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风起双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翡翠篇 第一节巡狩赛
    “月哥,月哥喘气了,他醒了,快去告诉巡典官,我们赢啦,快快,担架呢,把月哥抬起来,慢点,慢点,去拿毯子,月哥,我们赢啦,我们有自己的地盘了。”几个毛头小子围着一位壮硕青年,一阵手忙脚乱的把他扶上了担架。

    “月哥,你撑着点,只要巡典官一确认,那块飞地就是我们的了,巡典官大人,您看”

    “啊呀,脏兮兮的,好了,别动,你就是刘月夕。”一个漂亮男子穿着白色袍子,用一把扇子遮住了自己的鼻子,和这群脏兮兮的小伙形成鲜明的反差。

    “是的,大人,我就是刘月夕,六号巡狩队队长。”月夕微颤着手举着星辰钟的子针盒子,向白袍美男证明自己找到了飞地。

    “好,在这张证明上画押吧。”说着白袍美男转过身去,一脸媚笑“两位大人,整个巡狩赛已经结束,最后的胜利者就是这位刘月夕队长,二位大人对巡狩过程和结果可有异议,如果没有,那下官就要宣布比赛最终结果了,好的,谢谢二位大人,大人幸苦了,卑职略备薄酒,还请二位大人赏光,请稍等。”这场面任谁都能看出白袍在讨好上官。一位身穿蓝袍,另一位一身猎装,蓝袍男子点了点头,白袍美男心领神会。“我宣布本次巡狩赛由六号巡狩队取得最终胜利。刘月夕,这是你的证明,拿好了,先修养几日,后续的奖赏保民官会通知你的,恭喜了,都散了吧。”草草交待完,白袍男就急急跟了上去,猎装男突然停步转身,向月夕微微点头,月夕单手扶肩,向着猎装男行礼。

    “月哥,那是猎人协会的人,你认识啊,月哥我越来越崇拜你了”

    “猴子,毯子呢,冷死我了。刀子,大头陈,胖子你们三个,这是我画的去飞地的地图收好,带上这个子针千万别弄丢了,只有二个,照着图现在就去我们的飞地,给我守住了。倪少爷,回去和你爹说,我过几日去拜会他,溜子,放出消息,我要招人手,你去物色。”月夕强撑着交代完下一步最要紧的几件事,众人领命离去,只剩下刘杰,刘勇,猴子三个本家的兄弟抬着月夕,走在回翡翠镇的小路上。金耀夫就像一盏耀眼的探照灯照亮大地,星轨挪移,在暗君巨大引力的影响下,光束的方向渐渐偏移,大地被一片血色浸染。

    月夕躺在担架上,身上几处伤看着瘆人,其实不重,为了赢得比赛强行催动这具本已失去生机的躯体,几处肌肉被严重拉伤,有些轻微的骨裂,只要泡几日修复液,因无大碍。可是脑子里面却是另一番景象,冷不丁的被转到这副身躯里,还没有准备,海量的关于刘月夕身前的杂乱记忆喷涌而出,搞得江慕白相当狼狈,凭借着求生本能才勉强跑出了暗质界。这位叫刘月夕的年轻人生前是个人物,凭着自己的努力在翡翠镇打出一片小天地,一番机缘知道了飞地的大概位置,所以在人手装备实力俱不足的情况下,强行参加了这次的飞地巡狩赛,用尽了办法差点就要成功了,可这位老兄运气也实在是差了点,在回程的途中,可能是心里过于有压力了,再加上暗能的影响,体力透支,精神奔溃导致休克死亡,不过这正好便宜了江慕白。

    “月哥,我帮你擦擦,你太拼了,这都八窍流血啊,一会儿婶婶看到了,还不心疼死,哥,要不裤子我帮你脱了,你腚下面流了好些血,一会儿让人看见,多不好啊。”说着猴子就很热情的凑了上来。“啊呀,不要打我这张帅气的俊脸,打坏了,镇的大姑娘可都要伤心的。”

    月夕操起另一只鞋劈头扔了过去“欸,你看,月哥,我接住了,月哥,这回我们可发达了,一块飞地啊,怎么着也得给你提个秀举,嫂子也能脱了贱籍咯。”

    嫂子,听到这个词,月夕眼前一亮,努力回忆着相关的记忆,还真是,赞美神,我这前世单身狗是要苦尽甘来了吗?得快些把身子骨养养好啊,心中一阵窃喜,脑袋也不怎么疼了。一行人到了翡翠镇外不远,世界树巨大的树冠庇护着这座东南边镇的中心区域,一位中年妇人站在屋门口焦急的等待,一行人加快了脚步,猴子隔着老远就大喊:“婶婶,月夕哥回来啦,我们赢啦。”妇人急忙迎了上去,月夕的父亲走的早,早些年月夕娘一个人为了抚养月夕吃了好些苦,母子感情深厚。老妇几乎是跑上来的,紧紧拉着月夕的手,积蓄了许久的情绪爆发,一巴掌扇在月夕脸上“不孝的东西,这么危险的事情不和我说一声自己就拿主意了,你要是没了,我可怎么活呀。”还没骂完就抱着儿子嚎啕大哭,众人好生安慰,几步外,一位着蓝色交领襦裙的美妇拉着一位少女焦急的望着月夕,脸上早已是梨花带雨。

    “婶婶,不要伤心了,月哥不是回来了嘛,来阿杰阿勇,搭把手,把大哥扶屋里去,紫悦,还愣着干啥,快准备浴缸温水,月哥需要马上泡修复液。”自小玩到大的本家兄弟里,猴子看似跳脱,其实心思最是细腻,早早看出了不妥,忙抢了话替紫悦嫂子解了围。

    众人进屋,一阵忙碌,月夕躺在浴缸中,在修复液的作用下,体内的显性基因催发本能开始修复坏死的组织,加上月夕伤势不重,想来不日即可无碍。

    “小猴子,阿杰阿勇,辛苦了,你们也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