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夫人威武霸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章 你看你儿子
    马郎君,便是魏子宜的奶妈,康娘那唯一的儿子,大名马家明。

    辛夷却猛地瞪大眼睛,情绪激动地道:“胡说!他也配!”

    她忍不住站了起来,胸脯快速起伏,咬牙道:“那流氓……那流氓是痴心妄想!他小时候还是个好的,却没想后来跟着一群市井混混学了满身的流氓气,时常来痴缠娘子,连康娘也拿他没办法。

    娘子心善,总是念着小时候的情谊,娘子嫁入长公主府后,那流氓利用娘子的心善,编造各种借口和娘子见面。

    他惯会卖惨博同情,无论奴婢们怎么劝诫娘子,娘子也无法对这流氓完坐视不理,后来娘子更是瞒着奴婢们和那流氓见面,却没想到,被长公主和那昌荣郡主抓了个正着!

    那流氓死得其所!不是他,康娘不会死,娘子……娘子也不会落得如今的结局……”

    这丫头说着说着,眼睛又红了一片,莫小蝶眉一挑,不说话,只静静地等她消化自己的情绪。

    过了良久,辛夷终于慢慢坐回垫子上,咬唇道:“娘子,对不起,奴婢失态了。”

    莫小蝶挥了挥手道:“没事,你先冷静一下,免得把自己的思绪搞乱了。”

    莫小蝶这方面的耐心一向好,毕竟有这么多年审讯人的经验呢,嫌犯激动起来,她直接和他在审讯室里肉搏也不是没试过,辛夷这反应对她来说就是小儿科。

    辛夷呆愣地看着云淡风轻的莫小蝶,突然满心苦涩。

    想当初娘子守着那段无望的感情一味地折磨自己,她在旁边看着,不是不气的,既气娘子不懂得珍惜自己,也气她为了一个男人,把好好的生活过成了那个样子。

    如果当初,娘子便是如今的娘子,是不是事情的结局,就会不一样?

    莫小蝶坐了一会儿,忽然皱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这个身体也太不经饿了,换做以前出任务,半块绿豆糕便足以让她撑上三天三夜。

    她想了想,道:“今天就到这里吧,估计我还要被关上一段时间,你回去休息一下,晚上再来罢。

    对了,一会儿给我送点食物过来。”

    辛夷看了看一旁放了满满一碟绿豆糕和杏仁酥的篮子。

    莫小蝶有点头疼,“那些东西哪里能当正餐吃,随便给我送点肉和米饭过来吧,嗯……份量多一些!”

    魏子宜这小身板看着当真弱不禁风,都快皮包骨头了,一点也不健康,她得好好把它捣鼓起来才行。

    辛夷:“……”

    娘子唉,您又豪迈了,说好的注意仪态呢!

    辛夷忍了忍,想着这事急不得,终是没说什么,道了声“是”便站了起来,临出去前才想起一件正事,道:“不过,娘子放心,您这次应该很快就能出来了。方才大娘子刚到襄阳城便匆匆来了侯府,便是为了娘子而来。”

    莫小蝶微微挑眉。

    前脚刚来了个亲小弟,后脚又来了个亲姐姐。

    莫小蝶是独生子女,向来很羡慕那些一堆兄弟姐妹热热闹闹的家庭,如今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她只觉得,确实挺热闹的!

    ……

    此时,长公主府。

    荣阳长公主因为今天早上的事,气得摔碎了家里的三个古董花瓶。

    镇国公萧立匆匆从军营赶回家,看到自己珍藏的古董变成了地上的一堆碎片,心痛地捂了捂胸口。

    然而看到自家夫人那黑成煤炭一般的脸色,镇国公默默地把心底挣扎而出的心疼往下压了压,坐过去陪着笑脸道:“夫人这是怎么了?气性如此大。”

    荣阳长公主一点也不给自家男人面子,狠狠剜了他一眼。

    镇国公讪讪地摸了摸下巴上的胡渣,不再装傻,“夫人可是在为睿儿媳妇的事情生气?这不是解决了么?”

    荣阳长公主顿时炸毛,“什么睿儿媳妇,那种女人不配当我长公主府的媳妇!是我当初瞎了眼,以为那丫头看着文静秀气,是个好的,平白害我儿成了城笑柄!

    若不是睿儿情况特殊,我也不会急着给他找媳妇。谁料那女人不但没有把睿儿的心拉回来些许,还做下那等不知廉耻之事!只是给了她一封休书把她遣送回侯府,已经是便宜她了!”

    被吼了的镇国公有点委屈。

    当初不顾睿儿意愿非要给他娶这个媳妇的是你,现在生气的也是你。

    自家夫人怎么年纪越长,越任性了?

    好吧,虽然年轻时也好不到哪里去……

    镇国公在心里挣扎一番,决定为了自己的平静生活,出卖自家小儿子,“这次你看走眼了,下次再好好挑选一番便是。睿儿说不定早便看透了那魏家娘子的品性,才不愿意接受这门亲事。”

    荣阳长公主狠狠地跺了跺脚,“都怪你儿子,你看看他的名声在外头都坏成什么样了?

    若是他像涵儿一般让我省心,我犯得着病急乱投医急急忙忙给他娶媳妇吗?我不过是想让他安定下来,在朝廷里随便找个活,也不求他有什么大的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