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乖不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2、钞能力夫妇番外十
    ()    钞能力夫妇番外十

    傅唧唧小朋友到底什么时候学会爬的呢?

    这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

    安歌至今没搞懂。

    傅唧唧满八个月的时候,安歌已经彻底放弃了教会傅唧唧爬行这件事, 变得佛系。

    因为不管她怎么诱哄傅唧唧, 傅唧唧都不会上当,绝对不会往前挪一步。

    哪怕她那位早就一分钟净收入不止3w的亲爹亲自上阵也不行。

    别问, 问就是不给你面子。

    她只会坐在软蓬蓬的水蜜桃软垫里,睁着双水润润的眼睛看着上蹿下跳的你,宛如看猴。

    偶尔碰上她心情好,她看开心了还会赏你一个甜甜的笑,她一笑, 安歌就拿她没办法,只能随她去。

    是以, 傅唧唧小朋友八个月零十天的时候, 依旧不会爬。

    每每夜深人静,安歌想起还不会爬的傅唧唧, 总有一阵说不上来的惆怅。

    虽说她不求傅唧唧真的是个小天才,也不求傅唧唧还没上学就自学小学课本门门拿满分,也不求她三岁就会背诵唐诗宋词三百首, 但是爬这件事……

    总而言之, 这些都是年轻妈妈的焦虑。

    傅斯珩不太懂,或者说懂了也不太理解,因为他比安歌还佛系, 他对傅唧唧就两个要求。一是成人,不谈成绩,只需要她品行端正;二是健康快乐。

    这天晚上, 傅唧唧小朋友小睡一段时间后,照例在十点多那会醒了。

    安歌给她喂了奶,等她又睡过去之后,开始忍不住惆怅。没叹一会,被傅斯珩抱上了三楼。

    因为明天苏衍一家四口要过来,再加上傅斯珩休息,几乎不用傅斯珩开口,安歌就知道他要做什么。

    无非是想借今晚,把之前缺的补上。

    三楼,家庭影院。

    《海底世界》的记录片被投影出来,完的沉浸式体验,关了照明用的灯,完像置身于深海之中。

    顶上的星星点点的幽蓝色灯光像海底里会发光的细小生物。

    海底40米处,有阳光照进,海水显得非常漂亮,湛蓝中透着丝光束,色彩斑斓的游鱼穿梭其间,下面的珊瑚丛茂密,挤挤挨挨的。

    再往下,便很难再有阳光透进去,周遭静了下来,偶尔一直蓝鲸入镜。

    和潜水一样,越往下呼吸越困难,海水压强太大,到了10000米的深度,连潜艇都可以压垮。

    安歌躺在地板上,偏头去看投影出来的巨大蓝鲸,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

    隔了一会,记录片镜头终于开始往上移动,透过立体大音响,静谧的海底世界逐渐有了新的声音。

    海浪声清晰了起来,四海潮生,一浪叠着一浪,有时急,有时缓。

    “还有心思看纪录片?”傅斯珩撑起身问道,声线沙哑又慵懒,“嗯?”

    他额前薄薄的碎发被汗水打湿。

    记录片很长,足足有三个小时。他们认真看的只有开头不到十分钟的短介绍,如今记录片都快结束了。

    安歌说不出话,视线从海面上又落到一旁不远处的地毯上。

    不能看。

    毛绒绒的地毯上一团乱,抱枕东一个西一个的零落着,都不能再用了。

    “明天苏衍和安安要过来,你——”

    后面的话被堵了回去。

    “急什么,让他等着。”

    安歌:“……”

    傅总你好大的架子竟然让苏衍苏大银行家等你?

    记录片进入尾声,又是新的一轮。

    “专心一点儿。”

    安歌眼里像盈着水光。

    隔天,安歌到底没能起得来。

    迷迷糊糊中安歌听到了傅唧唧报晓似的哭唧唧声,她挣扎着想睁开眼睛,不到三秒,眼睛被人遮住了。

    “你睡,我来哄她。”

    很快,傅唧唧哭唧唧的声音消失了。

    安歌心想,傅斯珩勉强还算是个人。

    快八点那会,吃饱喝足的傅唧唧开始找起了存在感,日常折腾起了自己的亲妈。

    安歌是被傅唧唧小祖宗的小手指头戳醒的。

    小丫头渴了,都是直接喂牛奶,身上奶香味浓郁。

    安歌醒来,一睁眼对上了一大一小。

    八个月大的那个正跟着大爷似的坐着,小身子歪靠在自己亲爹的胸膛上。而大的那个,则一边看手机文件一边侧卧着身子给自家闺女当人肉垫子。

    傅唧唧小朋友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小jiojio放的位置不对,脚丫子动动就能踢到安歌的脸。

    见自己亲妈醒过来,傅唧唧伸手就要抱。

    安歌撑起身,低头亲了一大一小后,抱着傅唧唧进了卫生间。

    因为路上堵车,快中午那会,苏衍一家才到。

    傅斯珩和苏衍手下的项目各有侧重,聚在一起多是聊工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