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风起双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翡翠篇 第九节 魏师傅
    月夕拿着符文破甲剑,在院里练习,他一直尝试着发动自己选择的武技,针。可是无论如何尝试,破甲剑也只是发挥出其本体火系符文应有的威力,比起普通刀剑当然要好上一档,可月夕现在是见过市面的,大地龙和山熊给他留下的影响太深刻了,倒也并不是嫉妒,月夕能拉起这样一个小团体,靠的从来不是个人武力,他手底下的刘勇,刀子,胖子都是打架的好手,尤其是刀子,天赋极高,武馆的魏师傅一直夸赞刀子学什么都快,而看到月夕学功夫,却总是直摇头。

    想到这,月夕突然觉得该去看看魏师傅,好久没去了,正好,魏师傅虽然不是什么符纹武士,但是精通拳脚剑术,或许,他知道月夕的武技该怎么发动,拿定主意,穿上衣服,带上破甲剑,便出发去往魏师傅处。魏师傅的武馆设在一个旧仓库里,不是熟人,很难找到这里,走近旧仓库,精武馆的木牌子挂在门上,门有些破旧,没有人进出,看来生意已然不好。

    月夕推门而入,一阵嘈杂的音乐和门外的冷清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走进里面一看,月夕被眼前香艳的场景震的说不出话,一群穿着各色紧身衣裤的中年妇女大妈正松散的站列队形,高台上,一位穿沙滩裤,着花色背心肌肉虬结的老师傅正站在最当中,作拳击状,嘴里大声喊着:“直拳,直拳。摆拳,闪躲,勾拳,直直摆摆闪躲勾。”他的口令配合着音乐节奏,下面的大妈们跟着他的节奏和出拳,模仿的及其认真,真是燃情挥洒的中年生活啊,过了好一会,见大妈们有些吃不消了,台上老师傅喊停,高声说道:“姑娘们,今天就到这里了,我们下次在做练习,大家回去好好休息,注意饮食,多多摄入蛋白质哦,下次我们加大强度。”说完做了个努力的招牌手势,下面的大妈们也兴奋的回应了同样的手势。老师傅又说:”今天热水器修好了,又可以提供热水哦。“大妈们一听,都很高兴,有几个胆大好奇的大妈注意到站在门口背着符文剑的月夕,指指点点,笑着问魏师傅。

    “哟,魏师傅啊,这是你徒弟啊,人蛮高的嘛。”

    “他背后那把剑看起来蛮漂亮的。”

    “人也长得不错,不知道结婚了伐。”

    “好来,人家小伙子被你们说的不好意思了,你看动都不动,走啦走啦。“老阿姨你一言我一语的.

    直到大妈们都出了门,月夕才敢挪动脚步。魏师傅若无其事的收拾着场馆,也不和月夕打招呼,月夕刚要上前问,魏师傅转身说:“不要大惊小怪,我这武馆本来地段就不好,指望你们这些个穷小子来学武交学费,早喝西北风去了,我也是要维持下去的呀,这不,街坊几个热情的大妈说她们妇女搞健康运动没场地,我就把场地租给她们了,没想到她们对拳击还蛮敢兴趣的,我现在二天就要开一节课,你不要小看这些大妈,比教你们轻松多了,只要搞点基础动作,把气氛调动起来,很轻松的,交学费也爽快。”

    月夕很鄙视的嫌弃着魏师傅的这条沙滩裤,魏师傅似乎也看出了这一点,理直气壮的说:“哦哟,教学需要呀。”

    “老师,你就不怕她们家里的男人知道了,跑到你这里来闹,拆了你的武馆。”月夕有些担心的问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这个不犯法,而且主要的学员都是附近的街坊,她们都知道的,精武馆是一字街月爷罩着的场子,没人敢来闹的。”

    “魏师傅,你.”听到魏师傅拿自己的名字在外面招摇扯大旗,月夕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魏师傅,郁闷的说不下去了。

    “哦哟,月爷,现在是大人物了,记不得我这个师傅了,哟,当年也不知道是哪个小赤老哦,领着几个小的出去和大小孩打架,打不过就跑到我这里来,还要我教他怎么打比他大的孩子。啊呀,忘光了,忘光了。”魏师傅一个人在那里自怜自惜,月夕回想起很多小时候魏师傅教授自己打架技巧的事情,还是有些心软了,辩解到:“师傅,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徒弟的情我领,说吧,找我什么事情,打不过人家了,不对啊,你现在也不太需要自己上了呀。”魏师傅依然是那么的擅长给自己找台阶下。

    月夕把自己激活初级基因觉醒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又把符文铠甲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说了自己的武技没法发动的困惑,想找魏师傅想想办法,魏师傅听得很认真,想了许久,然后郑重其事的对月夕说:“像你这种情况把,不多见,至于解决的办法呢,我也不知道。”

    妮马,能不能不要耍的这么认真啊,月夕觉得自己被耍了,很失望,正预离开。魏师傅拦住了他,说:”我还没说完来,办法虽然没有,但是情况我们可以分析啊,我和你说过不,我有个哥哥,比我有出息,很年轻就到军队里去服役了,现在他们的部队应该驻防在东北边境的雪岩城吧,他已经是能操作动力甲的符文武士,他和我说过,基因藤树其实就是我们每一个人体内39000多个基因在灵能观想下的具体投影,你所描述的能读懂含义的花蕾其实就是经过你长期磨练加上基因药水的激活而得的显性战斗基因,你说你可以组成三种武技,风刃,裂地斩,针,知道这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