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表妹有光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10、第一百一十章
    ()    番外二·五环盛世

    对徐环儿来说, 十二岁以前的人生就像是一场梦, 像是噩梦, 又像是美梦。

    她是被哥哥照顾长大的, 徐承平背着她走过了苍山, 走过了草原,最终才来到楚国一处隐蔽村镇过活。

    当时的徐环儿并不知道自己是科布多城人, 自然也就不知道自家哥哥一直在躲避成国追兵。

    她只记得, 童年时光多是在那个小小的屋子里过活的, 不能随便出门,也不太和别人说话,只有偶尔与徐承平一道出去买书或者是买菜时才能见见人, 上上街。

    但徐环儿从没抱怨过。

    因为她知道自己唯一的依靠就是徐承平, 而徐承平是在倾尽力善待她。

    那时候的徐承平为了赚钱养活自己和小妹, 什么苦都愿意吃,什么差使都乐意做,为了不暴露身份, 徐承平不敢抛头露面, 就连写字都不用右手而是左手,而他的身子也是在那时候累垮了的。

    徐环儿那时候便明白, 生容易,活容易, 生活大不易。

    不过徐承平从没疏忽过她,有好吃好喝先紧着小妹,有好穿好戴也都给她, 每天都把自家小妹收拾的干净利索。

    读书上徐承平也抓得严,小姑娘自己在家时也实在是无聊,便把徐承平攒下来的书都看了个遍。

    让小环儿真的认识到这乱世残酷,还是从那次村子被山匪洗劫开始的。

    哥哥被抓,她被拐,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一个小院子被山匪弄得七零八落。

    若不是小环儿警醒,又能狠得下心,把铜饰烧红了直接摁在胳膊上烫了个疤,只怕还没等哥哥找到,她就先被卖到青楼里去了。

    也是在那时候,徐环儿才知道,这世道,就算想要活下去都是很难的。

    那个黑夜里,徐环儿从聆音阁里被牙婆带出来时几乎想要痛哭出声,可也是在这个晚上,她被霍云岚带魏家。

    就此改变了她和哥哥的一生。

    徐承平遇到了伯乐,徐环儿也有了安身之所,留在霍云岚身边得以安稳度日。

    而在刚入魏家时,徐环儿常被噩梦惊醒,是霍云岚陪在她身边,给她庇护,给她安抚。

    徐环儿心中,第一个念着的自然是哥哥,第二个就是夫人。

    霍云岚待徐环儿恍如亲妹,处处为她着想,不单单是让她吃喝不愁,还教她为人,教她处世,教她管账,就连诗书骑射、插花做茶这样的事情霍云岚都找了人专门一一教授。

    徐环儿跟着她在定州老家,然后又跟霍云岚一同上了都城。

    霍云岚最常说的便是:“女子无才便是德那是骗人的话,都城里的高门贵女哪个不是样样精通的,环儿你就好好学,多学些,总是没有坏处的。”

    小姑娘心里就想着,若是能一直陪在夫人身边,哥哥也能跟着大人建功立业,那该是神仙日子,就这么过一辈子她也高兴的。

    而徐环儿一直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的紧要人可能也就这么两个。

    一直到有个英俊的少年郎,送她彩绳,送她金坠,还给了她玉璧,徐环儿才发现,还有个人努力又积极的想要融入她的生命。

    留明待月复,三五共盈盈。

    这句诗,徐环儿一直藏在心里,时不时的就要拿出来念一念,每次都觉得心里微微颤动。

    她是喜欢萧明远的。

    为何喜欢?徐环儿自己也不清楚。

    可一想到那人会蹲在地上,一边对着花绳愁眉苦脸,一边用欢喜的语气勾画着两个人的未来,徐环儿便觉得窝心。

    不过之后数年,两人都没有谈及婚嫁。

    萧明远新登为王,一大摊子的事情需要他去忙碌。

    徐环儿也不急,除了偶尔相见,其他时候徐环儿从不主动提起那人。

    因为她苦过,难过,从当初的一无所有到现在衣食丰足,徐环儿倚仗的并不是心中那份纯洁却缥缈的爱情,而是自家哥哥豁出命的努力,还有夫人春风化雨的保护。

    若是草草答应了萧明远的心意,一旦他反悔,萧明远自然无事,可徐环儿却没有回头余地,更是是要拖累家人。

    她从来都是个好姑娘,不会让自己和萧明远之间那隐约情愫影响到自己亲人的前程。

    一直到夜宴那晚,事情有了转机。

    徐承平与长公主离开后,萧明远才偷偷让人去找徐环儿出去说话。

    他们的哥哥姐姐选了凉亭,萧明远就挑了一处隐蔽的竹林。

    只是有些出乎萧明远预料的是,这里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本来是想要个“月朗风清良夜永,可怜王子独知音”的美景,但现在,一圈灯笼不仅没觉得有多光亮,反倒越发显得树林幽深昏暗。

    风吹过时,还有沙沙声响。

    实在是瘆得慌。

    他扭头看向杏雨:“不是说弄亮堂些吗?”现在怎么觉得阴气森森的。

    杏雨实在为难,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