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极狂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一脚踩死
    胡忠,二婶胡艳的仆人,从胡艳嫁到李家,便一直跟着胡艳,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看似老实巴交的,是一个站在人群里,也绝对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普通人。

    然而,现在,这个普通的老仆,竟然在李狂一家在吃饭的时候,突然闯了进来。

    “胡忠,你刚才说什么。”

    凌映雪又惊又怒的盯着对面的胡忠。

    “没听清楚吗?那我便再说一次,给我听清楚了,这是你们最后一餐,吃完这最后一餐,我便送你们上路。”

    胡忠不紧不慢的说道。

    “大胆,你知道你这是在和谁说话吗?”

    福伯怒了,冲着胡忠大声吼道。

    月儿也怒了,这个胡忠不过是一个仆人而已,竟然敢在这里放肆。

    “是李破天让你来的,还是胡艳让你来的?”

    李狂放下手中的筷子,淡然说道。

    如果是二叔李破天派胡忠来的,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祭祖大典也不用去了,直接逃命得了。

    因为二叔既然敢派人来杀他们母子,那就表示,整个李家上下都已经在二叔李破天的掌控之下了。

    他们要是去参加祭祖大典,那便如同自杀没有什么分别。

    李狂上一世可不是白活的,当中的厉害关系,看的很清楚。

    但是如果是胡艳派人来的,那还是可以搏一搏的。

    “放肆,家主与家主夫人的名讳岂是你一个废物可以直呼的?”胡忠大怒。

    “切,对你来说,他们是主人,对我来说,不过是一对卑鄙无耻的阴险小人而已。”李狂不以为然的说道。

    胡忠闻言,彻底怒了咬牙说道:“本想让你们做一个饱死鬼,看来你们是急着要去投胎,那我现在便送你们上路。”

    说着,胡忠双臂一震,一股狂暴气息立时便从他的身上浩荡而出,双臂根骨震动,竟是传出了一阵爆音。

    “根骨震鸣,锻骨二重天?”

    李狂有些意外,这个看似老实巴交的仆人,竟然是一名锻骨二重天的武者,这家伙藏得够深的。

    “胡艳他们竟然敢……”

    母亲凌映雪气的身子都在颤抖,她怎么也想不到,二叔他们竟然真的会对他们母子俩下手。

    “娘,看来他们是容我们不得了。”李狂说着慢慢站了起来,淡漠的看着胡忠:“但是,凭你,就想要杀我们?”

    “哼哼,不要以为打败了我家二少,就得意忘形,我家二少不过是练气九重天的武者,而我开碑手胡忠,可是煅骨二重天的武者。”

    青衣老仆胡忠傲然说道,他与李傲的差距,太大了,他一巴掌就能抽死练气九重天的武者。

    “煅骨二重天?”

    凌映雪闻言,顿时脸色惨白,她虽然没有什么武道修为,但是,在这个以武为尊的神武大陆,她很清楚练气境界的武者与煅骨境界的武者的差距。

    那绝对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的差别,别说煅骨二重天,就是煅骨一重天的武者也能辗压一切练气境界的武者。

    月儿与福伯显然也知道煅骨境界的武者的厉害,都一脸惊惧的看着胡忠。

    然而李狂却是依旧一脸平静。

    “你回去告诉胡艳,我们愿意离开云武城,永远不再回来,只求她放过我们母子。”母亲凌映雪哀求道。

    她们都认为,李狂绝对不是胡忠的对手。

    “哼哼!迟了!”

    胡忠下巴上扬,冷傲的看着凌映雪,昔日高高在上的家主夫人现在竟然要哀求自己,这让他很是得意。

    “娘,何须求他,是他要求我们才对。”

    李狂淡漠的看着对面的胡忠。

    “哎呦,我们这位废柴大少学了几天横练外功,竟然牛气了啊。”胡忠一脸不屑的看着李狂讥讽道。

    “狂儿……”

    凌映雪急了,惹怒了这个家伙,自己母子俩恐怕今天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娘,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从今以后,再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李狂眼神无比坚定的看着母亲凌映雪。

    “这……”

    凌映雪一怔。

    “好,我便送你们两母子一起上路。”

    胡忠脸色一冷,下一刻,直接一步迈出,右手一缩,“呼!”的一声,如同毒蛇出洞一样,向着李狂闪电般拍击而去,整个大厅立时一冷。

    “胡家的金刚寒冰掌?”

    李狂冷笑一下,不闪不避。

    “给我去死吧!”

    胡忠见到李狂竟然不避开,狞笑一声,右掌的力量更猛了几分。

    只听得“碰!”的一声,胡忠的右掌狠狠的印在了李狂的胸口上。

    “狂儿……”

    母亲凌映雪等人见状,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

    胡家的金刚寒冰掌力量狂猛,但是武道真气却是阴寒无比,这开碑手胡忠的掌力,足以开碑裂石,再加上阴寒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