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极狂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现在谁是废物?
    “这已经是第十七天了,狂儿怎么还不回来?”

    李家,东郊别院,李狂的母亲凌映雪有些坐立不安,大后天就是李族一年一度的祭祖大典了,那是所有李族子弟都要参加的盛典。

    她可不想自己的儿子错过这次祭祖大典。

    要知道,李狂要是不去参加祭祖大会,二叔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李狂一家彻底赶出李家。

    而且,祭祖大典也是李族一年一次,检查与测试族中子弟的武道修为的时候。

    这是族中的比试,这几年里,族中比试的第一名,都被李凌霄得了去,取得族中比武的第一名,就能获得族中提供的大量修炼资源,其中包括灵石。

    凌映雪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三年来,那些人是如何在族中比武的时候,讥讽与嘲笑自己的儿子的。

    自己丈夫在的时候,二叔那些人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当自己丈夫不在的时候,这些人的丑恶面目便露了出来。

    弱肉强食啊!这就是现实。

    看着儿子被人嘲讽,遭受别人的白眼,凌映雪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凌映雪正在想着的时候,两个不速之客却是突然直接从大门外闯了进来。

    凌映雪一看,只见这两人,竟是李傲与他的手下独眼狼余枭。

    这余枭的修为还在李傲先前的得力组手侯三之上,有着练气三重天的修为,凭着一把狼头刀,在云武城地下势力之中也是小有名气。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们。”

    凌映雪愤怒的盯着李傲,楚月儿与福伯站在她的身后。

    “哼哼,你以为我们想要来这里的?”李傲冷笑着说道,根本就不将凌映雪这个前任家主的家主夫人放在眼内。

    “李傲,你别太过分了,夫人到底是你的长辈。”月儿怒瞪着对面的李狂说道。

    “哼!你不过是小小的一个丫鬟,这里那里有你说话的地方?给我掌嘴!”李傲盯着月儿,一脸不屑的说道。

    “啪!”

    只见李傲身旁人影一闪,月儿惨叫一声,便向一旁跌了出去,摔倒在了地上,左脸立时便肿了起来,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

    是李傲身旁的余枭在出手。

    这余枭一脸凶狠,左眼上带着一个眼罩,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这道刀疤斜着从鼻梁划过,几乎将他的脸分成了两半。

    他的一只左眼应该也是被这一刀斩瞎的。

    “月儿……”

    福伯连忙过去扶起月儿。

    “李傲你……”

    凌映雪怒了,她盯着李傲,双手用力握着,指甲刺破了手掌都不知道,她只恨自己太弱了,就连李傲这个后辈都敢在自己面前放肆。

    “敢对我家少爷不敬,这一巴掌,给你长点记性。”独眼狼余枭冷冷道。

    “可恶,可恨啊!”

    凌映雪气的身子都在颤抖,自己丈夫在的时候,这些家伙哪里敢如此。

    “我来这里是要告诉你们,后天,李族祭祖大典,你们不用参加了。”李傲下巴上翘,轻蔑的说道。

    “什么,你们怎敢,这是李破天的意思吗?”

    凌映雪闻言,不禁大惊,不准他们参加祭祖大典,这些人真的要将自己母子二人逐出李族?那些人这是要赶绝自己两母子吗?

    “我要是你们,就不参加,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是吗!”

    李傲眯着眼,冷笑着看着凌映雪,一脸的不屑与高傲。

    “岂有此理!”

    凌映雪身子一晃,差点跌倒,这些家伙太狠了,这些家伙真的要赶绝自己两母子啊。

    “你这是在威胁我娘吗?”

    就在这时,一声怒吼传来,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狂儿……”

    “哥哥……”

    凌映雪与月儿见到那人顿时大喜。

    只见这人衣衫褴褛,头发凌乱,像个野人一样,手上还提着一个大包裹,这个人不是李狂是谁?

    “李狂?”

    李傲一见这人,却是不屑的笑了:“李狂堂弟,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该不会是去乞讨了吧!”

    “堂堂李家大少竟然沦落到做乞丐的地步了?嘎嘎,真够可怜的。”余枭讥讽道。

    李狂没有理会他们,直接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月儿,这是谁打的。”

    李狂一见月儿脸上的掌印,连忙放下手中的包裹,握紧了拳头。

    “是我打的,怎么样?”

    余枭轻蔑的看着李狂,这个废物身上没有任何真气的气息,看来还是废物一个,这样的废物,自己一拳就能干掉。

    “那只手打的。”

    李狂盯着余枭,冷冷说道。

    “怎么,就你这废物也想替这小丫鬟出头?”

    独眼狼余枭冷笑道,李狂只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自己是练气三重天的武者,在他眼中,李狂就是随时都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