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表妹有光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4、第十四章
    ()    青楼楚馆这样的地方,魏临听过,却没去过。

    有些人喜欢在见识过尸山血海之后去温柔乡里找慰藉,魏临却只愿意埋在兵书中,再不然就是一遍遍地骑着踏雪去稳固城池,对男女之事毫无兴趣。

    他也听旁人提起,那些红粉佳人出没的地方是个什么情形。

    乱世中的女子多的是可怜人,各有各的可怜。

    可无论如何,都不是自己才十四岁的小弟跑去青楼里寻欢作乐的理由!

    魏临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不要失态,他心里是感激霍云岚的,若不是自家表妹说要带着鱼圆回去吃,他们这会儿只怕已经进了广泰楼,也就捉不到老四了。

    不过那地方不是好姑娘该去的,魏临便对着霍云岚温声道:“出了些事,我要去瞧瞧,表妹先回去吧。”

    却不知霍云岚比他还清楚那聆音阁是个什么地方,里面的姑娘们个个娇娇软软的,霍云岚知她们大多苦楚,可这会儿她是绝不会走的。

    笑话,相公要去那地方,霍云岚自然要守在门口等他出来。

    若是一去不回,那冲进去抓人也方便些。

    面上霍云岚只是温软浅笑:“我等相公一起回。”

    只是霍大姑娘不知道,她心里有事儿,哪怕表情依旧,但是声音难免带出了几分不同,听在魏临的耳朵里那就是甜腻腻的,尤其是那声“相公”,直接叫到了心坎里,生生的把刚刚因为老四而暴躁的心安抚下来大半。

    魏临脸上也有了笑,点了点头:“我速去速回。”而后便转过身,深吸一口气,敛了笑意,沉声道,“四安,带上两个人跟我走,剩下的留下来保护三少奶奶。”

    “是。”

    走了两步,魏临猛然想起上次成亲路上,差点被匪人摸到了花轿的事情,他脚步顿住,回过头,声音淡淡:“若是再出纰漏……”

    话没说完,越是这样说一半藏一半的最吓人。

    这位魏大人在霍云岚面前是个好脾性的,可是在场的都是他的亲随,谁没见过他浑身浴血犹如杀神的模样?

    威胁,点到即止,就够他们吓死自己。

    几人挺直背脊,回道:“大人放心,我等定然尽心竭力。”说到最后都有些破音。

    魏临这才点点头,郑四安紧紧跟在魏临身后,引着他走向了聆音阁。

    其实郑四安的心里也有些忐忑。

    在书里,对魏家四郎并没有多少笔墨,只说他早早亡故,连名字都不曾提起。

    不过男主都能铁树开花娶老婆,魏四郎生龙活虎也没什么奇怪的。

    真的让郑四安记挂的,是他穿书以来,学得多见得多,万万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带着男主逛青楼。

    还是当着三少奶奶的面拽走人的……

    郑四安觉得自己也算得上是胆子比天大了。

    等到了聆音阁前时,郑四安已经整理好了心情,露出了几分笑意,缓步进去。

    魏家四郎来逛青楼不是好事儿,不过也不好这么闹起来,能心平气和的带走才是好的。

    而两人刚一进门,就引起了老鸨的注意。

    她是不认识魏临的,只听说过魏家出了个校尉大人,但是魏临刚回来时间不久,除了剿匪就是娶亲,轻易不出门,老鸨并不知道他的长相。

    但是在风月场打混的大多是人精,只是打眼看看他们的打扮气度就知道这是两位有闲钱的主儿。

    老鸨立刻摇晃着帕子走过来,见他们面生,便猜到可能是头回来的,声音格外热情:“两位公子瞧着面善的很啊,进来坐坐,我们的茶水点心都是上好的。”

    只说吃喝,不说姑娘,省的把人家公子哥给羞臊走了。

    魏临却半分没有领老鸨的情,声音冷硬:“二楼最东边是谁的房间?”

    老鸨笑起来:“一瞧公子就是眼光好的,那是红梢。”

    “红烧?”魏临微微皱眉,莫不是自家四郎是来这地方吃饭的?

    老鸨笑盈盈道:“红梢姑娘可是我们这里的头牌,可惜这会儿已经有贵客了,两位可要瞧瞧其他姑娘?”

    郑四安忙道:“不必,寻个清净屋子,上些茶点便是,银钱不会少你的。”

    老鸨笑容依旧,半点不觉得奇怪。

    她这聆音阁说是青楼,也是消遣之处,有些面皮薄的公子来了以后还要端着,头两回都是要装模作样的瞧瞧看看,然后才能放开胆子。

    这会儿老鸨只管笑着让人引着两人上去,就去红梢旁边的房间,多的半点没问。

    却不知,两人刚一进门,魏临就站起身来,翻窗出去,扒着房檐,直接去到了隔壁厢房。

    郑四安本以为魏临会走门的,没想到自家大人这么不走寻常路。

    别无他法,郑四安也只得跟着魏临一起顺着窗户过去。

    不过他翻窗的动作不够利落,很是耗费了一番工夫,等进去时,就看到屋子里已经是一片狼藉。

    身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