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表妹有光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第四章
    ()    霍家所在的村子就在山脚下,背靠青山,绿茵环抱,是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可是因着离镇子远,村里人也不算多,故而有点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能传的满村皆知。

    而这几天妇人们的谈资,除了活该被端掉的黑龙寨,便是魏家与霍家的亲事。

    其实之前花三娘想给霍云岚说的“亲事”,是城中的赵财主,大约是为了逼迫霍家同意,花三娘在上门之前就先把小心散播了出去,村人也知道那才是实实在在的显赫人家,。

    比较起来,魏家只是富户,有些田产,但绝对够不上赵财主家的富庶。

    但是谁都不是瞎子,赵财主再有钱也不会便宜到一个妾室头上。

    去他家做十八姨娘,哪里比得上做好人家的正头娘子。

    更何况人家魏三郎在村子里都出了名,那可是校尉啊,正正经经有品阶的武将,这是求都求不来的好姻缘。

    霍云岚出门的时候,魏临坐着高头大马来接,胸前绑着看上去有些夸张的大红花,整个人都紧绷绷的。

    旁人揣测不出魏临的心情,但郑四安跟了他三年,自然瞧得出,魏临在紧张。

    郑四安觉得新鲜,不由得多看了魏临两眼,一直到魏临冷淡淡的眼神瞥过来时,郑四安才轻咳一声,大声道:“起轿!”

    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热闹非常,一旁围观的村民也乐得蹭个喜气,说着吉利话。

    霍父和王氏则是张罗着娘家这边的喜宴,笑的合不拢嘴。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乐得看霍云岚出嫁的。

    翠萍站的靠前,看着迎亲队伍远去的背影,嘴里嘟囔:“这么招摇不知道做给谁瞧,回头等克死了男人,她……呀!”

    不等翠萍说完,就感觉到腿上一疼,她忙往后退了两步,一低头,就瞧见裙子上不知道被谁摔了一大团泥巴上去。

    虽然迎亲队伍来的时候在街上泼了水,但那是为了省的人多马多扬尘,是没有泥块的。

    摆明是有人故意扔她身上。

    翠萍本就气不顺,抬头要骂,谁知道兜头又有一块泥扔了过来。

    一旁翠萍的娘也急了,想要找到是谁欺负自家姑娘,可是翠屏爹却一手一个扯住她们,皱着眉头压低声音道:“还嫌丢人丢的不够?破嘴净给人找事儿,活该,滚回家去。”

    翠萍面皮薄,登时就红了眼圈,翠屏娘想要争辩,但是在自家男人的瞪视下也不敢说话,只能低着头拽着翠萍回了家。

    而张罗席面的王氏就瞧见霍湛正踩着木墩趴在墙头,小脑袋晃来晃去的,不知道在看什么。

    这可把王氏给吓了一跳,见他爬的高,赶忙过去抱住了霍湛,嘴里念叨:“你这孩子,扒墙头干什么?也不怕跌了。”然后就看到霍湛脏兮兮的小手,王氏拍了他屁股一下,“这手怎么搞的?”

    霍湛扬起了个笑容,奶声奶气的回答:“抓泥巴玩儿。”

    王氏被气笑了,心想着到底是小孩子,不知事,却也没有数落他,只管抱着霍湛去洗手。

    而此刻坐在花轿上的霍云岚微微低着头,指尖搅在一起,心跳不止。

    嫁人这事儿,霍云岚以前想过,后来就没想了。

    大约是因为婚事不顺,谈了几次都没成,磋磨光了她的心气儿,其实在放弃求死的时候她就打定了主意不再去想,省得麻烦。

    谁能想到不过几日时光,自己就穿了嫁衣,盖了盖头,坐上了花轿。

    因着魏家和霍家隔了好几个村子,花轿要走上好一阵,霍云岚开始还老老实实的呆在轿子里,可是时间长了,便有些坐不住。

    除了紧张,还有憋闷。

    倒不是她不满意魏临,相反,霍云岚很高兴,魏临在她心里是英雄一般的人,救了她的命,两次,霍云岚自然乐意嫁他。

    但是这盖头把脸挡的严严实实,魏家又用了个顶好的轿子来迎亲,抬得平稳,却不太透风,饶是现在时值深秋也让霍云岚觉得气闷。

    她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地撩开了一侧窗子上的轿帘,另一只手掀开了盖头,往外头瞧。

    入眼,是一片青山。

    一直注意着花轿的魏临见她探头,便拉了拉缰绳。

    这枣红马是陪魏临上过战场的,互有默契,这会儿枣红马配合的顿住了步子,然后载着魏临慢悠悠的走到了花轿旁边。

    霍云岚本来在瞧着远处的山,结果面前突然一暗,抬头就对上了魏临的脸。

    她下意识地喊了声“表哥”,但很快就像是被针扎到似的,缩了回去,落了轿帘,心噗噗跳。

    霍云岚的动作太快,魏临都没来得及瞧清楚她。

    他却没有重新回到队伍前头,而是骑着马跟在轿子边上,声音轻缓:“过了这山,便能瞧见咱家了。”

    霍云岚正摆弄着帕子,闻言“嗯”了一声。

    就听魏临接着道:“两家距离远了些,不过家里使唤的人是够的,你若是想要回娘家,只管让人套车,至多一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