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夫人威武霸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 攻心为上
    郭氏一点也不急,看着南平候,又轻描淡写地道了句:“再这样闹下去,只会让别人看我们侯府笑话,别的人家可不会如此行事。”

    她太了解自己的丈夫了。

    襄阳城的权贵一向看不起他,觉得他是走了狗屎运才得了这个爵位。

    好吧,确实是走了狗屎运。

    所以他虽然长得人高马大的,心眼却像大部分庸俗小市民,鹧鸪蛋一样小,一直暗暗记恨着别人对他的看法,否则当初长公主府上门提亲时,他不会想也不想就应下了。

    害她还担心了一番,怕长公主看不上有一个出声商户的亲娘的魏子宜,要她的子瑜嫁过去。

    幸好长公主的目的不是给自己那顽劣的二儿子选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只是想尽快找个人来锁住他的双脚。

    也是,要找门当户对的,也不会找上他们南平候府了!

    郭氏这句话一出,南平候顿时脸色一变,眉头紧皱,挣扎了一会儿,终于一把扔下手里的藤条,咬牙道:“算了,这孽障就交给你处置,要是她再敢做出让我们侯府丢脸的事情,老子直接把她沉塘!”

    说完,眼神阴鸷地看了莫小蝶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莫小蝶若有所思地看着郭氏,这女人不简单啊。

    郭氏看着自家丈夫走远的身影,在心里不屑地轻哼一声,转头看向莫小蝶,忍不住皱起眉头。

    这小贱人,竟还敢这般直视她,做出了那般没脸没皮的事情莫非干脆连脸都不要了?

    要不是心里理智尚存,她真是恨不得把她的双眼挖下来。

    她冷冷地看着莫小蝶,道:“你可知错?”

    蝉衣和辛夷立刻紧张地看着莫小蝶,还紧紧抱着莫小蝶的小少年也猛地抬起头,担忧地看着她。

    莫小蝶定定地看着郭氏,半响,点了点头,干脆道:“女儿知错。”

    莫小蝶很清楚,现在不是硬碰硬的时候,不管魏子宜是不是被陷害的,侯府众人的态度已经摆在那里,她必须尽快让这件事翻篇,这样才能开始她新的生活。

    她笃定方才那句话出口,南平候和郭氏便是再怒上心头,只要他们心里哪怕是有一分顾念侯府名声,也不会、也不敢把事情闹大。

    郭氏却想骂人。

    明明这小贱人都对她示弱了,为什么她还那么不爽?知错了倒是给她摆出一点知错的态度来啊!直挺挺地看着她干什么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做错事的是她呢!

    羞愧慌张的眼神呢?不安怯弱的表情呢?就连说自己知错了这句话的语气都干脆得一点都不像知错了!

    郭氏一阵烦躁郁闷,夹杂而来的还有淡淡的不安。

    定了定心神,她把这些异样感觉通通扫到脑后,冷声道:“既然你知错了,我作为母亲也不好一直指责你,你给我到祠堂里,在魏家列祖列宗前跪着悔过!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迈出祠堂一步!

    所有人也不许给二娘子送任何水和食物!司琴,把二娘子带去祠堂,严加看管!”

    哼,不过是一个名节名声尽失被扫地出门的下堂妇,往后她回了侯府,还不是只能仰赖她这个主母生存,谅她也耍不出什么花样。

    要是她敢不听话,等这件事的风头过了,她就随便找户人家把她嫁出去,以她如今这情形,她便是把她嫁给一个糟老头当填房,世人也说不出什么闲话。

    说不定还要称赞她良苦用心,没有就这样放着原配的女儿不管,还费心给她找了户人家。

    想起方才心底的不安,郭氏觉得一定是天气太热自己魔怔了,眼里闪过一丝嘲讽,转身也离去了。

    原本塞满后院大门的人就这样呼啦啦地散了,只余下一个相貌美艳的婢女,嫌恶地看了莫小蝶一眼,道:“二娘子,请随奴婢走吧。”

    已经站起来走到了莫小蝶身边的蝉衣和辛夷顿时又是心疼又是愤怒,更多的是深深的无力。

    这是对着主子说话的语气吗?

    连一个侍婢都敢不把娘子放在眼里,往后娘子在侯府的日子,可怎么办?

    娘子也不可能一辈子留在侯府,可是以娘子如今的情形,还怎么可能找到好人家!

    蝉衣和辛夷越想越是心酸,两人一时都静默无言。

    莫小蝶奇怪地看了她们一眼,不懂她们为什么一副天要塌下来,哦不,是已经塌下来的模样,在她看来这个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不过是几天不吃不喝而已,死不了人。

    她出任务时,好几天不吃不喝都是小事,有时候为了不让人发现,维持一个姿势好几天一动不动也是常有的。

    这种时候,不吃不喝反而方便他们行动。

    她没再看她们,正想跟着司琴走,突然,从方才起便没作声的小少年一把拉住了她的袖子,垫脚在她耳边说了句话。

    莫小蝶一愣,转头看着小少年,却见他朝她露出了一个略带狡黠的笑,还带着几许明媚娇憨的孩子气。

    她心里不禁涌起一丝温暖,又看了他一眼,才跟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