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表妹有光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2、第十二章
    ()    霍云岚坐在马车上,开始还端着,没过一盏茶的时间便斜斜地靠在了软垫上。

    苏婆子被她留在了家里归置东西,此时马车上只有霍云岚一人。

    寻常魏家出门都是用牛车的,不过今天魏临顾着自家表妹的身子,便用了马车,原本霍云岚还担心会让婆母以为自己多事,没想到房氏算得上是欢欢喜喜的过来瞧她的。

    霍云岚略想了想就知道其中缘由,只觉得早上捏魏三郎那几下还是轻了。

    这会儿霍云岚一面给自己揉着腰,一面抬眼在车舆里头看。

    这马车与牛车不同,装饰要复杂的多,除了布置精美的软垫外,中间摆着个和车舆底连在一起的矮桌,上面有几个凹槽,正好可以放下茶壶茶盏,两侧还有红木贴面的柜子,装着应用之物和点心盒子。

    她并没有都翻出来,只是打开瞧了瞧,就放了回去。

    待马车出了魏家,霍云岚便伸手,将帘子挑开了个缝往外头瞧。

    并非是为了观赏景色,而是要仔仔细细的记住沿途的一切。

    霍云岚一直觉得自己算不得聪明,正因如此,霍大姑娘一直努力的让自己活得清醒。

    魏临待她好不假,在霍云岚心里,这就是世上第一好的郎君,可霍云岚也知道,如今世道乱,魏临在楚王手下做事,荣辱皆系于楚王。

    若是事成,自然皆大欢喜。

    但若是事败,只怕以后的日子就不会这么好过。

    况且魏临不久后就会离开,从婆家到娘家的这条路霍云岚要自己记住。

    好在她的记性不错,读书时候看一遍就能记住,认路也不算难事。

    不过看着看着,霍云岚就放松下来。

    如今已是深秋,枫叶泛红,秋风瑟瑟,大约是因为心里愉悦,霍云岚半点没有感觉到萧索,反倒觉得满目金黄好看的紧。

    她无声地念了句:“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不过刚一念完,耳边就响起了昨晚男人低沉的声音:“表妹你要不要念诗?读书人不是在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要念诗吗?”

    ……那人说的话总是莫名的有道理。

    心里想着魏临,霍云岚的眼睛也就跟着看过去。

    今日为了陪她回门,魏临也是精心准备过的,一身衣裳利落又威武,哪怕只是背影,都看得出挺拔俊俏。

    大约是日头太好,照的人心都是暖烘烘的,霍云岚竟恍惚觉得他比秋景还好看。

    魏临素来警醒,哪怕现在并不是在战场上,他也格外警惕。

    察觉到有人在瞧,魏临直接扭头,一双眼目如鹰一般锐利。

    可在对上自家娘子娇俏脸蛋的瞬间,男人眼中的锋芒顷刻散去,只剩下一派温和,速度快得让霍云岚都反应不及。

    魏临想要说点什么,却发觉霍云岚已经落了帘子。

    他拍了拍枣红马的脖颈,低声道:“踏雪,跟着走,莫要乱跑。”

    踏雪打了个响鼻,它虽听不懂人言,可跟了魏临这么久也磨出了几分默契,在魏临翻身下马后踏雪也没有停下,而是慢悠悠的跟在马车旁边,步子不快不慢。

    魏临则是直接手抓住车轼,微微用力就上了车。

    他撩开帘子想要进去,却看到自家表妹已经坐了起来,手里拿着一把匕首。

    就是之前扎了匪人心窝的那把。

    魏临一愣,继而反应过来,大约是自己来得突然,惊到了自家娘子,引得她拿着匕首防身。

    霍云岚见是自家表哥,松了口气,将匕首收回鞘中,声音柔软:“你吓到我了。”

    魏临弯腰进了车里,坐到了霍云岚身边,伸手握了握她攥着匕首的手,语气惊叹:“娘子厉害,反应这么快,不愧是我娘子……”见霍云岚瞪他,魏临立刻改口道,“娘子放心,以后我不会这么莽撞了。”

    霍云岚弯弯嘴角,将匕首收起来,侧过身子帮他解开了披风带子。

    以前魏临过的糙,衣裳脱了就随便扔到一旁,可霍云岚是个仔细人,把披风叠好,摆到一旁,然后给他倒了盏茶,凑到他嘴边:“润润嗓子。”

    魏临就着霍云岚的手喝了,心里莫名的就高兴起来。

    还有些得意。

    他是成了亲的人了,这是他的娘子,顶顶好的人。

    心里美,脸上也就带出来了些,魏校尉手臂一展,就把霍云岚扣在了怀里。

    霍云岚也没挣,只管靠着他的肩膀,掩着嘴巴打了个哈欠。

    大约是最亲近事都做过了,现在这样的接触也自在很多。

    魏临轻轻地帮霍云岚揉捏着腰背,没敢用劲儿,生怕弄疼她。霍云岚闭着眼睛,说了句:“痒,表哥使劲些。”魏临这才使些力气。

    分明做的事伺候人的活儿,但魏临就是格外有兴致。

    而且娘子的腰真好捏,软软的,像嫩豆腐似的。

    身上舒坦了,霍云岚的心思也活络很多,在他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