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乖不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第8章
    ()    第8章

    退了微博,安歌从床角拖了个四角带流苏的抱枕,将一直窝在她枕头上的喵弟抱了上去。

    喵弟吨位太重,抱枕竟一时有些兜不住它圆滚滚的身子。

    “弟弟,你这么胖,以后是找不到媳妇的。”

    喵弟呼噜了一声,递了个颇为和善的眼神。

    安歌被逗笑了,顺了顺喵弟的小脑瓜子:“忘记了,我们弟弟被绝育了。”

    喵弟气呼呼地背过了身子。

    手机又响了。

    秦湘:要公关吗?周总交代过,除了日常工作,公关反黑的事你有权决定。

    秦湘:不是我吹,我们时代的业务真是一顶一的好,只要娘娘您一声话,微博上寸草不生。

    安歌:……

    混黑的?

    秦湘:???

    安歌:我又不混娱乐圈,我走我的秀,管她们干嘛。

    安歌:难得放个假,好好休息啊乖。让他们独自起舞,一个人美丽。

    安歌:哦,对了。

    安歌:三个月内给你拿下国模之光。

    秦湘的眼角狠狠地跳了跳。

    这是何等的泥石流!

    她通稿都准备好了!结果……人来了句让黑子翩翩起舞、独自美丽。

    还想带着这么多黑粉,拿下国模之光?

    一看就是没经受过社会主义的毒打。

    嗓子眼好像堵了团棉花,秦湘噎了半晌,那口气也没能顺下去。

    随手回了两个字“行叭”后,秦湘又去联系公关部,通知大家没事儿,人正主根本不在意,你们早点儿回家各找各妈吧。

    假期不长不短,不到五天。

    不用赶通告,不用试镜,不用彩排,安歌原本想当一条安详的咸鱼,哪知道第二天被许文馨拉着逛遍了各大奢侈品牌的门店。

    透过橱窗,看着那些包包鞋子,咸鱼的内心毫无波动,也不想笑,只想找个铺满抱枕的懒人椅瘫着。

    黎昼有约拍,抽不开身,许文馨像个进村扫荡的“蝗虫”,所过之处,无一不是买买买。

    一天下来,粗粗估计至少刷了百来万。

    回了家,早早地洗漱完,入睡前安歌又看了一眼,依旧没有任何新的好友。

    好的很。

    这下安歌完有理由相信,傅斯珩不是没看到,而是根本不想理她。

    上一秒还在问她我们结婚吧安小姐意下如何的人,在下一秒已经学会了无声地拒绝添加好友。

    农夫山泉有点甜,她cue傅总想给钱。

    可惜傅总不差钱。

    隔天一早,安歌被手机铃声吵醒。

    握着手机,安歌睡眼朦胧地触了下绿色的接听键,身子往被子里缩了又缩,头埋进了被子里。

    不等她开口,许文馨噼里啪啦和放鞭炮似的问了一大通问题。

    “咕咕崽,醒了吗?吃过了吗?明后天儿有事吗?我们去港市逛逛怎么样?昨天v家那款金属片手袋断货了,负责人联系我说有港式有货,我们去康康吧!康吗!康吧!”

    一连串的问题,让困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安歌不知道到底要先回答哪一个。

    静了会,安歌做咸鱼状,仰躺在床上:“您好,您拨打的咸鱼用户因昨天使用过度,需返厂保养,暂时不在服务区内,由喵弟接听本次电话。”

    “请在喵的一声后留言。”

    “喵——”

    许文馨留言:“你妈的。”

    “乖,好孩子不可以说脏话。”

    许文馨不死心:“真不去?”

    “真不去。”顿了顿,安歌补充了句:“得和某人培养培养感情,聊聊天,谈谈情,说说爱。”

    “谁啊?”许文馨吓了一跳。

    “傅斯珩啊。”

    “……”许文馨气得想撂电话,“我信你的嘴,骗人的鬼。”

    “真的。”

    “哦。再见。”

    “祝你在梦中和傅斯珩谈的愉快。”

    挂了电话,安歌拖过一旁无辜被cue到的喵弟,揉了揉,思考到底怎么才能在傅斯珩那里把场子找回来。

    她这人有个坏毛病,从小就不是太听话。

    说好听点,叫离经叛道。

    咸鱼的身子,造作的心。

    好比别人说她做不成国模之光,她偏要做。

    傅斯珩不加她好友,她偏要让他有一天心甘情愿地加她好友,然后她干净利落地甩个转账过去,把钱狠狠地砸在他脸上。

    想想就爽。

    咬着牙刷,安歌余光扫到镜面,抬手悄悄将嘴角往下拉了稍许。

    还没成功,不能笑。

    镜子中的女人,未施粉黛,看着不具任何攻击性。秋水瞳、长睫毛似鸭羽、蜜桃唇,怎么看怎么柔软。

    整个人像只蘸了水的蜜桃,香甜又可口,让人忍不住咬一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