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重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偶遇神仙
    周初昏迷不醒,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稍稍清醒了过来身体却动弹不得,眼前黑暗无光。

    黑暗中忽听得一个声音从极远的地方空荡荡的飘过来,周初努力想要听清楚这个声音但是太小了根本无法清楚,不多一时,那个声音近了一些,虽还是听不太清楚却可以隐约听到像是爷爷的声音,再过了一会声音终于近了,仿佛就在周初的身边一般,果然是爷爷的声音!

    “初儿,爷爷要走了,你以后要照顾好自己……”爷爷叹了一口气,又重复了一遍。

    听到这话,周初心中凄凉无比,想问却又问不出口,想哭也哭不出声,爷爷似乎朝着周初身后走远了,声音也渐渐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了。

    “不!爷爷我不让你走……”周初终于吼出了声音,然后猛地睁开了眼睛,周初在泥潭中慢慢坐了起来。

    刚才那阵猛烈的暴雨小了很多,周初只觉得心中如同被刀子划了一道疼痛难忍,是那种失去亲人时候如刀割般的疼痛,一种不祥的预兆在他心中重新翻滚上来,眼泪不免滚滚落了下来。

    不,不会的!

    周初使劲将脸上的雨水泥水和眼泪擦干净,重新站了起来,朝着白水湖继续跑去。

    天上的雨越来越小风也渐渐慢了下来,当周初跑到白水湖边的时候风和雨都停息了。

    似乎就在转念之间,天地间完变了一番模样,无风无雨,寂静无声,白水湖面宛如一片玲珑的玻璃,白色的浓雾从湖水四周弥漫开来,不多一时整片湖面便被浓雾萦绕,周初回头朝着村子望去,整座临水村也部都隐入了浓浓的白雾之中,只有点苍山的山峰若隐若现,这世间如仙界一般,但却让人有些害怕惶恐。

    刚才那般猛烈的暴雨声忽然变成了此时落针可听的寂静,一时间让周初有些发蒙,耳朵里一个急促响亮的声音嗡嗡作响,他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耳朵,稍稍片刻后适应了一些,水面上白雾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周初只得走到岸边,双手放在嘴巴前张成了喇叭,使劲朝着湖中心去喊:

    “爷爷,爷爷……你在哪里?”

    呼喊声飘过湖面穿过浓雾打在对面的山上后重新返回来,仿佛湖的对面也有人在喊爷爷。

    “爷爷,你在哪里,你说句话……”

    周初又使劲喊了好几声,可是除了他自己的回声之外没有任何声音,周初心中陡然一惊,忽然想到难不成自己已经死了?因为眼前的世界实在是太奇怪了,他从未见过如此怪异诡诞的景象,整个世界都被无尽无穷的白雾弥漫,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之外其他一点声音都听不到,看来自己刚才真的应该是死了,想到这里周初不免悲伤起来,脚一软顺势坐在了湖边一块大石头上愣神。

    周初并不是怕死,或者说他对死亡并没有什么概念,他这样的年龄的孩子还不会去思考自己死亡这个问题。

    但想到竟然是因为跑得太快摔倒在泥地里呛死的,周初心中觉得真是又好笑又可惜,转而又开始记挂起爷爷来,他还不知道爷爷是死是活自己便先死了,爷爷那么疼爱自己,他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心疼难过,再者自己这么小便死了将来谁给爷爷养老送终呢?

    想到这些周初又觉得一股悲伤涌入心头,忍不住两只手捂住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周初的粗布麻裤在村子里摔倒的时候蹭破了,当咸咸的泪水从他指缝滚落到膝盖上的伤口上的时候,他立刻感觉到了一阵灼痛。

    不对,既然死了怎么还可以感觉到疼痛呢,爷爷不是说人死了之后便什么感觉都没有了么?难道我没有死?

    想到这里,周初心中一喜猛地站起来,因为速度太快身上的疼痛让他支撑不住差点摔倒,但却让他十分欢喜。

    他看到自己一身烂泥,便蹲下来两只手捧起湖水将脸上胳膊上的烂泥洗掉,感觉清爽了许多,收拾完毕他便又顺着湖边慢慢走着,边走边朝着湖中心的方向喊着“爷爷。”

    走了一小会,忽然听到了一阵潺潺的水流声,这声音太熟悉了,是渔船在水面上滑动的声音!

    周初站住脚凝神仔细听,不错,果然是划船的声音!

    现在村民们不敢下水捕鱼,肯定是爷爷陪着道长前来降妖才会下水开船,周初心中大喜忙朝着那个声音的方向使劲又喊了起来:“爷爷是你吗?我是初儿,你怎么样?”

    喊了几声却依旧没有人回应,正迟疑中,一阵大风从村子里后面的山谷里吹了过来,将湖面上浓浓的白雾吹散了许多,浓雾散开,一只渔船在水面上渐渐明朗显露出来,这只渔船缓慢的地在湖中心滑动着着,可见一位瘦骨嶙峋的老者背着手背对着周初一动不动的站在船头上,又一阵风吹来,浓雾又淡了很多,周初终于看清楚了,那个背着手站在船头的正是爷爷!

    看到到爷爷让周初十分欢喜,忍不住又朝着爷爷又喊了几声,可是爷爷并似乎根本没听到一样,没有回头也没有应答。

    周初心中又疑惑又生气,责备爷爷不理睬自己,但转念一想定是距离太远了风也大,爷爷的耳朵也不好肯定是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