼命磕头哭喊着道:“侯爷!冤枉啊!冤枉啊!娘子是被陷害的!娘子一向谨遵礼教,怎会做出那等不知廉耻之事!娘子自嫁入长公主府便一直安分守己,侍奉公婆。侯爷,请您相信娘子啊!”

    蝉衣也赶紧跪在她身边跟着磕头,一时间,侯府稍显简陋的后院里,只能听到她们的哭喊声和让人心颤的磕头声。

    南平候本来就是个暴脾气,自己女儿攀上了皇亲国戚,他正得意呢,谁料这孽障竟敢做出那等没脸没皮之事!

    本来襄阳城这些眼睛长在了头顶上的权贵就处处看不起他们南平候府,这下可好,让他以后怎么在襄阳城立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