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重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五味杂陈
    周初跌跌撞撞走到了白水湖边,将衣裳脱下,跳到湖水里将身体清洗干净,然后再穿上衣裳朝村子走回去。

    周初不想让村民们看到自己身上的伤痕,正好到村子的时候天已经昏暗无光,并没有人注意到他,此时的村子已不似之前那般冷清萧索,街道上人来人往多了些生气。

    周初顺着村子最外面的小路快步朝着家中走去,正走着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听到了几个村民边走边说话的声音。

    “大爷您赶紧去给看看,俺们家大壮中午出门的时候还好好地,去了山上一趟回来便疯疯癫癫,现在躺在床上不省人事嘴里还冒着白沫,您说不会有什么意外吧,俺们就这一个儿子……”说话的是大壮的爹,声音非常焦急,带着哭腔。

    “大壮他爹你想不要着急,我去看看情况再说,既然还能从山上走回家中应该要不了性命……”

    …………

    周初心中明白大壮是被那条巨蟒吓得丢了魂,他一闪身藏在一堵矮墙的阴暗处,只见大壮的爹在前面引路,周大爷背着药箱,两人快步往村子北头大壮家走去,两人神色皆十分焦急,周初一直等他们两人走远才走出来继续往家中走去。

    回到家中,屋子里冷冷亲情,周初也不点灯,倒头就在床上和衣躺下。

    不多一时,天便完黑了下来,屋内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周初又渴又饿肚子咕咕乱叫但是又不想劳神去弄,迷迷糊糊躺了一会,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轻轻地脚步声,周初转头透过窗户斜眼一看是莹儿独自一人挑着灯笼走了进来。

    见到莹儿,周初不免又为下午的事情自责起来,不知道如何跟她说话,便继续躺着佯装睡觉。

    莹儿推开屋门走进来,提着灯笼往床上一照见他躺着,知道他并没有真的睡着,便什么话也不说先去将油灯点亮。

    灯光温暖了屋子,莹儿坐在板凳上继续沉默着,过了一会,周初有些不好意思了,便翻身从床上下来,走到莹儿身边坐下。

    “对不起,我中午的时候不该发脾气的,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周初声音很小,小的几乎连他自己也听不见。

    他故意将头低下来,不想让莹儿看到他脸上的伤痕。

    “周初,我知道你在为爷爷去世的事情伤心所以我和远道哥哥都没有怪你,我们是担心你,我知道我们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我们只希望你能坚强起来,大家都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了便也只能坦然面对不是吗?你想想,爷爷在天上看着你,他也一定希望将来有出息,他那样疼爱你,你不能让他失望……”莹儿柔声关心道,每一句都像是春风一般温暖着周初的冰凉的心房。

    周初听了这番话十分动情,忍不住抬头偷偷看了莹儿一眼,昏黄的灯火照在她身上,更衬托出她的那种柔美与善良,只觉得她真美啊,美的让周初都忘掉了自己身上的那些伤痛。

    下午的时候他经历了一场生死,现在却又坐在这里被莹儿如此关心着,真是世事难料,又想到下午时候自己心中的那些顿悟,点头答应道:“我知道了,以后一定努力不让爷爷……失望……”

    周初本想说爷爷和你但是没有把那个你字说出口。

    “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多了,但我知道真的想从悲伤中走出来还需要些时间,你现在一定饿了吧,爷爷下午做了红烧鱼,专门给你留在锅里还热着呢,别说这些了,开心一点,走,赶紧去吃饭……”

    “我不饿,你先回去吧,谢谢你。”周初并非不饿,而是不想让莹儿和周大爷看到自己身上的伤痕。

    莹儿刚要起身,立刻一眼看到了他衣服上的血渍,再仔细一看,见他脸上很多瘀伤,赶紧走上前查看,见他的眼角肿的馒头一般,又心疼又生气,忙问道:“怎么弄的?”

    周初知道说出来她一定会担心自己,只得勉强应付了一声:“没事,下午在山上摔了一跤。”

    莹儿这些年跟着爷爷学了不少医术,一眼看出来这根本不是摔伤是拳脚打伤,便知道周初下午的时候一定跟什么人动了拳脚,非常着急想知道谁欺负了他,本想再问,转念一想周初脾气是不会轻易说出来,还是先让他吃完饭再慢慢问吧,便压住了心头的着急,道:“你以后要小心些,正好到我家里,我给你擦些药好的快些。”

    莹儿起身挑起灯笼往外走,命令似的道:“你赶紧把衣裳换一身干净的吧,我在院门口等你。”

    周初见莹儿有些生气知道她是在心疼自己,也不再嘴硬,起身去换了身干净衣裳,出了门,同莹儿一起往周大爷家中走去,两人顺着村中小路走着,莹儿忽然想到了什么,忙提醒周初道:“武子叔一下午都在担心你,连着去你家里好几趟都没看到你,又来问我们见着没有,让我若是见到了你给你说一声回来了先去给他说一声,前面就是武子叔的家了,咱们去给他说一声,免得他着急吧。”

    周初些为难,莹儿知道他是在怕武子叔看到他脸上的伤,又好气又好笑,道:“你脸上的这些瘀伤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