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表妹有光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9、第十九章
    ()    魏临是不信什么千金一见的说法的,这不过是妓馆为了给姑娘抬价才散播出来的说法罢了。

    不过魏大人听懂了霍云岚语气里的玩笑,显然她没气恼,故而刚刚情急之下被魏临扔掉的脑子现在重新归位,男人的声音也安稳许多:“娘子若是愿意看,就多看看,可要我陪你去瞧?”

    霍云岚并不是真的想围观,她刚刚说的话不过是宽魏临的心。

    见自家表哥被哄好,霍云岚就笑着道:“还是不去了,我来是为了摘柿子,你去做你的事情便好。”

    柿子?

    魏临顺着霍云岚的手往上看了看,就瞧见了藏在油亮叶子底下的橙黄色柿子。

    郑四安立刻想要去招呼人搭梯子来,或者是拿长竹竿和网兜把柿子摘下。

    可是魏临的动作比谁都快。

    他一撩衣袍下摆,塞在了要代理,而后便飞身而起,很快就抱着八个柿子回来了。

    再次被秀了一脸的郑四安淡定挥退亲卫,默默往后退了几步。

    而霍云岚虽不是头一遭看到魏临的轻功,但依然掩饰不住眼睛里面的惊叹和欢喜,尾音上翘:“表哥当真是厉害得紧。”

    魏临将柿子交给苏婆子,闻言便露出笑容。

    即使霍云岚动不动就夸他,可是每次都夸的真心实意,魏临也是次次都开心。

    不过这份好心情在霍云岚走后便消失殆尽。

    他带着郑四安重新进了东跨院后,径直走向了红梢,声音低沉:“你该清楚,若是一直闭口不言,那我绝对不会让你活命。”

    红梢轻笑一声,冷声道:“我开口,你也不会让我活命。”

    换成旁人,只怕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一番,但是魏临却没有那么做。

    这人是一把刀,差点就扎死了自家四弟,他本就懒得跟她多说。

    再加上魏临看的出红梢已经存了死志,就算她现在说些什么,魏临也是不会信的。

    于是魏临转而看着郑四安问道:“齐王其他的细作可抓到了?”

    郑四安点点头:“抓到了,都关在地窖里。”

    “有开口的吗?”

    不等郑四安回答,红梢就又是一声冷笑,显然对魏临的这句话嗤之以鼻。

    魏临皱皱眉,没说话。

    若说上阵杀敌,魏大人有千百种办法,可是刑讯逼供,魏临却是一无所知。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徐承平走了出来。

    他手里抱着暖炉,因着刚刚病愈,哪怕现在还未入冬他依然裹着厚厚的斗篷,配上那张略显苍白的英俊容颜,一派雍容闲雅,颇有君子之风。

    徐承平慢悠悠的走过来,对着魏临行了一礼。

    魏临扶他起身,缓声道:“环儿呢?”

    “睡了,劳烦大人记挂。”徐承平一提到徐环儿便露出了笑容,神色也生动许多。

    而后徐承平就看向了红梢,眉宇之间依然是淡淡的温柔。

    郑四安原本想要问问这人怎么让她开口,但很快郑四安就想到如今的徐承平并不是书中那位谋略鬼魅心狠手辣的徐谋士,想要说的话便咽了回去。

    但是徐承平却开口道:“此人并不知道齐王之事,问也是白问的。”

    魏临一愣:“为何?”

    徐承平笑意依旧:“她不会武功,又混迹在烟花柳巷,齐王不信她,自然不会告诉她什么紧要事,大人可见过有人救她?”

    此话一出,红梢的脸色登时变得有些难看。

    徐承平却像是懒得瞧她似的,淡淡道:“与其在她身上下功夫,倒不如去找找别的线索。”而后,徐承平就看向了魏临。

    魏大人在自家娘子面前总会因为爱重而紧张,但其他时候,魏临格外机警,也很聪慧。

    想要救走红梢的人可不少,只是都有来无回罢了。

    魏临略想想便明白了徐承平的用意,很配合的道:“那便关起来。”而后就像真的不在意了似的,命人将红梢绑起来送走。

    红梢这回没有用那双好看的眼睛瞪人,而是有些不安的低垂眉眼,嘴唇泛白。

    待她离开,魏临也出了东跨院。

    郑四安则是站在徐承平身边,还没开口,就听徐承平道:“等大人回到楚王那边时,可以把她带上送去,楚王身边想必多得是人有办法将她收为己用。”

    这话说的郑四安微微一愣:“徐先生不是说,红梢什么都不知道吗?”

    徐承平笑容温和:“她不过是一把刀,你会让刀知道多少呢?可在这次捉的人里,只有红梢有和齐王的密信,她知道多少内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确实是得了齐王信任,用处颇大。”

    所以刚才,徐承平是骗她的?

    “幸好此女不甚聪慧,想来是看不破的。”

    同样没看破的郑四安立刻把话吞回去,转而问道:“地窖里那些人,徐先生可有办法问出什么吗?”

    徐承平转了转手里的暖炉,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