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风起双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04薪王
    “拿起来,倒上去,这个只能是你自己动手。”刚查说的明确无比,她的脸还是冷若冰霜,仿佛这一切怪异的仪式是那样的司空见惯,刘月夕提着坩埚走到鲁道夫面前。

    “不要犹豫,更不要伪善,我也不需要怜悯,一场公平交易,刘月夕你动手吧。”鲁道夫的眼中映照金红色的光芒,他无畏惧。滋啊,金色液体从他头顶上倒下去,他虽然意志坚定强忍着可依旧发出啊啊啊啊的声音,连牙齿就咬嗝碎了,一阵风不知从哪吹来,整个营火祭祀场摇晃了几下,所有人都尽力稳住自己的身形,等刘月夕再定神一看,鲁道夫已经燃烧了起来,就如火盆里的烧炭,忽明忽暗,他佝偻着身躯,靠着渴望王座的一侧,用手托住下巴,脑袋上赫然侧着一个硕大的王冠,离得最近的刘月夕能听到他身上在啪啪啪的作响声,魂都和乙纨女三年里不断对他下的药虽然相互克制,但是已经让鲁道夫处于人性失控的边缘,这种症状除了薪王化,没有任何解决之道,只有最猛烈的薪火才能烧尽一切有害的人性。

    鲁道夫说话了,那声音已经不似人能说出的言语:“防火女,防火女。”含含糊糊的只能听到这样一句。

    刚查走到梅兰妮身边,将装有虫噬面具的盒子打开,“戴上它,你将终身侍奉你的薪王,直到烧尽成灰的那一刻。”

    梅兰妮没有选择,她很害怕,但是还是戴上了那个面罩,银发虫面罩,刘月夕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防火女,“去,站起来,跪在你的薪王面前,发誓。”整个营火大厅变得无比明亮。

    刘月夕手上的青莲火有了反应,一个紫色的小王冠若隐若现,“这是什么。”

    “这就是营火堆拥有薪王所附带的好处,在关键时刻你可以召唤我出现在现世使用我的一些能力,虽然你没有王盆,我无法在这个世界上展现我所有的力量,不过已经足够强大了当然这会消耗营火堆的力量,准备大量的骨魂币吧,不过那种力量,绝对物有所值。”端坐王座的鲁道夫完成了他的第一个报复行动,梅兰妮将在暗无天日中终身遭受人性噬咬而不得解脱,更重要的是她再也无法背叛她的丈夫,她的君王,他们将要相伴到成灰的那一刻。

    刘月夕就这么意外的获得了他梦寐以求的力量,但是心情却变得莫名沉重,先前想要大干一番的兴奋劲都过去了,他越来越不喜欢这个月亮神域,不管是李煜斑鸠还是鲁道夫无不都是显赫一时的大人物,刘月夕不认为自己又什么地方比他更强的,他自己也觉得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在推着他前进,向着一个预设的方向,埃,那种被操 弄得感觉又回来了,罢了罢了,早些组织人力去地下废城清缴异色灵,寻找望舒女神,早些完成女神的嘱托,早些回到自己的世界去。

    墙街最热闹的路段,也就是刘月夕最初来的那条大路,魂器店的老板希尔顿惶惶不安,就在今天早上,符文造器店的安德烈失踪了,偌大的店铺被搬了一个精光,什么都没有留下,就如蒸发了一样,没有任何的征兆,街上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有说是有大买家看上安德烈的手艺,打包挖他离开了,也有人说是惹上官非,让人给撸了,希尔顿却坐在自己的魂器店里惶惶不已,他手下的伙计不知道老板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到底是怎么了,还去询问今天的一单小生意的问题,被希尔顿给骂了个狗血喷头,正委屈着,他哪里知道希尔顿这会儿有多紧张,自己雇佣的二个店外的守卫离奇失踪了,想要找墙街的治安官求救也完联系不上,他对这条街非常熟悉,今天街角和对面的小巷子里都有几个陌生人一直在监视店里,这只是他看到的,肯定还有没看到的,完了完了,自己要大祸临头了,也不知道是招惹了哪位大神仙,安德列肯定也是为了这事,他坐在办公桌前冥思苦想,但是怎么也想不出自己到底招惹了哪一位,不至于啊,狩者,还是灰羽的人,他都有好好打点,就算有不周到的地方,那也不至于直接这样对付他吧,这不都是求个利,不至于此的。

    “老板!老板,有客人要见你。”那个不识相的店员又来骚扰希尔顿,希尔顿怒从胆边生,一定要开除这个白痴,“滚,你现在就给我卷铺盖滚蛋,我不要再见到你。”

    “哟哟哟,希尔顿先生,何事要发这么大的脾气啊,气大伤身。”刘月夕直接挡住了那名伙计,手里端着一个店里最好的咒火火种。

    这位是?希尔顿一时竟然想不起他到底是谁,“不认识我啦,希尔顿先生,我和咕噜一起来过的,我的那个孤品单的定仪器你还记得吗?你可是趁火打劫敲了我一笔哦,还记得不。”

    那个生恶魔带来的异域客?见了鬼,为何今天他会来,难道是觉得他那个精密惯定仪被我讹诈了,所以今天这是来讨债的,真是个不会挑时候的,又看到刘月夕手里拿着店里最贵的一团咒火火种,不由的愤怒:“刘先生是吧,当日的交易早就完成,我们这行的规矩,一旦成交,就算买卖有再大的偏颇,也只能自个认了,干我这一行,一眼看出货物的价值,那是糊口的功夫,若是我眼拙了我也自认倒霉,你莫不是想要反悔。”

    “呵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