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九楼有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陈风病了
    陌生号码来电,李思余都没接,直接按掉拉黑。

    星期五的时候,小麦打来电话,“思余,下班后有时间吗?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下。”

    “好啊,你来找我吧。咱们一起吃晚饭”李思余说。

    下班的时候,李思余跟李尔说了要和朋友吃晚饭的事情,李尔没有说什么,就自己下班走了。

    “思余”,小麦站在公司大楼的大门口冲李思余招手。

    李思余快步跑过去,“小麦,小白呢?”

    “小白出差了。”

    “难怪你想起我了,原来寂寞空虚冷啊!”

    “瞎说什么啊。”

    “走,带你去吃火锅。我们公司附近有家西川坝子,吃的人特别多,还排队。”

    “行,就吃这个”。

    “幸好,咱们来得早,不然还不知道要排多久的队呢”。小麦看着外面排队的人群说。

    “是啊”李思余说,“这么热的天,还这么多人吃火锅。”

    “吹着空调,吃着火锅,多爽啊”小麦喝了口冰啤酒。

    “哦,对了。你电话里说有事跟我说,什么事啊?”李思余问。

    “嗯,思余,我说了你别生气啊”小麦忐忑地说。

    “我不生气,你说吧。”李思余放下筷子。

    “陈风找我了。”小麦咬咬牙,说了出来。

    “找你干什么?敢情我不接电话,就找你去了,太卑鄙了!”李思余恨恨地说。

    “思余,陈风说他病了,想见你。”小麦说。

    “病了?病了去看病啊,见我有什么用,我又不是医生。”李思余说。

    “思余,陈风那天来找我,这么热的天,穿着件厚外套还直打哆嗦。整个人都瘦的脱了形。看着就像是活不了多久似得。真挺可怜的。”小麦说,“他说他给你打电话,怎么都打不通。实在没办法了,才来找我。说一定要见你一次,就一次。”

    和陈风分手,有两个多月了吧。李思余想。

    “思余,你见见他吧。”小麦说,“我知道你有多善良,我怕你后悔。”

    是啊,如果陈风真的因为自己有什么事情的话,自己后半辈子肯定会良心不安。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

    李思余拿出钥匙打开门,李尔正坐在客厅看电视。

    “回来了”李尔看了看她。

    “嗯”李思余闷闷的应了一句。

    “怎么了?不开心?”李尔看她脸色不好,问道。

    “没什么?我先回房间了。”李思余不想说,就回房间了。

    李尔欲言又止,最后也没说什么。

    李思余想了一夜,也几乎一夜没有合眼。

    星期六早上起来后,决定还是给陈风打个电话吧。

    虽然通讯录里已经删除了陈风的电话号码,但那个电话号码太熟悉了,李思余直接拨了那十一个数字,等待接通的过程中心情很是忐忑。

    “你好,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怎么回事,李思余又拨了一遍,还是无法接通。

    白天一整天,李思余都没有出门。李尔不在,中午直接叫的外卖将就吃。

    陈风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李思余的心里渐渐有些焦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陈风从小父母双忘,只有一个妹妹,还不在C市。

    李思余担心陈风真的有事,决定去陈风家看一下。

    她从抽屉里翻出了陈风家的钥匙,上次搬出来的时候忘记还给陈风了,后来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还给他,就扔在抽屉里了,没想到还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晚上八点,李思余背着包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