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表妹有光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第六章
    ()    大约是因为心里都有种瞒过去了的庆幸,两人躺下后就没再说话。

    霍云岚确实是累得紧,没多久便睡着了。

    梦里,似乎有人轻轻的把自己抱住,她动了动,那人立刻松开,可如今是深秋时节,夜里本就寒凉些,有个暖暖的人在旁边,霍云岚凑过去,那双手臂又环过来。

    她只觉得暖烘烘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意深沉。

    等第二天醒来,身边已经没了魏临的踪影。

    霍云岚揉了揉眼睛,一扭头,就瞧见外面依然是晨光熹微。

    因着霍云岚在家里是大姑娘,妹妹出嫁,弟弟还小,寻常霍云岚都会早早起来,去瞧瞧小花鸡,喂喂小白兔,顺便把家里的早饭准备出来。

    这会儿已经算是起晚了。

    霍云岚赶忙撩了被子起身,低头去找鞋。

    当看到脚凳上摆着的一双红色绣鞋时,霍云岚才恍惚间记起。

    她,成亲了。

    扭头看了看魏临那边已经叠整齐的被子,霍云岚赶忙穿好鞋,漱口净面,并没有挽起发髻,就这么披散着长发,披好外衣便拿着杆子把窗户撑开。

    内室的窗正对着院子,秋日的风略有些寒凉,霍云岚拢了拢身上的衣衫,一抬头就瞧见正在院中舞剑的魏临。

    她知道自家表哥是习武之人,能成为校尉的人定然是有真本事的,不过霍云岚一直没有见过他用功夫。

    这还是头一遭看到男人舞剑。

    霍云岚原本只是想要撑开窗子后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可是只一眼,她便错不开视线。

    魏临生的高,比例也好,腰带扎紧时越发显得身姿挺拔。

    一柄长剑拿在他手中,在柔和的晨光里却掩饰不住凛冽锋芒,就像是游龙一般,夺人心魄。

    霍云岚微微矮下身子,双手扶着窗框,一双眼睛专注地盯着男人瞧。

    以前她并不觉得习武有什么好,尤其是在山上有土匪的情况下,霍云岚一直觉得会武的都该是虎背熊腰,个顶个胳膊比她大腿粗的。

    但如今瞧着表哥,霍云岚才知道书上说的是真的。

    慷慨成素霓,啸咤起清风。

    一时间,霍云岚竟看入了迷。

    以至于魏临收了剑势,走到了窗边低头瞧她时,霍云岚还没有回神,就这么维持着看似小心的动作,微微昂头,从这个角度看,她的眉眼显得越发柔和。

    还是像小兔子。

    魏临见她这般模样,不由得弯下腰,先仔细瞧了瞧霍云岚的手腕,发觉那里已经没了红印,这才缓声问道:“表妹,瞧什么呢?”

    霍云岚眨眨眼睛,像是突然发现了面前这人一般,赶忙往后退想要站直身子。

    她却没注意到窗边便是壁桌,脚下一绊,人就往后仰去。

    这把魏临吓了一跳,一时间也顾不上什么君子不君子,直接丢了长剑,一手撑住了窗框跳进来,另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女人的手想要扶住她。

    却没想到霍云岚已经先抓住了壁桌的边沿站稳了。

    她本就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大家小姐,自小长在小山村里,上山打草是常事,就算没办法像是魏临那样身姿矫健,但起码也是身子协调。

    刚一站稳,霍云岚就看向了面前的魏临,有些惊讶:“表哥,你怎么进来的?”

    魏临轻咳一声,心里知道翻窗不好,索性糊弄了过去,只管缓声道:“怎么这般早就起了?再睡会儿吧。”

    霍云岚一愣:“现在还早么?”

    魏临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便解释道:“咱们家里算不得什么高门大户,可也有些闲钱,做饭洗衣之类的事情都有人做,我家人多是辰时才起的。”

    霍云岚一听,便知道魏临是在安她的心,不由得扬起嘴角,点了点头,在心里记下来。

    而后她的眼睛就看到了两人交握的手上。

    十指紧扣,就像是昨天进门时那样。

    不过当时她心里还是有些慌的,多的也就没注意,现在感觉到男人微热的掌心,霍云岚下意识的收拢指尖。

    魏临也发现了,却没有松开,而是拉着她走到了妆镜前,拿了把梳子递给她后才松了手,声音轻缓:“今日你先自己梳发,待去拜见了爹娘,我同你一道去挑个合你眼缘的丫头伺候。”

    霍云岚想说自己不用伺候,可她也知道魏家与自己家里不同,她如今嫁进来也要跟着适应才好,便应了一声,接过了梳子,麻利的给自己挽了个发髻。

    可刚一束好,霍云岚就发觉自己按着习惯梳的这个不合适,既然嫁为人妇自然是要梳妇人发髻的,又把头发拆了,重新梳起。

    她的手巧,发质也好,魏临趁着霍云岚不注意偷偷摸了一下。

    感觉像是缎子一般。

    待霍云岚把头发弄好,魏临便从首饰匣子里挑了一只碧玉发钗给她:“娘送你的。”

    霍云岚接过来簪在发间,露出一抹笑,小心的偏头看着魏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