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擒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琉璃 187 八强
    “轮回盘中储存的魂力所剩不多了,不过支持万劫归心经修炼到下一层次,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先给镇魔剑补足魂力再说……咦,力量不足,连充能速度也慢了许多!”

    秦血擦了擦额头汗水,乘着轮回盘给太古魂剑补充魂力的功夫,稍作休息,补足元精。

    待魂力补满,他也疲劳尽去。

    接下来,秦血不断修炼,在他努力下,一个接一个剑魂,相继出炉。

    帐篷外,有人声吵杂。

    “别看他现在蹦跶得欢,等明个遇见老子,定叫他有来无回。”

    “可不是吗?孙将军吃过的饭,比他走的路还多。区区一个黄毛小子,要拿下他,岂不是易如反掌。”

    “依我看,后天的决赛,就是孙将军和吴将军的之间,争雄。”

    “诸位莫要小看了天下英雄!能闯进决赛的,哪个又真的差了?”孙寒朝四周拱了拱手,一副为天下英雄打抱不平的架势,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客套的成分居多。

    “孙将军说的是!”

    “哈哈,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孙将军不慕名利,品德高尚,实在让我等佩服的紧啦!”

    孙寒与吴烈各施手段,在短短时日内,便形成了以其为首的两个派系,围绕冠军宝座,展开争夺。要知道,军中以武为尊,强者从来不缺少追随者,这是贵贱尊卑,也是力量使然。都在军中营生,谁能保证以后不会有求对方?结交,强强联手,才是上上之策。

    不提众将此间活动,却说是夜,秦血一鼓作气,终将五个剑魂炼成,随后,撤去屏蔽法阵,和衣而睡。

    不是不想把剩下的剑魂一并炼成,而是时间来不及,状态也不允许,与其仓促临场,倒不如养精蓄锐,拼拼运气。

    第二日辰时,有主事的将秦血唤醒:“比赛快要开始了,请小哥速速上场!”

    “好的,知道啦,马上就来!”秦血答应一声,梳洗罢,抓起两块干粮,边啃边往擂台走去。

    虽不是第一个出战,可属官们会统计人数,不能按时到场,会失了礼数,被人说闲话。

    有人见秦血姗姗来迟,立刻乘机打压:“做事磨磨蹭蹭,拖拖拉拉,没有一点军人样!”

    秦血淡淡瞥了那人一眼:“一群跳梁小丑,不知所谓。”

    这是一棒子打倒了一片,有将官脾气火爆,立马跳了起来:“你骂谁呢?”

    就连大皇子离雷,也眉头暗皱,心生不悦,那模样,仿佛是在说:“行事,不可乖张,要注意场合,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秦血不以为意,依旧我行我素:“我说的又不是你,你激动个啥?你莫不是认为自己是跳梁小丑?”

    秦血丝毫没有察觉,炼化至凶三剑,修炼魔道法门,他的性情,已被戾气影响,行事间多了几分肆无忌惮。这可不是什么好苗头,若不是轮回盘化为护灵屏障,替他阻绝戾气侵袭,只怕情况更加严重了。

    “你,你,你”,那人头顶生烟,手指乱颤,奈何肚中墨水太少,任他搜肠刮肚,也无力反驳,只得含恨咽下一口恶气:“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切,做过一场再说,能不能遇上我,就看你的运气了!”秦血说着,以手指天。

    这架势,已然极度嚣张,气死人不偿命了。

    主持比赛的属官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宣布:“比赛开始!”

    众人的关注点马上转移到了比赛上,再无人跟秦血计较。

    秦血倒也乐得清闲自在,自顾自的啃着肉干,找了一个地势偏高的位置,坐看比赛。

    “今日要举行拾肆场比赛,看似比昨天少了两场,可随着弱者不断淘汰,对战双方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小,如此一来,要花费的时间,反而更多了。”

    “台下这些参战选手,都是久经沙场的悍将,本场胜出的某位,说不定就是我下一场的对手,得先看看他们的功法路数,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这样想着,秦血把心神沉入轮回盘,通过轮回盘来解析台上的战斗。

    各种武道奥秘,尽收眼底。

    “这人剑走偏锋,招式奇诡!”

    “而他的对手,法武双修,攻防一体,耐力,惊人!”

    “还有这人,牺牲防御,加强攻击,看似攻势迅猛,占尽上风,实则危机暗伏。要对付此人,倒也简单,只须避过前三板斧,便可从容收拾,以智取胜。”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说的就是这个理!”

    秦血瞳孔中有电芒流动,将一场场战斗瞧的格外仔细,参战选手的奇门妙招,爆发出来的秘技,以及对魂力的运用,都能给他带来灵感,启发,进而化为己用。

    这简直就是在变相给他喂招了,而且是倾囊相授,毫无保留!

    秦血在心里快笑了:“这些参赛选手都是宝藏呀,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大片,几十个!”

    这种好事,哪里去找?

    秦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