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风起双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翡翠篇 第四节琳美送来的奖品
    张府,议事堂屋,一位身着对襟长袍的少年跪在地上,低耸着头,正对的壁板上,挂着张家重金从行省学政某位老翰林处求买得的堂字,堂上匾额提四字,宏开慈宇,下首条案上供着神龛和祖宗神位,右边太师椅上,赫然坐着的正是张家家主,左边王家家主面色凝重,左右扶椅,几位重要的家族耆老列坐。张家家主首先发话:“不争气的东西,十二头陆鸟,带出去的是初级基因觉醒的好手,结果还是让刘家那个小瘪三找到了飞地,你居然连飞地的大体方位都没摸清楚,还折了这么多手下,就回来5个人,王家少爷到现在都还昏迷着,你是怎么办事的,说。”张家少爷瑟瑟发抖,头没入双臂之下,惊恐的嚎呼:“禀告父亲,是孩儿无能,还连累了王叔叔家的宝璇弟弟,孩儿知错了,孩儿愿意受罚。”说着说着就乌咽一声哭了起来。

    王家主见状,放下手中茶碗,对着张家主说到:“宝璇已经醒过来了,再过几日应无大碍,张家主息怒,也莫要都怪罪这孩子了,我家宝璇一醒就急着向我寻问他慈宇哥哥伤的如何,说在暗质界迷失了方向,还不巧遇见妖兽,若不是慈宇机智,怕是他早就命丧妖口。”张慈宇应合到“正是如此,只怪我们的寻路员弄错了方位,队伍迷失人心不稳,暗质界深处重力二倍于寻常地界,怪声异光不绝,最是迷人心神,妖兽更是可怕,孩儿力战不敌,只得带着宝璇弟弟逃出暗质森林,令家族蒙受重大损失,还请父亲责罚.”张家主想了想:“此话当真。”

    张慈宇伏地说到:“不敢欺瞒父亲”

    “即是如此,也算情有可原,但是这么多的武士陆鸟损失殆尽,你责无旁代,去宗祠领罚,下去吧。”张慈宇叩首离去。

    “让王家主见笑了,我这儿子,不成器啊”

    “哪里,我倒觉得慈宇日渐稳重,颇有担当啊。”

    张家主摆摆手,心中苦笑,转过话茬,说道:“王家主,事以至此,后面该如何,还需我们几个老家伙合计啊,刘月夕这个小瘪三,一直就和我们二家作对,一字街上的黑市生意部被这小子把持,那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如今新得飞地,若是真让他吃了下去,恐怕不用10年,我们两家就要仰他人鼻息了,搁脚的石头多了,必须得清一清。”

    “张家主说的极是,以前没有当他一回事,流民那点黑市交易,碍于名声,这点蝇头小利也未与其计较,这才几年功夫,一条一字街,居然都姓了刘,祸害啊,到了必须除掉他的时候了,只是猎人协会的那位大人不知跟脚,似乎和这个刘月夕认识,加上行省对于飞地巡狩向来重视,明着来,怕是不妥。”王家主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王家主的担心不无道理,目前只知道这位大人叫司徒明,是位B级猎人,若不是有他插了这么一杠子,这场巡狩赛,就是他刘月夕的绝命地。以我们张王二家的势力,捏死他,还不是捏死一只蚂蚁一般。”说着二个人都放声大笑。

    “如今,在镇上,明里我们拿他没办法,但是明面下的事情还是可以操作一二的,我的意思是二手都准备,一方面,我们抓紧摸清这个司徒明到底是何方神圣,若是和这个小子没有大渊源,我们大可放心动手。另一方面,飞地开发一旦开始,所需甚巨,仅凭开发局给的奖励,那是远远不够的,这小子必然需要资金,这就需要王家主在商会发挥影响力了,务必不能让几个大户支持他,只要没有钱,飞地开发必定举步维艰,加上我兄弟在开发局任行走,到时候定他个拖延时间,开发飞地不利,这小子就死定了。如果他狗急跳墙,在黑市上弄钱,我们正愁没有办他的理由,这样保民官那个外来户也无话可说。去望京的路线就这么一条,我已经着人布了眼线,这小子敢去就是死。”张家主合盘托出自己的谋划。

    “还是张家主想的周啊,商会的事情就交给我,张家主放心,这小子一颗星辰沙都别想弄到,姜还是老的辣,依张家主谋划,刘家小子怎么着都是个死字。不过,他的女人是个舞娘出身,吾儿甚是痴迷之,只是让这小子抢了先,到时还望。。。。。”

    “小事,一个贱物,一并送于宝璇把玩了,哈哈哈哈。”二个老头阴损瘆人的笑声在深宅中回荡。

    素月当空,刘月夕躺在床上,思绪翻腾,这几日的冲击确实有些大,先是灵魂不知道被谁强行寄宿到了这具身体上,然后莫名奇妙的当了一众人的大哥,还有了美丽的妻子,一份前途未卜的机缘,虽然通过对月夕身前片段记忆的融合,把这一切操做的还算顺遂,但是心里总是隐隐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我到底是谁,虽然他很肯定自己本来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是无论如何去回忆,都无法记起太多前世的记忆,只要月夕试图去想这些,记忆就变得迷雾重重。

    一阵沁人的幽香打断了月夕的思绪,紫悦进来了,轻轻关上门,穿着银色的吊带睡衣,半倚着窗前条案,长长的眼眸半含柔情,鲜红的嘴唇微微仰起,白净的手臂在月光的照射下是那样的细滑,柔柔的长发垂落至腰下。

    “过来。”他呼唤她。而她并未遵从,只是用手撑着条案打量着他,似有些俏皮。他哪里还经得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