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表妹有光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第一章
    ()    霍云岚爬上凳子,颤巍巍的站好,昂头看了一眼面前挂在梁上的麻绳子,叹了口气,慢悠悠的把绳子套在了脖子上。

    只要一踢凳子,就能一了百了。

    攥着绳子,霍云岚回忆了下自己短暂的一生。

    她一直觉得自己运气不错,小时候上山找野菜,她总能找的最多,家里养的母鸡跑丢了,也总是她找回来的。

    可是霍云岚的好运气,在她及笄后便消失殆尽。

    村里人人都说霍家的两个姑娘长得好,名儿也好听,因着霍父是读书人,给姑娘起名字很是费了一番心思。

    云岚,云锦,一听就是亲姊妹。

    两个姑娘生的好看,霍家也有些家底,自然是一家女百家求,不愁婆家,因着霍云岚大些,老两口就便先帮她相看。

    一开始定下的是王氏娘家表姐的儿子,虽说两家关系不近,也隔了好几层,但是好在知根知底,便想着亲上加亲,把自家女儿配给他家三郎魏临。

    霍云岚远远的见过这个远房表哥一面,点头应了。

    可还没定下亲事,偏这时候朝廷征兵,把魏家小子给征走了,这年月想要从战场上活着回来几乎是难如登天,这门亲事也就不了了之。

    找来找去,霍父又相中了村东头的俞家大郎,说他读书好,识字多,以后是要当状元哩。

    能不能当状元不知道,左右能认得字就是了,哪怕以后没有功名,像霍父一样去做个教书先生也是可以的。

    可还没等两家定亲,俞家大郎就一病不起,没拖多少时候就死了。

    那时候霍云岚的母亲王氏还念叨着运气好,要是早上些时日,糊里糊涂的嫁过去,只怕现在就要守寡,哭都没出哭去。

    霍父和王氏也吸取了教训,觉得读书人金贵,但是也太单薄了点。

    整日闷在屋子里看书,门都不出,有个小病小灾的就不好扛过去。

    王氏被俞家大郎吓怕了,也因着这人是霍父找来的,这次王氏便没让霍父沾手,生怕他又找来个短命的,只管自己去给自家闺女另寻婆家,没多久就又有媒人上门,说的是村西头的李家三郎。

    这李家三郎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可人家身子骨结实啊,从小就跟着家里人上山打猎,下河捉鱼,可有本事了。

    王氏觉得这个靠谱,不认字不要紧,能有这身打猎的本事,起码不愁吃穿,姑娘嫁过去日子也是不错的。

    但还没等媒人在霍家吃上两口茶,就有人在外面嚷嚷,说李三郎去山上打猎,不小心摔下来,跌死了。

    得,又吹了。

    王氏不甘心,又去找,只是这会儿霍家大姑娘的名声已经有些不好听了。

    从来都是舌头根子底下压死人,哪怕谁都知道霍家大姑娘是个水灵的,还温和勤快,可说了三回亲事都没成,死了俩人,魏家那小子估计也难逃一劫,难免有风言风语说霍云岚命硬,克夫。

    这些话大多是私底下传的,没摆到明面上,但是已经没多少人的敢来给霍家姑娘提亲。

    寻来寻去,到底还是有胆大的来了。

    那是陈家小子,行二,在城中粮行里做伙计。

    如今这世道乱的很,动不动就打仗,能在粮行里谋个差使算是极好的了,王氏自然高高兴兴的应承下来,都没计较聘礼,家里热热闹闹的准备嫁闺女。

    谁知道这门亲事到底是没成,却不是因为陈家小子出了什么差错,而是因为霍家二姑娘霍云锦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非要跑去河里捉鱼,跌了一跤落了水,是陈家小子把她救起来的。

    要是悄悄救的还不要紧,不至于败坏名声,偏偏旁边好几个村里人瞧见,回去就说开了,没有办法,就只能换成陈二郎和霍云锦定亲。

    来回一折腾,霍云岚的亲事又耽搁下来。

    三年过去。

    霍云岚还记得陈二郎和霍云锦成亲那天,家里挂了红布,贴了喜字,那喜字还是之前跟俞家说亲的时候霍云岚亲自剪的。

    村子里吹吹打打,还放了鞭炮,像是过年一样热闹。

    霍云岚扶着自家妹妹出门,临上花轿前,霍云锦抓着霍云岚的手,低低的说了声:“阿姐,对不起。”

    王氏只当是霍云锦临出嫁,心里感伤,但只有霍云岚知道,她妹妹是真的对不起她。

    因为霍云锦要去摸鱼那天,霍云岚担心妹妹,一直跟在她后面,亲眼瞧着霍云锦是自己跳到河里的,还顺手抓了陈二郎一把,这才掉到一处。

    这门亲事算是被她抢去的。

    只是霍云岚没跟任何人说,左右她也不大喜欢陈二郎,嫁不嫁他对霍云岚来说没差什么。

    可霍云岚看不得爹娘为了自己伤身,尤其是二妹出嫁以后,家里就再也没有媒人上门,王氏寻常依然是乐呵呵的模样,可是霍云岚不止一次瞧见过自家娘亲躺在床上抹眼泪。

    她不想惹爹娘为自己难过着急,一波三折的亲事也搞得霍云岚没了脾气,思来想去,小姑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