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表妹有光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8、第十八章
    ()    没多久,伍氏便来了,虎头兴冲冲的跟自家娘亲分享脆糕糕的味道。

    伍氏看了看桌上的苹果和空盘子,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先对着霍云岚和魏临感激一笑,自家孩子多黏人她最清楚,这会儿正赶上小东西牙坏了,能哄着这孩子不吃甜食足够让伍氏感激。

    而后伍氏便捏了捏他的小屁股肉,笑着道:“小笨蛋。”

    虎头还小,却听得出“笨”不是好词儿,立刻挺直腰板,脆生生道:“虎头不笨,虎头聪明!”

    引得几个大人笑起来,气氛和乐。

    等到了房氏院子时,人已经聚齐了。

    魏父年轻时候很是精明,不过年纪越大越敦厚,如今家里产业都交给了孩子们,他乐得清闲,把自己养的很是富态。

    房氏则是笑着招呼他们,而后把虎头抱到怀里:“宝贝乖孙,今天疼不疼?”

    虎头在房氏面前很是乖巧:“不疼了。”

    “之前那贴药还是好用。”

    虎头却坚定摇头:“是娘亲呼呼,才不疼的。”

    伍氏闻言忙道:“娘你和别听这孩子浑说,他就是嫌弃药苦,成天变着法子想由头不喝。”

    虎头被亲娘戳穿了心事,索性把脸往房氏怀里埋。

    房氏自然不会怪他,一口一个心肝宝贝肉,稀罕极了。

    等饭菜上桌时,虎子已经有些乏了,揉着眼睛被婆子抱下去哄着睡,自然没机会接触到霍云岚放到一旁的一盘子桂花糕。

    而霍云岚乖巧地坐在魏临身边,眼睛则是看着两对兄嫂。

    大郎魏淮眉目疏朗,很照顾卓氏,偶尔皱眉,大抵是腿疾复发,可是也没有多言,只是对着卓氏安慰的笑笑,没有扫了爹娘的兴致。

    二哥魏诚身形消瘦些,一身青衫,就坐在魏临身侧,时不时和魏临说两句话,看得出魏临和魏诚很是亲近。

    只有魏宁一直沉默着吃着饭,他年纪尚轻,个子也矮些,坐在那里显得有些不起眼。

    霍云岚给他夹了筷子菜过去,轻声道:“四弟近来身子可好?”

    魏宁见问话的是霍云岚,便有了笑容,乖乖回道:“不碍事的,劳烦嫂嫂挂念。”

    霍云岚还想说什么,就听房氏道:“四郎,最近学了什么?”

    此话一出,桌上就安静了一瞬。

    魏家两个哥哥都看向了自家老四,心提了起来。

    其实对于魏宁,他们有些捉摸不透。

    魏大郎敦厚,魏二郎早慧,所以两个人都没有经历过魏四郎如今的别扭时光,自然不明白小弟为何越长越歪。

    只有魏临心平气和,神色淡定。

    魏三郎无心去看魏宁,而是盯着霍云岚给魏四郎夹的那筷子菜看了眼。

    若是以前,魏宁被当众询问功课定然是要生气的,觉得家里给他压力太大,逼得他无法呼吸,可如今被三哥教做人的魏家老四终于学会了换个角度看问题。

    其实很简单,只要看看房氏关切的眼神就能知道娘是真的关心他,丝毫不掺杂质。

    魏宁站起身来,先是行了一礼,然后才回道:“娘,我在读礼记《表记》篇。”

    房氏虽识得字,但是四书五经却没念过,不由得问道:“讲的是什么?”

    魏宁抿抿嘴角,缓缓的背诵而出。

    他是聪明的,记性也不错,之前扯闲篇不念书,却能把除了读书以外的琴棋骑射都玩个遍,如今想要念书,记性也很是不错。

    只是等他背完了,却有些不敢看房氏。

    论文才,他比不上二哥,论武艺,他比不上三哥,哪怕大哥身体有疾,也比他有本事的多。

    可是他却听到了房氏声音中难以掩饰的欣喜:“四郎背的好,背的极好!快,给四郎再添碗饭,莫要累坏身子。”

    魏宁愣了一下,抬头去看,就看到了房氏毫不掩饰的喜悦。

    这一刻魏四郎才明白,他娘亲从来没指望他以后扬名立万,只要一首诗就能哄得娘高兴了。

    魏宁鼻子有些酸,应了一声,由衷的道:“娘,我会好好读书的,一定会。”

    房氏并不知道他和绿宝石匕首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只当孩子终于收了心,自然点头,笑着鼓励。

    而一直没开口的魏二郎则是看向了自家四弟,温和道:“以后四弟在家时便随我念书吧。”

    魏宁应了一声。

    魏临抬头看了自家二哥一眼,没说话,只管偏头对着霍云岚轻声道:“我想吃虾。”

    霍云岚看了他一眼:“想吃便吃。”

    “离得远,够不到。”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霍云岚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也不点破,只在桌子底下轻轻的踢了下他的小腿,慢悠悠道:“你给我挑鱼刺,我就给你剥虾壳。”

    “诶。”魏临应了一声,迅速的夹了一块鱼肉。

    分明蒸鱼的碟子比虾还远。

    霍云岚又踢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