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表妹有光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5、第十五章
    ()    郑四安回来的很快,手里牵着的便是那个手臂被烫伤的小姑娘。

    她看起来十岁上下,瘦的厉害,不过纵然身上染了脏污,可是还是能从露在外面的皮肤上看得出白皙柔软,想来以前该是个被家人好好养护着的孩子。

    霍云岚蹲下身子,伸手拉住了她的腕子,而后就感觉到了女孩的抗拒。

    那是一种受过惊吓后本能的反抗,还有细微的颤抖。

    霍云岚也知她遭了难,无论这个是不是徐先生的妹妹徐环儿,左右也是个可怜孩子,霍云岚打定主意要带在身边,对她态度也甚是温和:“饿不饿?我去给你买些吃的吧。”

    小姑娘先是点头,然后摇头,紧抿嘴唇一言不发。

    霍云岚也不强求,只管仔仔细细的查看了她的烫伤。

    看得出这是新伤,没有好好医治,这才在女孩雪白的手臂上留下了难看的疤痕。

    霍云岚让人拧了帕子过来,一面帮她细细的擦拭着双手,一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不语。

    霍云岚也不着急,依然笑盈盈的:“我买下了你,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好好说话我就留下你,带你回家,给你吃喝。”

    小姑娘的眼睛转了转,在心里权衡了一下,反正她是死都不要回到人牙子那里去了,眼前这个夫人一瞧就是家境殷实的,她也没有别的去处,心一横,便开口道:“谢谢夫人。”

    这声音很清脆,带着孩子的清亮。

    霍云岚换了个帕子帮她擦脸,又问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声音柔软:“我叫璧儿。”

    “哪个璧?”

    “不吝千金璧的璧。”

    霍云岚一听,就知道这姑娘是读过书的。

    不过她也看得出,璧儿这名字是她编的。

    环,璧也,想来这就是徐环儿了。

    徐环儿还不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破,她怯生生的看向了霍云岚,等看到霍云岚的温和笑容后就低下头,心想着这位夫人生得真好看,和娘亲一样好看。

    一想到娘亲,徐环儿眼眶一红,却没哭,只是揉了揉眼睛,就把水汽揉散了。

    霍云岚见她这样也不多问,人既然找到了,剩下的事情也简单。

    小姑娘的戒心重,在大街上讨论寻亲之事也不合适,倒不如带回家直接让徐先生亲眼瞧瞧的好。

    在那之前要先把小姑娘安置妥帖,让她缓缓神,睡个舒服觉。

    霍云岚让人买了两个饼子来,塞给她,然后对着一旁的小厮道:“先带她回家,告诉苏妈妈好好帮……帮璧儿收拾一下,换身干净衣裳,还有手臂上的伤也要好好处理,”说着,霍云岚看着徐环儿笑道,“回去睡一觉,有什么不知道的可以问苏妈妈。”

    徐环儿并不知道苏妈妈是谁,她只是点点头,抱紧了怀里温热的酥饼,对着霍云岚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

    霍云岚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小姑娘被饿瘦的小脸蛋,便让人送她回去。

    夜晚寒凉,霍云岚回到马车上,眼睛依然盯着聆音阁。

    虽然霍云岚不说不动,脸上也是温和的,可是郑四安总觉得这位三少奶奶一直绷着劲儿,随时准备冲进去抓人。

    郑四安抖了一下,心想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位没一个是好惹的。

    幸而没过多久,魏临就拽着魏宁出来了。

    魏四郎只觉得头重脚轻,要不是有魏临拖拽着,只怕他能直接倒在地上。

    这模样倒像是经过了大病一场,把霍云岚吓了一跳,赶忙撩开了车舆的帘子,嘴里温声问道:“表哥,这是怎么了?”

    魏临面沉如水,听到霍云岚的声音时才松快些,只是他脸上依然没什么笑模样,只管把魏宁给丢上了车,自己也跟着上去,模模糊糊的回道:“他喝多了,不碍事。”

    魏宁听到这话,登时哭丧了脸,可他一句反驳都不敢说。

    霍云岚不疑有他,想了想,坐到了魏临身边,让出了另一侧的软垫让魏宁躺着,声音里有些担忧:“这么回去,怕是要惹娘担心。”

    魏临瞧见霍云岚主动凑到自己身边,心里正高兴着,随口回道:“那就不让他见,等明天清醒些再去拜见娘亲也就是了。”

    魏宁正乖乖躺好,听他们说起房氏,刚刚还委屈着的脸上隐约有了神采,眼睛咕噜噜的转,下意识的就想要去找房氏诉苦。

    娘亲总是疼他,肯定会给他撑腰的。

    可是魏临先看出了他的心思,也不开口,只是装作不经意间垂垂手,袖中的匕首就滑到了他掌心,绿宝石泛着莹莹的光芒。

    只一眼,魏宁就觉得有冷风吹过。

    他下意识的夹紧了腿,整个人都缩到了车舆角落里瑟瑟发抖,把刚刚的念头扔到千里之外。

    霍云岚见他这样,以为他冷,便道:“四弟吗?”

    魏宁这会儿软趴趴的,什么都听不进去。

    魏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