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极狂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心狠手辣
    李傲被李狂打伤,被人抬回李府的消息在李家传开来的时候,整个李家轰动了,从前的废柴少爷,竟然打败了二公子李傲?

    “听说是李傲带着他的手下独眼狼余枭去了一趟东郊别院,然后就被人抬回来了。”

    “李傲可是练气九重天的武者,李狂怎么会是对手?”

    “难道李狂少爷遇到了什么奇遇?”

    李族的子弟都在议论,而李破天一脉的弟子门人却是郁闷无比,面目无光。

    “母亲,我先去看看弟弟。”

    李府主宅内,李凌霄说道。

    “嗯,你去吧!”

    胡艳点了点头,当李凌霄转身的时候,她的面色立时便变的阴沉可怕。

    “小姐,这怎么可能,傲少爷可是练气九重天的武者,就算是云武城的年轻一辈当中,也没有多少人可以打伤傲少啊,李狂那个废物怎么可能打伤傲少?”胡艳身旁的那名女仆难以置信的说道。

    “难道是有人暗中出手?”那名女仆小心的说道。

    前家主李逸尘不过是失踪了三年而已,谁知道他是不是死了,云武城之中,还是有不少人忠于李逸尘的。

    “嗯,按理说,李狂那小畜生根本不可能修炼,绝对不会是傲儿的对手,但是,霄儿是不会骗我的。”

    胡艳沉吟道,胡家的九幽绝脉手,可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就算是当年的李逸尘,也看不出任何破绽来。

    除非有奇迹出现。

    “那……”

    中年女仆欲言又止。

    “你派人过去……”胡艳说着声音低了下来,然后伸出右手在空中做了一个斩的手势,只见她脸色阴狠,眼神毒辣,杀气腾腾。

    “小姐,你这是要……”中年女仆吃了一惊,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被人知道,后果会很严重。

    她是胡艳的贴身丫鬟,胡艳还没有嫁过李家,她便开始服侍胡艳了,她很清楚自己这位小姐的心性。

    “免得夜长梦多,派胡忠去,做的干净一些。”

    胡艳冷冷说道,她这一次,要将东郊别院的那些人,一次解决掉。

    “是,小姐。”

    中年女仆随即便退了出去。

    李府后面的一处院落里。

    “陈老,我儿怎么样了?”

    李破天看着躺在床上,一脸痛苦的李傲,他的心抽搐了一下,这可是自己的儿子啊!

    这时,一个衣衫褴褛,不修边幅的糟老头正在检查着李傲的右臂。

    只见李傲的整条右臂都肿胀了起来,有的地方甚至有骨头刺穿了皮肉露了出来,看的李

    破天皱眉不已。

    “有趣有趣。”

    老头一边检查一边说道,像是发现了什么令他感兴趣的东西一样。

    周围的人闻言,却是脸色有些古怪的看着这个老头,家主的儿子的手都被人打废了,竟然说有趣?

    要是别人敢这样说,李破天早就一巴掌抽过去了。

    但是,在这个糟老头面前,就是李破天都要客客气气,因为这个老头是李家唯一的一位炼药师,药师姓陈,并不是李族的人。

    陈药师在李家的地位很高,要知道,炼药师,在整个云武城,也就只有两位而已,一位在李家,一位在丹鼎阁。

    而丹鼎阁,是五等宗门丹鼎门的产业,五等宗门,那可是有真武王者坐镇的宗门,整个云州,最强的宗门,也就是七等宗门而已。

    炼药师炼制出来的药可以提升武者的体质,如陈药师炼出的聚气丹,便能助人产生气感,踏入修武之路。

    炼药师在一个修炼家族里,绝对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陈药师没有理会李破天,就算是堂堂李家家主,也只能是在一旁老实的等着,其他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嗯,这小子臂骨伤的有些严重,指骨,掌骨,腕骨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裂痕,臂骨更是有七处骨折,有趣的是,这并不是武道真气造成的。”

    陈药师说道。

    “什么?不是武道真气造成的,这怎么可能?”

    李破天吃了一惊。

    其他人更是脸色大变。

    “如果我猜的不错,伤他的人,应该是一名横练武者。”

    陈药师沉吟着说道。

    “您老是说伤了我儿的是那些低贱的横练武者?”李破天不得不动容了,李狂什么时候成了横练武者了?

    “所以这才有趣啊,低贱的横练武者,竟然可以震断练气九重天的武者的手臂,能将横练外功修炼到这种地步的人,恐怕整个云武城都找不到一个吧!”

    陈药师思索着说道。

    李破天握紧了拳头,心道,别说整个云武城,就算是整个云州十六城,都没有那个横练武者可以一拳震断傲儿的手臂。

    在神武大陆,內练武道元气才是主流,横练外功,只是一些大族与世家用来训练奴仆的法门而已。

    云武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